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火舞被强奸

墨还未等女皇有所反应,大片大片的墨色烟雾突然喷涌而出,弥漫在比试台上!

“雕虫小技。”女皇冷声道,却是身形一动,周身闪出金色耀眼的光芒。

这光芒可不仅是照亮的功效,这正是最纯粹的能量倾泻,女皇正是想要通过这种最简单暴力的方式将雾气驱散开去。

见到如此霸气浪费的打法,台下四周的观众此刻都稍稍松了一口气。

不过是一个来路不明的民间高手罢了,不至于威胁到他们法力高强的女皇。

毕竟,一般人哪里敢如此大气的泄灵力呢?

然而,令人吃惊的是,那大团大团浓墨的雾气并没有因为金光的闪烁而消散开去,而是如同被黑洞吸收般被吞噬。

不合常理!

这诡异的暗能量,到底是何种形态,百官无一人知晓,只能暗暗替女皇担忧。

他们当中的大多数人并不是真的爱戴女王,而是不想让这好不容易建立起的脆弱平衡崩溃。

谁称王称帝不重要,重要的是萧大将军支持。

萧将军如今何在?众人无不忧心,但他们知晓,以萧凌的人脉眼线,必是早早知道了当下的情况。

女皇眼见灵力被浓雾吞噬,也是心下一沉,得知这并不是纯粹为障眼而用的招式,必有后招。无论如何,她都不能继续待在里面被动的接受攻击。

女皇双膝微屈,一跃而起,直翻上黑雾上空,漂浮在空中。

众人又是阵阵惊呼,更加拜服起女皇来。

可还未等女皇多有得意,黑雾当中突然腾升起几道黑影,如同抓手般,直向女皇伸来!

女皇立刻四处闪身避让,可抓手却不住的从四面八方伸来。这若是在地面,女皇可能还都能避开,但在半空中,她的行动可就没那么灵活了。

这黑雾来的诡异,被抓到必无好事。女皇这样想着,寻思着逃离的方向。

逃出比试台是下下策,可与其被谋害,不如比试输了便是。

正在这个闪神的功夫,女皇的脚踝被黑雾一把缠住,当下便是失了只觉,连灵力流到那个部位都没有任何感觉!

“这怎么可能!”女皇只能艰难的单脚移动,“你修的是什么邪法!”

黑雾中看不见林芝的身影,却清晰的传来她的声音:“女皇陛下,你是明,我是暗,你有多少能力,我就有多强大……然而,你在明,我在暗。女皇陛下,你胜不过我!”

女皇当即听了便着急,向比试场外绕去,这才发现比试场已经被黑雾团团围住,如四面围墙般让她无法夺路而逃。

这会子她也再顾不上面子,高喊道:“护卫队!护驾,护驾!”

这比试场上求援,自然是闻所未闻的头一位,但这是女皇,她说什么,就得是什么。

护卫队很快赶到,百官此刻也放弃围观之心,都纷纷赶到比试台前,准备将女皇大人救下来。

然而,黑雾如着火般蔓延到四处,让人不敢接近。

一名胆大的护卫鼓起勇气,伸手触了触那黑雾,当下整只手都迅速染成了黑色,据他说,感觉如同废了一般。

“不要怕!不要怕!都往前冲!”女皇尖叫道,“她法力没那么强,不可能伤到你们所有人!”

女皇的话大伙儿也都听懂了,就是堆尸体站,人多总能赢。

可谁又愿意白白去送死?

没有一个人动,那个手变黑的护卫更是退到了三尺外。

“不要挣扎了。”林芝的声音幽幽的传来,“束手就擒吧,我会给你一个痛快。”

“无耻!”女皇骂道,“你不过是我的一个替身!能够替我生活,是你几辈子修来的福分,竟如此不知足!”

林芝冷冷的笑了起来:“不错,我是你的替身。所以你将你的身体拿回去,我并不生气。你爱做女皇也好,爱做别的也行,我都不会干涉……但是!你不能欺骗、利用、伤害我的亲人、朋友!”

随着最后一个字喊出,林芝的攻势骤然变得凌厉迅速。

如万蚁缠身般的痛苦感爬满了女皇的全身。

“结束吧!回到你的世界里去!”林芝斥喝道。

“你……”女皇挣扎的怒视她,“你想得美!”

她艰难的举起手,高呼:“万兽,听我号令!”

仅仅是这清脆的六字,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禁屏住了呼吸,便是连林芝也绷紧了神经。

起先只是一些模糊的风声,接着,脚步声便慢慢清晰起来。

是妖兽暴走的声音!

这女皇仗着自己是万兽之主,也不知召唤了多少妖兽过来!她难道不知道,这会对整个京城造成无法估量的恶性影响吗!

成百?上千?林芝望着那黑泱泱的妖兽部队,她估量不出数字,但绝不是以她一人之力能够应付的。

她还能拥有从前的灵力,却不能恢复御兽的能力。

因为御兽的能力,只在千年林芝的肉身上……

“等死吧,哈哈哈。”女皇高声笑着。

此时,却听身后另一侧传来整齐归一的脚步声。

大队军队从后路直冲而来,站在最前的,赫然是林芝再熟悉不过的,萧凌!

此时的萧凌早已褪去了从前的青涩,沉着的指挥着将士布阵。

“萧凌!”女皇抢先一步高呼,“不要管妖兽,快制住这黑雾中的女人,她要害我!”

萧凌缓缓将头转到女皇的方向,轻扬嘴角,下令道:“全军听令,全力镇压妖兽!”

“是!”众将士齐声应下,抽出兵器,向妖兽群杀去!

“萧凌,萧凌!”女皇失措的喊道,“你没听见我说话吗!不要管妖兽,它们都会听我的!”

萧凌仍是充耳不闻的模样。

百官当中,渐渐有人明白过来,想要偷偷撤离。

“你还不懂吗?”林芝平静道,“你以为,萧凌刚刚才赶到吗?”

女皇浑身如被电击一般,整个人都懵了。

是啊,萧凌哪里是刚刚赶到,哪里是没听清自己的话!他就是一直等待这一刻啊!

“他早就知道了?他早就知道……我不是你了?”女皇不可置信道。

林芝不再回答她,可林芝面上的表情却清楚的表示着,知情者,不止萧凌一人。

“你不要得意的太早!”女皇频频向妖兽群望去,“你杀不了我!”

在她殷切的盼望中,果然有一群实力超群的妖兽,从战场中杀出,直奔女皇而来。

林芝面不改色,抬手便引了数道雷击,毫不犹豫的打在妖兽身上。

一阵哀嚎后,这群有实力的妖兽一个接一个的倒了下去。

女皇惊愕道:“全杀了?你难道不知道……哈,你果然还记得!”

她中途改话,便是看到那群被劈死的妖兽当中,赫然留下一只满身鲜血的白狼活生生的站在那里!

那白狼的眼睛如红宝石般鲜亮,即便不是那纯粹如海水的碧蓝,众人也都能认出,这只幸存的狼,便是前朝的六皇子,兰嘉。

“哈哈哈……”女皇高声笑着,“我生怕你忘了呢。替身,我告诉你,我早就与它签了牺牲契约。你在我身上留下的每一道伤口,都会在它的身上体现。”

“你要我死,它必须先死!”

“卑鄙!”却听一声怒喝,正是手持法器,正在人群中杀敌的宁之瑶。

她见女皇用兰嘉的性命威胁林芝,是又急又气,既不想放虎归山,又不愿看着兰嘉枉死,一时难下决策。

林芝毫不在意的拨开身边的浓雾,声音不悲不喜:“你以为,我来找你时,会想不到这一点吗?”

“你以为,我会让你顺利的拿他威胁我?”

“女皇陛下,你是否太低估我了?”

林芝说着,一步步走向动弹不得的女皇,眼神如看着最卑微的昆虫般怜悯。

“不!”女皇尖叫着,“你杀了我,他必不能活!”

林芝的脚步并没有丝毫放慢。

宁之瑶几乎不敢直视而去。

她知道,牺牲兰嘉,杀死女皇,是最残忍,但也是最正确的途径。

芝儿,你的心,是否淌着鲜血?

……

林芝走到女皇面前,突然一把抓住她的两臂,笑了起来。

“我说过要杀你吗?”她这样说着,眼神直勾勾的望着女皇,缓了缓才又轻声道,“燃烧你的魂魄吧,女皇陛下。”

“不……不可以!”女皇奋力的想要挣扎,可她的四肢酸软无力,双臂上的手更像是两根铁钳,狠狠的桎梏住她。

两个女子站在一处,一起燃烧起了魂魄。

宁之瑶很快反应过来,丢下法器就冲了过去,骂道:“你这个蠢姑娘,放手,放手啊!”

“师父……”林芝听见了宁之瑶的声音,虽不能动弹,还是轻声回应着,“师父,别担心。我若杀了她,不仅害死兰嘉,她也能继续轮回转世。我若此刻烧了她的三魂,她便只能回海外异土了。”

“可你的三魂,也会被烧没的!”宁之瑶嘶声裂肺的大喊着,仿佛这样大声,就会让这个傻姑娘明白过来一样。

可林芝明白,她再明白不过了。

也不知是不是受到暗能量的影响,从头到尾,她的面上都是一副阴郁的神情。可反观女皇,却是不断痛苦的尖叫,惨绝人寰。

芝儿啊芝儿,你到底受了多少折磨!

……

女皇失去神智,妖兽们清醒过来,很快四处逃窜而去。而宁之瑶、萧凌,以及并没有什么战斗力,所以躲在一旁的李美丽都无不焦心的想要中断着燃烧灵魂的仪式。

可无人能做到。

终于,女皇的尖叫声,停了。

两个站在一处的女子如雕塑一般,安静的站在原处。

随后慢慢的,滑落开来。

众人一拥而上,围到林芝的身边。

李美丽飞快的检查着她的身体,惊喜道:“还活着,还活着!”

“已失了三魂三魄……”宁之瑶显然也看了出来,声音梗塞不已。

“还可以救!”李美丽快速的说,“只有有人自愿献出三魂三魄,就可以救回来!对,用妖兽的!妖兽没有三魂三魄也可以活,只是不能变为人……”

“不。”

轻而坚定的声音突然从林芝的口中吐了出来。

“芝芝!”李美丽一下又没忍住,双眼布满泪水,忙伸袖子擦了擦。

“美丽,别……”林芝断断续续的说着,“答应我,别,到此为止……你若,还当我是,好友……就,答应我,不要……继续了……”

“可是……”李美丽迟疑着。

“答应我!”林芝痛苦的说着。

“好,好,答应你,到此为止!”李美丽再不忍心见林芝受折磨,忙应了下来。

林芝紧蹙的双眉,终于舒展了开来。

啊,终于结束了吗?

终于解脱了吗?

暗能量那心烦的魔音啊,差点将她逼疯……

终于,再也听不到了……

其他人,都可以好好生活了吧。

兰嘉……终于也可以不用为她牺牲了……

真好。

大家都好。

就够了。

……

半年后。

庭院中,风吹过树叶,传来沙沙的摩挲声,清脆的鸟鸣清晰的传入了床榻上女子的耳中。

好长的一觉啊。

女子睁开朦胧的双眼,望着头顶开的正艳的花儿与更上边碧蓝的天空。

她醒了。

“芝芝?”一道迟疑的女声从身后传来。

林芝回过神,向后望去,便见从前修炼学院的室友平平惊喜的朝她走来。

“你终于醒了!”

话音还未落,一团毛茸茸的小动物,扑进了林芝怀中。

“我醒了?”林芝不可置信的看着怀中疑似小奶狗的生物,“我……我睡了多久?”

“半年了。”平平答道。

半年了。

林芝望向自己完好无损的身体,哪里又像是少了三魂三魄的模样。

“美丽呢?”她突然问。

“她……”平平躲闪道,“她云游去了。那个,其他人你也别问了,都去云游了。只有我讲义气,留下来照顾你。”

云游?大概也是躲着她吧。

林芝抱了抱怀中的“小狗”,失神的望着它,一时说不出话来。

即便如此嘱托,即便如此叮咛,还是害了你吗?

……

当天晚上,夕阳下,月湖边,一叶扁舟。

一双璧人立于舟上,他们不望落日、不望远山,却是……抓着鱼。

“你还没挑好?差不多得了吧。”李美丽没好气道。

“那怎么行。”苏炎又随手将刚捉到的一条鱼扔回湖中,“这鱼不够肥美,不好吃的。”

李美丽翻了个白眼,对身旁这位堂堂夜刃刺客如此好吃感到无可奈何,她已经不止一次怀疑苏炎赖在她身边不走,就只是想蹭她这位大厨的手艺了。

突然一只信鸽疾驰而来,稳稳的落在了李美丽的肩上。

她取下信笺,拆开看了看,瞬间瞪大了双眼。

“醒了!”她惊喜的叫着,“平平刚传来的,说芝芝醒了哎!”

苏炎侧头一看,见李美丽眉眼间都是抵挡不住的欢喜,一时又嫉妒,又跟着欢喜。

“这么高兴?”他忍不住打趣道,“我怎么觉着你看起来有些心虚?”

李美丽闻言顿时垮下脸来:“就你眼神好。唉……当初她说什么也不肯拿兰嘉的魂魄来抵她的,我只好暂且答应了……”

“没想到兰嘉那小子清醒过来以后那么坚决的要救她,你也顺理成章的助他这样做了。”苏炎啧啧嘴,“唉,林芝现在肯定正生你气生的厉害呢,说你不讲信用。”

李美丽心虚道:“我这不是拗不过兰嘉么。”话虽这么说,李美丽心中一直很清楚,在林芝与兰嘉当中,她永远都会选择林芝,即便是在性命、魂魄的选择上。

“那你要回去吗?”苏炎问。

“不回。”李美丽头摇的像拨浪鼓,“宁仙子得了消息,定会回去照顾她的,不会出什么岔子。我……我还是等兰嘉能变回人形了再回去吧。”

“兰嘉还能变回人?”苏炎奇道。

“能,只是时间问题。”李美丽理所当然的点点头,又忍不住压低了声音,“而且……他现在有记忆。咳,看他这次又装狗,不,装狼装到什么时候。”

“等他东窗事发,林芝脾气发完了,你再回去?”苏炎哈哈大笑,“你可真不是个称职的好友,这么重要的信息都不告诉她。”

“我只负责维护我跟她的感情就行。”李美丽心安理得想着,炮灰还是兰嘉来当吧。

说话的功夫,苏炎终于挑好了两条鱼,满意的拎在手上,准备带回岸上,让李美丽烹了享用。

这时便听月湖对岸传来阵阵呼喊声——

“苏大师,收我为徒!——”

苏炎当下便是脸色一变。

月湖环山,接着又是阵阵回声。

“大师,收我为徒——”

“我为徒——”

“徒——”

这下轮到李美丽乐了。

苏炎气急败坏道:“这姓叶小子怎么阴魂不散?”

又道:“真的不能杀?”

李美丽咯咯笑道:“别杀,叶青以前也是我们小队里的伙伴。”

“那就快走!”一代夜刃刺客苏炎此时逃命似得抓起船桨,飞速从月湖上逃离而去。

叶青站在岸边,懊恼的望着远去的船只,失落不已。

要知道,他毕生的梦想就是拜苏炎大师为师啊,好不容易认识了,又追了这么远,那位大师却怎么也不肯收自己。

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又有一人站到他身边,笑吟吟道:“又失败了?别追了,还是和我比试比试吧。”

“比试个屁!”叶青骂骂咧咧的面向身边那人,“李茉你有脑子没有,你才拜师半年,我都修行了七八年了,你跟我比试?能比试出个屁啊!”

李茉却是昂首道:“我是拜师比较晚,可我师父说了,我很有天赋,只是缺乏实战练习。找你切磋,进步会最快。”

“那是他不想让你缠着他,支开你的话啊!啊!”叶青双手握拳,崩溃的喊着。

李茉顿时沉下脸来:“不许你污蔑我师父!”

“我和你师父萧凌认识多少年了!他是什么样的人,我还不知道吗!”叶青抓狂,“李茉你是头猪啊!”

“来。”李茉将长剑挑起,“猪你也不敢应战吗?”

“来,来。”叶青干脆把匕首扔在地上,徒手捉了过去,“看我今天捉到你,非把你吊在树上!”

……

清脆又欢快的嬉戏声慢慢传开,一身便装的萧凌随意的坐在高处的石块上,望着岸边打打闹闹的二人,心中泛起阵阵酸涩。

真是像极的曾经的他们呀。

————

全书完(www.wenxue6.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