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手指来回在花缝里

她可没忘,当初若不是许三爷将她绑到了知府中来,她又怎么会撞上北宫煜?

“哼,老子倒是没想到那人竟是岳华帝,出了这般事就将我爹带去审问了一番,”许三爷眼底已是通红一片,一个用力,夏筱筱掌心便被划出了一道长口子,他的下一剑已经刺向了她的脖子,“你敢说你不是一开始就知道他身份从而借老子得知他住在知府的行踪,这才将那日的刺杀得手的!”

说着便上前一步,将夏筱筱抓了起来,“老子今日就将你这个奸细抓到皇上面前,还我许家清白!”

事情发生在知府,与知府老爷到底有没有关联北宫煜定是要仔细查探一番,夏筱筱不懂的是,刺客一事怎么又扯到她身上来了?

“哎哎,许三爷,你莫不是误会了什么?我这些日子可都是呆在知府的,要是我下的手北宫煜他还会把我留着吗?再说了,就我这身手你还看不出来压根不是个刺客的料?”

脚趾头也能想出来的事。

许三爷被气糊涂了,却并不听她的解释,劈头盖脸的就吼,“你少他妈给老子装蒜!谁知道你这幅模样到底是不是装出来的!在客栈那****的身手老子也是亲眼见过的,老子倒要看看岳华帝知道了你的真面目之后怎么活扒了你这个小****!”

他一个上前便将夏筱筱脖子捏到了手中,扣着她要往北宫煜所在的内院去,他甚至未曾思考过,倘若夏筱筱真是那日的刺客,此时哪里还会被他亲手捉住?

连北宫煜都不是对手的人。

夏筱筱倒是没觉得什么,她是那日的刺客,北宫煜听了恐怕都得笑掉大牙来,只是隐隐间,好像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她猛的抓住了许三爷的手,“你那日,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便是真知道什么,老子也得在皇上面前说出来,你别想套出老子的话!”

他双眼一瞪,扯着夏筱筱跌跌撞撞的就往前去,夏筱筱还想再说什么,二人面前的光亮突然被一道人影遮挡了去。

双双顿住。

“放开她。”

低沉的嗓音从男子喉尖溢出,去路被拦住,许三爷怒火中烧,“范书桓,老子现在没心思搭理你,赶紧给老子闪开!”

夏筱筱自然也是看清了来人,怎么也没想到他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还不待她说什么,范书桓已经以极快的速度将许三爷手中的长剑夺取,闪身上前将夏筱筱从许三爷手中救了出来。

“你听到动静过来的?”

她长长的松了一口气,旋即又想到这里是庭院,离外面也挺远,动静应该也听不见才是。

“不是,我跟着你来的。”

范书桓低头看了她一眼,松了扣着她肩头的手,看向面前一脸震怒的许三爷,回答了她。

“范书桓,你好大的胆子!”

许三爷大怒,才要上前,范书桓已经往前迈了一步,正好将夏筱筱挡在了身后,淡淡的提醒,“许公子,在事情未确定之前,还是不要惊动了皇上的好。”

他身手不如范书桓,不得不在他面前再次顿住了脚步。

“确定?”许三爷越过范书桓的肩头看着藏在他身后的夏筱筱,额上青筋暴出,“老子那夜亲眼见到是个女子往内院中去了,没过多久府上便闹出了皇上被刺杀的动静,老子还有什么好确定的!”

夏筱筱一惊,抓着范书桓衣袖的手紧了紧,范书桓拧眉低头看了一眼,“既然是个女子,许公子又如何咬定刺客就是夏姑娘?”

夏筱筱没有武功这事,他是一直知道的,也不怀疑,除了许三爷看错人之外,并无其他可能。

“呵,”许三爷打不过,也没有办法,指着夏筱筱的脸就道,“皇上落脚在知府的事不可能有人泄露出去,唯一到过内院的只有她,更何况那夜出现的女子身形分明与她相差不大,虽没看清到底是何人,但除了你还能有谁!”

北宫煜在知府的事,既然已经下了死令,知府上的人根本不可能有胆子敢泄露出去,更别说还有北宫煜的铁骑卫在。

这些范书桓自然也想到了,扭头看夏筱筱,却见她脸色已有几分苍白,手上的力道一点点的收紧,再没听清楚后来许三爷又说了哪些指控她的话。

连许三爷都能认出是个女子的模样,北宫煜又怎么会看不出来?

还是在那么多铁骑卫的看守下,什么样的女子能够近得了北宫煜的身?

从一开始夏筱筱便觉得有些奇怪了,从北宫煜受伤以来,不管是北宫煜还是陆无痕,除了北宫煜重伤的那夜之后,再没人提起过关于刺客的事,差点要了北宫煜性命的人,在城中搜查的力度怎么可能会这么小?

答案只有一个。

北宫煜从一开始便知道刺客是谁。

其实用不着再多问,那样想要北宫煜性命的人,甚至还不用掩藏自己的身份的女子,想来想去,夏筱筱脑海中也只浮现出了一个人的名字。

“范兄,许三爷这里你先帮我拦一下,我暂时回去一趟。”

夏筱筱有些恍惚的松开了范书桓的衣袖,还不待许三爷出手阻拦,她已经拔腿朝内院的方向跑了回去。

但当夏筱筱匆忙回到内院中抬手就要推门进去问个究竟之时,房门中已传出了陆无痕的声音,“皇上,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您当真要启程回宫?”

“嗯。”北宫煜放下手中狼毫,淡淡的应了一句。

“可是皇上,玄连華有打量宝藏凭空现世的传闻已在江湖上传开了来,其中甚至包括了七百年前天下何以六分的缘故,这关系到图腾来历乃至长生之法,不仅江湖上的人纷纷前往,便是如今乔轶沉与北宫雉离也已经领着己方的人马前往,咱们若是这个时候错失了这个机会,那些东西都落到了他人手中,岳华可能就真的危在旦夕了……”

陆无痕低声的劝说,“是非寻常,娘娘她若不喜参与那等事,便由微臣亲自将娘娘带往宫中也好,更别说倘若娘娘知道您如今身上的毒势已蔓延到心房,她也不会怪您到底为何执着于寻找图腾的。”

“够了。”北宫煜拿起未干墨的宣纸,笔迹锋利,但又带着些许的柔意,刚柔并济,只一句夏筱筱最爱看的那些江湖话本子写到的话:一生一世一双人,只羡鸳鸯不羡仙。

陆无痕还要劝说的话在喉尖顿住,烛光下看了北宫煜许久,“皇上……您当真,不打算再去了?”

玄连華中这次突然发生的异变几乎快震惊了整个江湖,他们此次前来的一切本就是为了往玄连華而做的准备,便是今早季凌南带领的军队那边也传来了捷报,等了这么久,终于找到了图腾的用处,唤醒青鸾的方法,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北宫煜竟然会在这个时候突然选择退兵,这次的机会一旦错过,先不谈对岳华的损失有多大,仅凭北宫雉离就不可能再继续安定下。

北宫煜的视线在字迹上一一扫过,才缓缓的将纸放下,眼眸沉了沉,“她总不相信朕,她这次再离开,朕还得寻她到何时?”

两年时间并不长,可是对于北宫煜来说,就像过了大半辈子,一日一日都在回忆中度过,而除了当初她在宫中的半年多的时间,他竟发现,他们之间竟然连回忆也少得可怜。

好不容易找到了,她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可是……”

“那人此次突然出现在这里,你难道也看不出来她的目的不过是为了将夏筱筱引到玄连華去吗。”

北宫煜绕过书案,行到了陆无痕面前,他反应了一瞬,“皇上说的是……夏萦夕?”

夏筱筱无力的靠在门框边上,尽量将自己的呼吸声都调到最小,又听到北宫煜继续道,“哼,躲着的这些时间中,在这个时间主动出现在朕的面前行刺朕,难道不就是为了让朕发现夏筱筱身上的东西吗?”

“吱——”

正说话间,门突然被一双手推开了来,北宫煜正对上夏筱筱漆黑的眸子,吃惊的道,“小夏儿……”

夏筱筱缓了好几口气才将胸前的起伏缓定了下来,走到北宫煜面前冷声的质问,“你刚才说的什么意思。”

“什么时候开始偷听的?”

北宫煜眸色一沉,哑声的问。

“你还没回答我,夏萦夕突然跑出来行刺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她仰头看着北宫煜,他已经重新换上了一套干净的衣裳,胸前的血迹不见,想来已经被陆无痕重新处理好了。

“娘娘……这……”陆无痕正想开口解释,却被北宫煜出声打断,“陆无痕,你出去。”

无奈的左右小心翼翼看了二人一眼,还是忙垂头行了出去,方才夏筱筱出去前才吵了一架,看这架势,是又要吵一架的节奏,他也不敢再多呆了,关于夏萦夕的事是北宫煜不让他说的,可不关他的事。

关门声响起,夏筱筱直奔主题,“北宫煜,我不知道如今在玄连華到底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你们要去玄连華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所以你是不是就觉得只要是我想要的,什么你都能做到就是为了我好,我就能高兴了?”

什么叫,夏萦夕出现是为了将她引诱到玄连華去,所以他在这个时候不管岳华存亡也要选择退兵?

那她成了什么?

“我知道你不会高兴,你只有不在我身边的时候才会开心,不是吗?”

北宫煜垂眸盯着她,嘴角泛着一丝苦涩。

“为了我你可以做到的那些事不都是想要我开心吗?既然你都知道我在你身边只能是束缚,你做什么还非要求我跟你回皇城去?”

夏筱筱滞了滞,好半天才说出话来,他是觉得,她在他身边她都不会高兴?

北宫煜抿了抿唇,却并没有回答她,而是转过了身,低声的朝她道,“天色晚了,歇了吧,明日还需准备回宫事宜。”说完人已经朝床榻的方向去了。

夏筱筱愣在原地,北宫煜带着落寞的背影猝不及防的撞进了眼眸,刺得生疼。

“北宫煜。”她突然叫住了他。

北宫煜猜出了她想要说什么,半侧过脸淡声的道,“门外守了人,今夜在这里睡。”

夏筱筱怒极反笑,“我一直觉得我算得上自私的人,可是我没想到你竟然比我还自私。”

难道不是吗?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他以为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他觉得只要他做到了她想要的,哪怕是自己的命他也觉得无所谓了。

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自私又如何。”北宫煜突然笑出了声来,侧过了身子,墨眸一动不动的盯着夏筱筱因为怒气被染得通红的脸,“小夏儿,倘若可以,我也不希望你会觉得我自私。”

他只能用这样的方式来困住她,两年前如此,两年后亦是如此。

“所以你从来就只有你想要的,没有得不到的,也从来没有想过我的感受!”夏筱筱双手在身侧缓缓紧握,有雾气在眼中氤氲,突然就走到了北宫煜的面前,泪水落到了北宫煜的手背上,她抬头看他,“北宫煜,这世上怎么会有你这样的人!”

“小夏儿……”

北宫煜没想到又将她惹哭了,正要抬起的手顿在半空,连剩下的话语也被一双覆上来的红唇掩盖住。

双眼不可置信的瞪大,近在咫尺染了雾气的睫毛一下下的扑打在脸颊上,心上就像是被一根羽毛挠得痒痒的。

可是他不敢动。

想握住,不敢,想推开,不舍,于是便只能微垂着眼眸看着女人闭着眼吻上来的模样。

他身上熟悉的味道,熟悉的气息,都一点点的钻进夏筱筱的鼻尖,泪一下子就涌得更厉害了。

心,仍旧是痛的。

北宫煜,你到底想让我怎么办?我想跟你回宫了,便是不再去管那些无关人的死活,可是你身上的毒怎么办?

不算是生涩的,但主动这样的事在那些年都是北宫煜在做,夏筱筱便回忆着当初他的模样,双手顺着他的脖子攀了上去,踮起双脚,用柔软的舌尖一点点的钻进他的嘴中,加深了这个吻。

但让夏筱筱意外的是,不管她怎么做,北宫煜都是一副既不迎合也不反抗的态度,她忍不住睁开了眼来,一下子就撞进了北宫煜深邃如海的眼眸中,心下颤了颤,但仍旧不死心的,索性紧紧的闭上了眼,舌尖探过他的唇齿,轻划过他的上颚,很快的,她听到了北宫煜逐渐变得沉重的呼吸声。

正当她以为北宫煜终于忍不住之时,却不想他一把猛的推开了她,“够了……”

夏筱筱被他那一推往后踉跄了两步,一时没反应过来北宫煜此时这个够了是什么意思。

她这样主动,难道他就这么嫌弃了?

北宫煜单手扶着额,揉了揉眉心,眉间有隐忍的痕迹。

“北宫煜……”

夏筱筱上前一步,北宫煜立即防备的后退一步,指尖响指打起,房门被外面的人推开,他盯着夏筱筱因方才用力的吻而显得越发红润娇嫩的唇,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强迫自己移开了视线,“我不强迫你了,你想回去睡便回去吧。”

夏筱筱这才扭头看了一眼房门的地方,门开了,门外的那些侍卫们都不知又退到了哪里去,回过头来,怀疑方才是自己听错了,“北宫煜,你真的不想我陪你?”

这次,她直接将北宫煜逼退了好几步,夏筱筱刚伸出手要去拉他的手,却在半空被他扣住,“想,”他盯着她的脸,但又像是在尽力的克制,“可是今夜,我不保证我什么都不做。”

夏筱筱一怔。

这些日子,她其实也与他同床共枕了好些日子,只是他身上伤势重,她不敢靠近他,他想碰她也没办法,今夜本只想好好的搂着她一夜,但北宫煜没有想到夏筱筱会突然吻上来,挑火。

夏筱筱愣愣的出声,“你想做什么?”

他抿了抿唇,连着扣着她的手掌也缓缓松开来,“不是觉得我自私?”

他自私起来,会忍不住。

他眉间,那一抹的落寞又浮现出来了。

夏筱筱刚想伸出的手又在半空中顿住了,想了想,最后还是收了回去,转身,往床榻上去。

兀自的将外衫脱了,钻到里侧去,见北宫煜怔怔的站在原地没动,掀开了被子拍了拍身侧的位置,“不是说要睡了吗。”

说完她便转过了身,面朝里侧,缓缓的闭上了眼。

北宫煜摸不准她此时的态度,但她让他上床去睡,他有拒绝的份?

“小夏儿……”只是人一上床到了被子中,他便从身后将夏筱筱搂住了。

夏筱筱没躲,也没反抗,闭上的眼微微颤了颤,“早些睡吧,明日我要出府一趟。”

北宫煜搂着她的双手蓦地收紧,将她的身子扳了过来,扣住她的下巴,“你出府做什么?”

去找慕容倾涟?还是去找她说的那个客栈掌柜的?

夏筱筱看出了他眼底的不安,抬头,就在他下巴上印下一吻,“回京路上需要换洗的衣裳,你不放心可以派人跟着。”

他浑身僵了僵,隔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夏筱筱话中的意思,小心翼翼的确认,“跟我回去?”

夏筱筱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不是已经说了吗。”

早些时候她已经说了一遍,现在又说了一遍,难道还要第三遍?

“好,明天我陪你去。”

北宫煜激动的将她搂在怀里,生怕他一个放手怀中的人儿又改变主意了。

“你让人跟着就行,你身上还有伤……”

夏筱筱正要拒绝,北宫煜掌中风起,门砰的一声被关上,连幔帘也被放下了,“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不碍事。”说着就在夏筱筱眉心欣喜的亲了亲。

什么已经好得差不多,分明先前还被她弄出血来。但夏筱筱也没有在多说什么,将脑袋往被子中埋了埋,“北宫煜。”

“嗯?”

嗓音中都是说不出的愉悦。

夏筱筱再次将双眼闭上,“我既然已经答应了你要随你回去,你是不是也该告诉我,夏萦夕和玄连華到底是怎么回事?”

声音轻轻的,像是好奇但又听不出多好奇的意味。

北宫煜脸上的笑意一滞,低头,看着她闭着眼的模样,像是睡着了,但分明还在等着他的回答。

手抚上她柔顺的长发,低声的道,“夏萦夕师承慕容倾涟,习了一身武艺,那日知道是我体内醍醐瘴毒发的人正好她就是其中一个。”

所以她来了,北宫煜脸上没什么表情,只是提起夏萦夕名字的时候,眼中隐隐的升起一丝寒意,她是挑准了那日出现,也正好那几****的心思都在夏筱筱身上,压根没注意周围有什么不寻常的地方,所以她才敢那么光明正大的出现在知府。

“北宫煜,夏筱筱这辈子都不可能有好的结局,要么从此消失在你们面前,要么就只有死路一条,如今有关于图腾的秘密从玄连華中传了出来,夏筱筱是和泽铱有关系的人,你觉得当期限到了的时候,夏筱筱她还有命活在这个世上吗?”

夏萦夕所说的话还在耳边回荡,北宫煜不信,可是当他再回想起当初楚博远道出的话之时,再加上亲眼所见夏筱筱身上血液功效,一样样不寻常的事情都摆在了他的面前,连让他不相信的余地也没有。

他清楚,这次关于玄连華上的传闻,与夏萦夕定是脱不了干系,海市蜃楼上突然凭空出现的大量宝藏,得其一便足够富裕一辈子,更何况是数之不仅的财富,七月七日七时七刻,玄连華上雾霾散开的一瞬,集齐六副图腾才能去往海市蜃楼真身的地方,七百年前在那场导致天下大乱而消失了去的寇岛,隐藏了七百年的岛屿,上面藏着长生之法与当年宣景帝一国六分的真相。

姜泽铱,当年导致天下六分的导火线,祸国妖女,若是夏筱筱真与其有什么关系……

北宫煜低头,怀中的人儿已经发出了极微弱平缓的呼吸声,睡着了去。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