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添下面两个吃奶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www.wenxue6.com

“你要杀人?”严舆大惊,道:“这吴庭乃当地士族领袖,怎能杀得。”

严舆虽然愚钝,但却不蠢,他虽然极其愤恨吴庭但只是想侮辱人家一下,还不至于对他动杀心。

他知道自己的哥哥能在吴郡立足其中少不了这吴家的支持。

“将军觉得,区区一个吴家,难道比天子的庇护还要有用吗?”荀攸说道:“这吴庭,摆明了是偏向孙策一方,究其原因,就是因为孙策账下的吴景是他侄子,吴庭此人表面上清高,实际上却好意气用事。”

“我们曹丞相奉天子以逐江南,就连诺大的荆州都不战而降,可想而知孙策之辈怎么能抵挡这股天下一统的浪潮。”

“将军不为自己考虑也得为德王考虑,不要让德王受到小人蒙蔽,不与大汉王朝结盟反而受制于孙策,等到汉军压境后果可就难以设想了。”

“这……”严舆有些犹豫了。

荀攸在忽悠自己他看出来了,但是奈何人家每句话却也都在理。

曹操手中掌握天子,是唯一的合法政权,而且又兵锋所向披靡中原,如果自己的哥哥严白虎听信吴庭的话跟孙策结盟,那等到曹操攻陷江东之后,他们老严家也是吃不了兜着走。

“将军放心,若果真能助我成此事,到时我自然会在天子和丞相面前美言几句,想必那时封将军个爵位,治一处郡县还是不成问题的。”荀攸笑道。

“当真?”严舆猛的抬起头兴奋道。

“承天地鉴。”荀攸自信发誓。

“好!我可助之。”严舆高兴的额头都开始冒汗,一股沸腾之血涌上全身:“这一切都是为了大哥……对,为了大哥,吴庭,对不起了。”严舆强行为自己开脱道。

议毕,乃带荀攸一行人乔装成普通士卒进入内城,有卫当即便截,却见是严舆为首,遂放行。

见吴庭,其正在撰写历律,荀攸忽喝道:“诛!”许褚便整个人暴突出去,身材壮硕的许褚几乎如同一只水牛般势不可挡。

庭大惊,拔出身后的佩剑,可是当即便被许褚轻易的折断了胳膊而后头颅被拧下,鲜血登时洒满了庭院。

众家丁见状,无不落荒而逃,其中一个发疯般的滚爬出去,正好撞见了在外面路过的笮融。

笮融一把拽住那吓断了魂的家丁,质问道:“何事惊慌?”

“先生……先生他……”家丁整个人不停的颤抖,话都说不利索。

“走,随我看看。”笮融踢开那家丁,带着七八十个随从冲进了院内,第一眼便看到了吴庭的惨状。

“先生小心。”曹彰看到了几十号人跑过来立马拔出剑挡在荀攸面前。

而拥有一双孔武有力的臂膀许褚,和他满身的鲜血也是将笮融吓了一跳,笮融经历沙场十数载,这样的人还是第一次见。

在几人旁边还有一个自己熟悉的人,就是严舆。

“严舆,这些人是你带进来的?”笮融厉声道。

“这……不关你的事。”严舆有些慌张。

笮融分析了一下周围的情况,已经猜出了大概:“你个糊涂蛋!知道杀了吴庭是什么后果吗!”笮融冲着严舆喝骂道,而后对着身后的随从们喊道:“全部杀死,严舆也给我捆起来。”

“是。”七十余位随从一齐答道,一个个抄着家伙事围了上去。

许褚二话不说,抡起斧而奔向荀攸身前而后猛挥而下,前排本来张牙舞爪十几个汉子都是下意识的往后一退,一一避开。

“这斧子得多沉啊!”

“太猛了……”

“主公,我看我们还是再搬些人马来吧……”

随从们看着如磐石般坚毅的许褚,都是心生胆怯。

虽然他们人数有绝对优势,就是单纯的让许褚单方面攻击也得砍俩个钟头才能杀完,但是许褚的威慑力却太强了,谁都不想做那个没意义的炮灰。

荀攸看到笮融的表情划过一丝犹豫,立马抓住这个机会高喝道:“笮相君怕是与我们有什么误会吧?”

“误会什么,人都被你们杀了!”笮融回应道。

“哼哼,我们杀的是叛贼,而笮相君是忠臣,我们几人杀了这吴庭也全是为了德王着想,所以在下才说相君与我们有误会。”荀攸毫不慌张,淡淡道。

“放你的屁。”笮融嘴角微微一抽,撵着胡子喝道:“他吴庭就算真有不臣之心也该又德王亲自处置,何时轮的到你这个外人来裁断了?”

“你他娘的说话注意点。”曹彰“锵”的一声挺起剑,对着笮融怒目圆睁,一股凶狠之气流露出来。

“相君此言差矣,我们是德王胞弟严舆将军请来的,难道严舆将军也是外人?”荀攸连道:“这吴庭之侄吴景在孙策手下任职,他表面上是在为德王考虑,实际上却是暗通孙策意欲里应外合,相君可以自己想想,曹丞相和孙策谁的实力强?”

“若是德王真的听信了吴庭的谗言,与孙策联盟,那等到汉兵大军压境之时,得益是谁?还不是孙策?可是到了最后江东沦陷了,失利的是谁?难道不是德王?反观他孙策则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横竖都是死。”

笮融捻了捻胡子,眼珠滴溜溜的转,拿不定主意。

荀攸探察到了笮融的心思,便道:“而且等到孙策覆灭之时,相君不就可以回到治地了吗?”

“治地?什么治地。”笮融忽的道。

“下邳城啊,那里的百姓可是日夜盼望着相君呢。”荀攸笑道。

笮融的心脏猛的一跳,他明白荀攸什么意思,别人之所以称他为相君,就是因为自己现在的官衔是下邳相,相当于下邳的太守,可后来陶谦被攻灭之后自己却不得不离开下邳,现在荀攸这么说,摆明了是在利诱自己,如果自己加入曹操一方,那事成之后自己便能再次回到下邳做他的下邳相。

“好……好,你说的有道理,大汉才是天命所归,跟孙策联盟反而会误了德王。”笮融强行压抑住自己内心的喜悦,假装淡漠道。

乱世之中军阀们追求的就是利益,其中有雄心壮志的则是会在利益的基础上追求伟业,意欲建立自己的一片王国,还有的军阀更多的是迫不得已为求自保,像荆州刘琮就是一个例子。

而笮融,则是介乎于两者之间,他本来胸中怀有一方,但实在是时运不佳,总是屈居人下,如今有机会能让自己治理一片土地,也算是他不幸中的万幸了。

“可是杀了吴庭,吴郡的吴家势力该怎么解决?”笮融有些担忧道:“尤其是吴景还在孙策那边,他们如果串通起来里应外合怎么办。”

“是啊先生,这吴家可是一根难拔的钉子呢。”严舆也担心道。

“这你们就多虑了。”荀攸嘴角一咧,自信道:“吴庭虽然是吴家领袖,但却并不能说明他的想法就是吴家的想法,几位不会真以为吴家想要投靠孙策吧?”

“答案是不可能!但凡是士族,他们心中都只有一个正统,那就是远在北方的汉献帝,没了汉献帝和朝廷,那他们士族就什么也不是,所以我猜测吴家非但不会反叛,反而会为我们杀了吴庭而支持我们。”

“有道理。”笮融眼前一亮。

“可是孙策那一方人马会怎么想?他们只会觉得这是个好机会,所以必然会乘机联合吴家。”荀攸冷笑道:“我们就将计就计,让吴氏假意顺从孙策,诱敌深入,到时候一举将他们击溃。”

“妙策。”笮融忍不住称赞道。

……

严舆笮融将吴庭之事告之与严白虎,白虎大惊,后觉可行,乃亲自拜见荀攸,后一众人等面见吴氏上层,吴庭堂叔吴制大喜,应之以谋,只等吴景前来策反,再将计就计以破之。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