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紧好爽浪货我还要

几年后。看☆^→书\◇阁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乐+文+小说

林春和谷承雅生了一个粉雕玉琢的女孩,取名林以萱,小名萱萱。

远在国外的林冬,在得知大哥家的女儿出生后,特意从国外邮寄了好多玩具。

林冬研究生毕业,又考托福去了米国读博。

林春和林夏林秋兄妹几个都非常欣喜自家出了一个超级学霸,所以不论林冬想要读多久,他们都会全力支持。

林夏除了关心惦念弟弟在国外的生活,还比较关注于他的感情问题。

毕竟他们几个里,只有小弟没有结婚生子,待读完了博士回国后,再考虑个人问题未免有些过晚。

她对弟弟找女朋友,唯一一个要求,就是不想让他找不同国籍的人。

林夏想的是,国内的南北差异就那么大,如果是不同国籍的人,无论是文化差异还是生活习惯,各个方面融合起来都会更加不易。

林冬最听林夏的话,还说他自己也不想找金发碧眼的外国女孩。

大家都对可爱的萱萱喜爱极了,秦泽明和李玉兰风雨无阻的每天都去林春家里看孩子,林秋近水楼台更是经常的带着自己儿子去林春家串门。

林夏因为不在同一个地方,只好没事打打电话,偶尔给邮寄一些衣服玩具。

陆铮现在已是团长,分配到了一处新的住所。

陆鹏程和邵美柔只有陆铮一个儿子,现在京京和可可即使上了小学,也需要有人专门接送。

所以他们搬去了跟林夏陆铮同住,一家几口人温馨和睦的生活在一起。

前年,邵成志已经因病过世了。

老爷子是在睡梦中去世的,家里人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因为他的突然离世,大家心中都悲痛异常,但同时也明白老爷子是了无遗憾离去的。

当时邵成志的葬礼办的非常隆重,秦泽明也不顾身体不适特意赶了过来,送老战友最后一程。

陆铮为此消沉了好一阵子。

可以说,邵成志的离世,带给他的冲击很大。

他即便有过心理准备,知道姥爷早早晚晚会有去世的那天。

可当那一天真的措不及防来到的时候,他还是无法抑制伤心难过的要死。

林夏一直陪着他,跟他一起走过了那段灰暗的时期。

对于目前的生活状态,林夏很满意。

她不再把事业当成首要的,而是渐渐的回归家庭。多陪伴两个孩子成长,没事跟婆婆一起逛街美容健身,两人现在不是亲母女胜似亲母女。

邵美柔和陆鹏程每隔几个月便会一起出门旅游一次,两人的感情越来越好。

有时候,林夏和陆铮私下里还会聊起这些。

陆铮对此感触颇多,谁能够想到,父母他们也会有如胶似漆的一天。

……

这天,江明远和齐琪夫妻俩突然开车来了省城。

他们到了之后才给林夏打电话,林夏惊讶之余忙问清了他们所在的位置,刚好陆铮也在家里休息,她和陆铮一起开车去汇合。

江明远这几年微微变胖了一些,也许是婚姻生活过得幸福美满的关系,整个人透着平和淡然。

齐琪还跟那年结婚时候差不多,许是因为生过孩子的缘故,略微丰腴一点。

林夏和江明远他们也是几年未见,齐琪和陆铮更是第一次见面。

大家热闹的寒暄过后,分别上车找了一个餐厅吃饭。

一家高级餐厅的包厢内,四人落座点菜。

待服务员走后,林夏问:“二哥,二嫂,你们怎么没把孩子带过来?朵朵现在上幼儿园了吗?”

江明远他们家生了一个女孩,小名朵朵,她还以为这一次江明远两口子来省城会带上她。

江明远爽朗的笑,“上幼儿园了!带上她我们还能溜达成吗?”一说起女儿,他的笑容里都泛着慈爱。

齐琪附和,“是啊,现在我家朵朵淘气的很,如果带着她,我跟你二哥逛街都逛不好。”

林夏有感而发,“哎,我们家的两个也一样,现在大了有了自己的主意更加不好管。”

林夏想,幸好有公公婆婆一直帮着他们带孩子,不然的话,要她整天面对两个小大人,她会疯掉的。

说起孩子,林夏和齐琪两个当妈妈的人更有共同语言了,你来我往的说个不停。

菜陆续的上桌,大家边吃边聊。

江明远和陆铮推杯换盏喝着白酒,两人曾经为了追求林夏,没少在一起竞争比较。

现在过去了多年,每每想起那时候的情景不免会心一笑。

不过当着齐琪的面,他们谁也没有说出那些。

饭吃到一半,江明远随口问起了林夏最近在做什么生意。

“我最近还是炒股票,除了服装厂没有做其他实业。二哥,你那酒楼现在生意怎么样?”

现在赶上了股市的好时候,林夏在里面沉浮,虽说有赚有赔,但她的资产还是越积越多。

她也渐渐的想从股市里抽身,但暂时不知道应该做点什么好。

江明远坦言,“生意一般,咱们家那里你是知道的,全靠着木材,现在减少采伐,没有南方老客消费的话,本地人除了请客或者家里条件好的办婚宴能有多少人。”

他因为前些年的累积财富再加上现在炒股也赚钱,所以倒不会很在意酒楼的生意不好。

营业额能够简单的维持日常的费用开销,他就继续的挺着。

毕竟那个店,投入了他太多的心血,转给别人他还有些舍不得。

“嗯,是,我知道。那二哥你们没想过琢磨点别的生意吗?”林夏知道江明远说的这些,以后恐怕情况更加的糟糕。

她前世没有重生之前,原来的木材加工厂就是停锯放假的状态,距离黄摊子不远。

“琢磨过,但也没有太合适的。我跟你二嫂这回过来,陪她溜达买衣服是一方面,也是想考察一下这里有没有什么合行的生意可以做。

我这几年炒股也赚了不少,但股市里的情况你也炒股应该明白,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赔赚很快。我还是想拿这些钱做做实业踏实一些……”江明远炒股的事情还是林夏特意打电话提醒的他。

“其实我也这样想的,但做什么是个问题。”林夏现在跟二哥不谋而合,她也有这个想法。

可是眼下最好的实业应该就是房地产,她还不是很不想做。

一旦做了,那么她又将会特别的忙碌,家里那边就顾不上了。

一直在旁边沉默的陆铮这时开了口,“媳妇,不如你们和小舅三个人合作做点什么吧。”

林夏卡巴卡巴眼睛,她对陆铮的提议很惊讶,“你不怕我忙起来,家里顾不上呀?”

“不怕,不是还有爸妈帮我们?你们在股市里赚的钱,虽说看着多,如果总这样下去也不是长久之计。小舅那天还跟我说也想开个公司做点什么……”

陆铮清楚自己媳妇的梦想,回归家庭只是暂时的,她还是想拥有更大的舞台,那么他肯定要无条件的支持她。

而江明远为人正派,很有办事能力,凭着他们多年的关系也不会做出不好的事情。

小舅跟他们也同样如此,所以这三个人在一起合作不会发生别人那样的不愉快。

他之所以带上小舅一起,也是为了形成三方通力合作,这样无论谁那里也说不出什么。

她男人真的是太好了!

林夏感动的真恨不能抱着陆铮亲上几口,不过她到底还是脸皮薄,不好意思当着江明远两口子的面上表现亲密。

陆铮却从自己媳妇的表情眼神里看出了情况,他暧昧的朝她眨眨眼,意思等回家以后再好好奖励他。

江明远当然求之不得,他如果靠自己想要在人生地不熟的省城做出一番事业,恐怕要付出太多的艰辛也未必能够轻易的做成。

但是有了林夏和陆铮小舅的加入,便大大的不同。

他们的合作,就这样快的敲定。

不止林夏和陆铮觉得不可思议,原本只是抱着过来逛街买衣服顺便考察考察市场的江明远夫妻俩也是超级的意外。

中途,齐琪去了厕所,包厢内只剩下他们三人。

江明远忽然说道,“林夏,你还记得当初你让你干妈买的猴票吗?”

林夏哈哈大笑,“当然记得,我还记得听我干妈说你买了五套是不是?现在可值钱了,你得请我们两口子吃好吃的。”她那时候还特别的记挂这件事,给干妈送毛衣的时候特意又问了一遍,得知江明远真的买了,她才彻底的放了心。

“没问题,这顿算是开胃小菜,晚些时候请你们吃大餐,想吃什么咱们就吃什么。”

林夏摇头,“那可不行,这顿饭得我们请,地主之谊要尽好。”

陆铮含笑不语。

“好,那我们就不跟你们抢。”江明远状似无意的感叹,“我后悔买少了,早知道现在会升值这么多,应该一口气多买下来一些的。你当时买了几套?”

林夏看了一眼自己男人,两人眼神来了一个空中交汇,她面不改色的谎报道,“六套。”

其实她买了十六套,有一次,陆铮和她聊起邮票的事情,她直接告诉了他实情。

但跟江明远肯定不能说那么多,太容易引人遐想。

“六套也不少了。”

“是呀。”林夏不愿多提这个,她招呼江明远,“二哥,你快菜。”

“好,你们也吃。”君子兰热、猴票,很多事情林夏都做到了未卜先知。江明远心里曾有过一些猜测,但是他这辈子都不会说出口。

林夏给陆铮夹了一筷子溜肥肠,“小铮,你也吃。”

陆铮看了一眼江明远,他从碟中夹起放进了口中,“谢谢媳妇。”

林夏嗔他一眼,“哟,还跟我客气。”

“当然。”陆铮揉揉林夏的头,眼里满是宠溺,他知道自己媳妇身上有些密不可宣的事情。

她不说,他也永远不会问。

他想,也许再过五年、十年,或者更久。终有一日,林夏会告诉他,亦或仍旧不说。

但这些都不重要,只要她爱他,愿意和他在一起,便足够……(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