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遮无挡三级动态图

送走了警局的朋友,凌风又让几个保镖去休息,大家辛苦几小时都累坏了。(m.wenxue6.com)

他们夫妻偎依在一起,守候在宏儿病床前,看到孩子苍白的小脸静静等待。

这时,凌风的手机又响起来,里面是秦老暴怒的声音:“凌风,都几点了,你们夫妻带孩子怎么还不回来?”

“爷爷,对不起,宏儿生病住院了。”如今孩子已经找到,只是生病没必要隐瞒了。

秦老的怒气消失,待之而起的是关心疼爱。

“凌风,孩子病了,你就对我实说就是,还骗我带孩子看电影,让我生气……孩子得什么病了?

“大叶xing肺炎,医生说要住院观察几天。”

“那你们夫妻今天晚上都不回来了?”秦老余怒未消。

“是的,我们想在这里照顾他,爷爷你带孩子们早点睡吧。”

“你们吃饭没有?我让管家给你们送点吃的去。”

简单平常的几句话凌风感觉暖在心里,秦老跟他们没有任何血缘亲情,却让他感觉到爷爷对孙子无私的爱。可自己却让宏儿产生了危机感,他这个父亲确实不称职。

他们奔波了几小时,别说吃饭,现在心还悬着。

感觉到他语气中的迟疑,秦老明白他们夫妻还没吃饭。结束通话,他急忙吩咐管家给夫妻两人送去。

已经到了半夜,孩子还没醒来,夫妻两人紧靠在一起,共同面对即将发生的暴风雨。

他们心里不安,孩子醒过来,还会接受两人吗?

凌风不敢把孩子昏迷前说的话对妻子说,她如果知道一定会伤心难过。

养育了七年的亲生儿子,竟然被孩子称为坏妈妈,让她情何以堪。

凌风轻声安慰妻子:“老婆,宏儿只是一时糊涂,他不会怪我们的。”

“老公,宏儿以后会不理你吗?”夏安心担忧的说。

原来,他在为妻子担心的同时,对方也在牵挂他,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老婆,他还是孩子,和宝宝贝贝一样,我会用诚心感化他。”凌风自信的说。

夏安心从丈夫的话中,感觉到他宽广的胸襟中。

人生路上有他陪伴真好,感谢上天的眷顾,让他得到了世上的珍爱。

“老公,谢谢你!”夫妻两人相对凝视,从彼此的眸光中看到了理解宽容和眷恋,这一刻似乎成为永恒。

这时,王管家来给两人送饭,打破了两人目光间的交流。

“老公,我不饿。”孩子昏迷不醒,她根本没心情吃。

“老婆,如果宏儿醒来,知道你没吃饭,他会伤心难过的;如果你回家,宝贝们看见你瘦了,他们也会难过,你必须吃点。”凌风苦口婆心的劝。

“那我们一起吃!”夏安心目光深情的望过来,固执的说。

“好,我们一起吃!”为了妻子能吃下去,凌风爽快的答应下来。

夫妻两人为到了对方,简单吃点迟到的晚餐。

几小时转眼就过去了,夫妻两人丝毫没有倦意。

当阳光从东方升起,黑夜悄然腿去,宏儿才从昏迷中国清醒过来,他茫然四顾,看见父母都守候在他的病床前,刚想呼唤他们。

猛然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记忆涌上心头,他脸上的神情突变,湛蓝的凤眸又合上了。

夫妻两人看到孩子神情突变,心似乎被揪起来,夏安心更是情绪激动:“宏儿,你知道那个老太婆是谁吗?她就是我们家的仇人,也就是慕容康的老婆。”

宏儿缓缓把双眼睁开,懵懂的问:“仇人?”

夏安心这才想起从没对儿子说过慕容康的事,想到这孩子从小聪明,压下激动的情绪,用平静的声音讲述上官家祖孙三代的故事。

宏儿这才知道自家爷爷,还有他从没见过面的nainai,竟然都是被慕容家害死的。

他情绪激动,深悔自己的行为,转念想到什么:“妈妈,那他真不是我的亲生父亲?”

既然事情已经说开了,夏安心也不想隐瞒他:“宏儿,他虽然不是你亲生父亲,绝不会做坏事,何况你亲生父亲死一年以后,你小姨帮你找个名义上的父亲陪伴逛公园,我们才认识的他。”

“可是你们为什么要骗我?”宏儿情绪激动的问。

“妈绝对没骗你,因为我也不知道他不是你父亲,我以为他失忆了……”

“那你为什么要骗我?”宏儿冷冷的问站在旁边的凌风。

尽管没有父亲的称呼,宏儿能这样面对他说话,凌风感觉心里砰砰直跳。

他终于正视我的存在了,凌风就像暑热天气吹来一阵微风,发现了黑暗中的希望。

他立即走上前来,深情的凤眸望向孩子。

“宏儿,我认识你的时候,你只有一岁多,就和现在的弟弟妹妹差不多。我从你的目光中看到全身心依赖的感觉。从此以后我明白,父亲这称呼不但极平常,也是责任与义务的化身。我努力学做父亲,尽管做得不够好,却付出了全部爱心。”凌风诚心诚意的说。

宏儿相信母亲,对方没害他的亲生父亲,却不想再称呼凌风为爸爸。

听到这些情真意切的话,他的心动摇了。

眸光扫过对方布满血丝的脸,想起从小都渴望被他重视,渴望在他身边,如今却感觉陌生起来。

他心思纠结的转身背对墙,重新闭上双眼。

凌风感觉这孩子不想理他,心中叹息,任何人遇到这样事,都会想不明白,何况他还是孩子。

看到妻子疲倦的表情,急忙低声劝她:“老婆,你先回去,安慰小姨父亲和秦老,免得这几个人都会来……”

疲倦万分的夏安心当然不想让几位老人担心,特别是秦老:“好的,我这就回去。”

“你回去以后睡一觉,这里有我,会照顾好他的。”

“也好,你也闭目休息会,医生上班以后才会过来巡诊。”

“好了,别啰嗦了,你快回去吧……”凌风把夏安心推出病房。

此时,宏儿根本没睡,两人说的这些话都被他听到了。

原来是很温馨的话,却觉得极其刺耳。

他继续闭着双眼假寐,也许是病房中太安静了,一夜没睡的凌风倦意涌上心头,坐在床头椅子上打盹。

听到没有了声音,宏儿微微睁开眼睛,看到他曾经当成亲生父亲的男人,头发上竟然出现了两根白发,额头上竟然出现了细碎的皱纹。

这男人才三十多岁,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怎么会有白头?

以前从没发现他有白发,更没想到他也会像爷爷有老去的一天。

宏儿猛然想到,昨天晚上他一定和母亲守候自己一夜,才会憔悴成这样。

想起六年来的生活点滴,这男人手把手教自己武功时,还有抱着自己喊宝贝时温暖的感觉都纷纷涌上心头。

此刻,病房里微微有了点冷意,凌风只是穿了件薄薄的衬衣。

坐在椅子上,他昏昏欲睡中他打个冷战,高大的身体下意识的卷曲在一起。

宏儿小心翼翼坐起来,从床上下来,把毯子像做贼似的小心盖到他身上,然后回到病床上保持刚才的姿势,很快睡着了。

“咣当!”病房门被推来了,几个医生护士走进来,惊醒了沉睡中的父子。

凌风刚想站起来,猛然发现身上多了条毯子,心中好似chun寒乍暖,幸福蔓延在心头。

原来这孩子已经原谅他了,却觉得面子上过不去。

宏儿也清醒过来,一边接受医生检查,一边用眼角扫看凌风。

医生护士检查完毕,护士来给他注射。

不知道为什么,这位小护士业务不熟练,连扎了两针都没扎好,血顿时流出来。

宏儿疼得直咬牙,眼中噙满泪水。

凌风立时像护崽子的野兽怒了,一下把还想继续扎针的小护士推出去:“王八蛋,竟然拿我儿子做试验品,找你们护士长来……”

小护士吓得屁滚尿流,宏儿心里满满的感动。

从小到大,他就这样守护在自己身边,为自己遮风挡雨,他和亲生父亲有什么不同?自己既然相信母亲的话,为什么不肯原谅他。

他眼中的泪水顿时流下来:“爸,对不起……”

凌风急忙把孩子拥抱在怀里,感觉到小生命身体的颤抖,他喃喃自语:“宝贝,对不起……”

“爸,是我对不起你,你就是我的亲生父亲。”

这时,去而复返的夏安心拎着大包小包回来了,轻轻打开门,正看到父子两人心中的隔阂完全消除,眼中也泪花闪烁。

从此以后,全家人幸福的生活在一起,贝贝的病逐渐恢复。

路婉儿和李涛也很快结婚。

秦老在八十岁时终于寿终正寝,凌风披麻戴孝送葬。

十七年以后,二十五岁的工商管理系优秀的博士研究生上官宏毕业于哈弗大学。

他很快接替了母亲的工作,秦可心终生未嫁,接替了凌风的工作。

上官鹏上官星两个龙凤胎也非常优秀,大家都说上官家的遗传基因好,不但颜值超高,智商也同样让人羡慕。

从此以后,鼎鑫公司蒸蒸日上,珠宝公司也遍地开花,都成为华夏五百强企业。

功成名就以后,夫妻两人找到山清水秀的地方隐居起来,过起了只羡鸳鸯不羡仙的生活。每隔五年,秦可心带着三个孩子来看他们。

后来,三个孩子陆续结婚,秦可心也与他们比邻而居,三位老人都享年九十多岁。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