公车乱奷34

混乱战场的争斗停止后两个月,黑山谷,这个偏僻的新人试炼之地,出现了一群在一般情况下绝不会来到这里的高等级转职者,这其中还有几个大陆上少见的地精。

“肖飞朋友,这里就是你当初降临的位置了?”弗洛尔船长拿出了检测仪器。

“是的,这颗歪脖树我还有印象,没想到过了几年它还顽强的生长在这里。”肖飞指着一颗其貌不扬的树木说道。

“嗯,你没记错,这里的确有空间通道的残留痕迹,那么我们可以开工了!”弗洛尔船长一招手,身后几名地精船员立刻行动起来,数台造型怪异的机器被他们摆放到位,几个船员吐沫横飞的用地精语交流着,调试起了设备,显然对这项颇具挑战的工作异常兴奋。

“你真的要离开了,肖飞?”宁素拉住肖飞的手轻声道。

“吃干抹净就这么走了?”青林儿狠狠地咽下了手中的水果。

“要回去看望李奶奶吗?”这是共同经历过梦境世界的黄雅蓉的声音。

“三位大小姐,你们可是海族的未来,我胆子再大也不敢把你们三个拐走啊,大长老还不冲到地球找我拼命,”肖飞苦笑道,“还有青林儿,说谁吃干抹净呢,就你吃完东西不擦嘴。”

“既然三个都跟你走,族里长老不同意,那你就选一个带走呗,时间不多了,肖飞朋友,快作出决定啊。”费洛尔一边摆弄设备,还有闲心插嘴道。

“怎么说你也是我的未婚夫,不要说什么名义上的,我可从来没说过那样的话。我找你找了这么多年,多次身陷险境,现在你要是不带我走,你忍心吗?”宁素眼圈微红,摘下了伪装面具。

“宁素啊,你确实比我俩白一些,但是呢,”青林儿随意的挺了挺胸脯,看向了肖飞,“肖飞,要是说接触时间呢,她俩加起来也没有咱俩长吧,你不能这么不够意思吧。不要说什么拿我当朋友、当兄弟之类的话,男人和女人之间没有这种关系。还有,在你心里我真的比不过别人吗?你连我的神鳞都碰过了,按我们海族的规矩,我就是你的人了。”

“提到神鳞,我不得不说两句了,”黄雅蓉一脸哀怨的凝视着肖飞,“肖飞,我连神鳞中的海神之力都给你了,如此付出,你不能狠心抛下我吧。”

“什么!”宁素大惊失色,上前一把拧住了肖飞的耳朵,“你竟然趁我不在跟别人……”

“没有啊,只是用手按在神鳞上接受神力,不是你想的那样!”肖飞急忙解释道,可是话音刚落,就感到耳朵上传来的力道一轻,扭头看去却发现宁素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黄雅蓉。

“你真的为他甘愿如此付出?”宁素有些不敢相信的说道。

“当时情况所迫,我都差点自毁神鳞了,”黄雅蓉有些后怕的说,“还差点害了肖飞。”

“不不,是我差点害了你,”肖飞忙道,“我是真的不了解神鳞,不然……”

“不然你一定会用正常方式吗?”黄雅蓉面色微红,“我知道你不会那样的,是我刚才不该提起这件事,只是我实在不想放弃。”

“雅蓉,和你相比,我真的很惭愧,”宁素神色有些黯然,“当初肖飞被红巨蟹抓走,我居然还犹豫了一下,不然还是有机会动用神鳞的力量制住它的,那样肖飞也就不会冒那么多险了。”

“肖飞说过,你那时还不到二十级吧,就算你想调用神力,也不是能立即做到的事,你不用自责了,身为掌鳞者大家都明白。”黄雅蓉安慰道。

“红巨蟹是我偷偷放出去的,说起来我应该向肖飞和你道歉,不然恐怕你们已经在一起了。但是我当时也是心急海神塔,所以……”青林儿吐了吐舌头说道。

宁素接口道:“换做是我也会那么做的,林儿。我多年流落在外,族里的危机一点忙也没有帮上。听奶奶说,当初族里就准备将你嫁给肖飞来帮他突破三十级的,你为了族里愿意付出这些,而我却无所作为,该道歉的人应该是我。”

眼见三女越说越激动,最后干脆准备手拉手到一旁促膝长谈了,肖飞挠了挠头问道:“三位这是打算百合,把我抛到一边了吗?”

“对,省得你得意!”青林儿嗔道。

“我忽然想起了肖飞以前当挡箭牌的故事,要不要我替你向林儿和宁素讲一讲啊,”黄雅蓉面带笑意的看向了肖飞。

“你们俩不要理他了,不过林儿、雅蓉,你们的母亲最终走到一起,倒是一件值得祝福的事情。”宁素说道。

“天呐,人生的大起大落,我今天算是体会到了,”肖飞掩面叹息,“宁素你真的不跟我走啊?”

“肖飞大人,我跟你走啊。”艾可娇媚的声音忽然响起,“以后大人有任何要求,都可以呼唤我哦。”

“别别,我哪有那么高贵,什么时候称得上大人了,”肖飞摆手道。

“大人,您瞒得我好苦啊,一开始我还没有注意到,可是您吸收了那些圣晶后,精神世界得到进化,我就感觉到了,您的那个魔法生物,真的是传说中的灵魔,拥有灵魔的人,当然就是那位为了突破瓶颈,自散能量重修的大人,整个吞噬魔族群都以你为榜样,想效仿你的方式,获得突破瓶颈的属性呢。”

“结果圣神和那些魔神中的叛徒正好发难,不然吞噬魔和你们这些附属族群还不至于败得那么惨。我真的是你说的那位大人吗,哎,好蠢呐。”

“大人您不要自责,那是他们早就心怀不轨,我开始以为您是吞噬魔中的一员,直到我感受到了灵魔的恐怖气息……”

“灵一点也不恐怖啊,”肖飞从精神世界中唤出了小家伙,再次成长的灵散发着飘逸的气息,向被放出笼的小鸟,欢快的飞舞着,怎么看跟恐怖也完全不搭边。

“那是您还没想起它当年在大战中一口一个,吞噬上位圣神的事迹,”艾可心有余悸的说道,“不管怎么样,大人您现在实力还没完全恢复,灵魔也还在成长中,身边怎么也要有个贴身护卫的,她们有族群牵挂离不开,但我无依无靠,您说上哪我就跟到哪,有什么需求一定完全满足的。”

说到最后,艾可几乎哀求起来,眼见就要再次用出抱大腿技能。

“哈哈,成功了!”弗洛尔船长兴奋的高呼道,“好稳固的通道啊,肖飞朋友,你不用做选择了,这条通道恐怕很多年都不会崩溃的,以后想要回来的话,用你的勇气勋章就作为开启钥匙。你先感受一下那边的气息,是不是你家乡的?”

“没错!好熟悉的化工厂废气味道,地球我来了!”肖飞深吸几口富含Pm2.5的废气,深情地说道。

“早说是稳固通道啊,害我们纠结半天,姐妹们走,向地球出发!”宁素抬腿就是一脚,将肖飞踹入了通道当中,三女鱼贯而入。

(全书完)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