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好大好深好烫撑满了

正当谢星扬想要再开口的时候,剑阁外面,却是传来了陆欢的声音,“刚刚的小子,你给我出来。”

陆欢刚刚跑了之后,便去了找了他的堂哥陆有信。陆有信比陆欢早入式剑门一年,现在已经是一个二阶人圣了。

陆有信一听陆欢被人伤了,便直接放下修炼,来找谢星扬为陆欢出气。

听到陆欢的声音,谢星扬直接随意拿了一柄剑,便走了出去。谢星扬知道,陆欢既然敢再来,肯定是找了强于他自己的帮手。

谢星扬不知道对方是什么实力,拿了剑,也只是便于等下方便动用武技罢了。

谢星扬拿的是一楼的剑,宁萧自然不会去管,不过他也是跟了出去。平日里,宁萧除了修炼之外,便只是在剑阁里理剑,过着甚是无聊的日子。现在有热闹可看,他当然要去凑上一凑。

谢星扬一出来,便看到了陆欢和方金科几人。不过此时,陆欢的身边却是多了一个和他有些许相像的人。谢星扬知道,这应该就是陆欢找的帮手。

宁萧是看管剑阁之人,陆有信自然认识,所以他便知道,伤陆欢的就是谢星扬。

见谢星扬出来,陆有信便道:“小子,胆子不小啊,你居然敢伤了我堂弟?”

谢星扬耸了耸肩道:“你指他吗?是他实力不济,怪得了我?”

谢星扬自然知道陆有信说的是陆欢,他这样说,只是气气陆欢而已。

陆欢听了,顿时气的直咬牙。

陆有信却是冷笑道:“区区一个一阶人圣,也敢说别人实力不济,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宁萧知道陆有信是个二阶人圣,他也听到了,谢星扬才只是个一阶人圣。看都不用看,宁萧就肯定谢星扬要惨了。

谢星扬淡声道:“风大?我可是没有感觉到一丝一毫的风,或许是你出现幻觉了吧。”

“没有风?等下你飞出去的时候,就能感受到了。”说罢,陆有信便动手了。

陆有信没有动用武技,直接一拳攻向谢星扬,在他看来,对付一个一阶人圣,根本就没必要动用武技。他相信,自己这一拳,就足以让谢星扬躺上个十天半个月了。

陆有信一出手,谢星扬便感受到了陆有信二阶人圣的实力。他之前就斩杀过二阶人圣,对于陆有信,根本就没有在意。当即同样以拳迎了上去。

两拳轰在一起,谢星扬向后退了一步,而陆有信却是退了三步,才稳住身形。

陆欢见状,当即道:“有信哥,这小子实力不错,你不要留手啊。”

陆欢只以为陆有信是有所保留,却不知道陆有信已经动用了十分的力道。

宁萧也是一个二阶人圣,他自然看得出来,陆有信并没有留手。他本以为谢星扬会直接被陆有信一拳打成重伤,却不想并没有如他所料,反而是陆有信还比谢星扬多退后了两步,这不禁让他有些震惊。

谢星扬发现,同样是二阶人圣,之前他所遇到的白胜,可是比陆有信要强上许多。

陆有信不敢再小看谢星扬,若是二阶人圣的自己,打不过一阶人圣,那他以后肯定会成为一个笑柄。陆有信没有犹豫,当即拔出背后的剑,一招破浪剑,直指谢星扬而来。

谢星扬淡笑一声,手中的剑直接出鞘,一招弑伤三式劈了出去。谢星扬之所以选择弑伤三式,是他觉得这第三式,便足以击败陆有信的破浪剑。

“弑伤七式?”宁萧惊讶道。

宁萧话音刚落,那边两剑就对在了一起,发出“轰”的一声。

其中一柄剑,直接被震到了半空之中。而陆有信,也被谢星扬的一剑,劈飞了出去。他的左肩之上,出现了一道长长的剑痕,此刻正淌着血。

陆有信没有顾及自己的伤,而是直直的盯着谢星扬。他实在是不敢相信,自己一个二阶人圣,居然如此轻易的就被一个一阶人圣所伤。

陆有信不知道,若是谢星扬直接使用第七式,恐怕他此刻连看着谢星扬的眼睛,都已经闭上了。

边上的陆欢几人,早已目瞪口呆。他们没想到,连二阶人圣的陆有信,居然都不是谢星扬的对手,这让他们觉得未免太过不真实了。

“不知道刚刚的风大不大?”谢星扬淡淡一笑,便转身打算回到剑阁。

谢星扬的话,让陆有信觉得异常刺耳,不顾肩膀还在流血,直接抓起掉在面前的剑,又是一招更强的覆浪剑劈向谢星扬。

谢星扬冷笑一声,自己已经留情,陆有信居然还敢动手。当即右手一动,转身劈出一招弑伤五式。

弑伤五式直接破去了陆有信的覆浪剑,就连他手中的剑,也被斩成了两段。

陆有信也是又一次被劈飞了出去,胸前留下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而那几条胸骨,也都已经完全断裂。陆有信落在地上,喷出几口鲜血,便直接晕了过去。

陆有信之前还想让谢星扬躺上十天半个月,这下他却真的是要如此这般了。

陆欢实在是想不明白,谢星扬明明就是个一阶人圣,居然会强到这种地步。此刻,他也已经顾不上震撼了,直接和方金科几人,一起带上陆有信,转身便跑。

谢星扬没有去管几人,而是又走进了剑阁。

宁萧此刻看向谢星扬的眼神,都已经变得不一样了,谢星扬能这么轻易的就击败陆有信,他相信,自己也绝不会是谢星扬的对手。

“我可以上二楼吗?”

听到谢星扬的话,宁萧当即道:“可以,当然可以,你有长老令,自然可以上二楼选剑。”

谢星扬淡淡一笑,心中却是有些鄙夷宁萧。刚刚宁萧还不认绝涯的长老令,还要好处才让他上二楼。现在见识到自己的实力,却一下子怂了。

谢星扬没有再理会宁萧,直接上了二楼。

到了二楼之后,谢星扬发现,这里的剑,确实比一楼的要好上许多。不过在他眼中,却根本不及三尺寒铁的万分之一。

谢星扬也没多选,只是随便挑了一把看着比较顺眼的剑,便离开了剑阁。(www.wenxue6.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