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在床上说你好紧

反正这人不认识,也不必客气,直接道:“兄弟,我为什么要借给你呢?万一你不还或者不承认,那我岂不是白白丢了一百万?”

青年若有所思,之后眉头舒展,道:“也是,我拿这个和你换一百万,怎么样?”

他从手腕处取出一块腕表,造型华贵,一看就不是凡品。

“兄弟,这你认识吧,宝玑腕表,手动机械,表壳材质为950铂金,表镜材质为蓝宝石水晶玻璃,表带是鳄鱼皮,售价一百多万呢!我才买来不到半个月,价值还是一百多万。本来我是想在赌场这抵押的,不过他才给我五十万,太坑了。”

陆韩看着银色圆框,黑色表带的腕表,这家伙,居然值一百多万?

“主人,他所说的材质无假,不过值不值一百多万我就不知道了。”

莫毅道:“兄弟,你要不信,我们可以去赌场柜台那鉴定呀,不会坑你的,这表真值一百多万。”他有些着急,这样的名表陆韩居然不知道?

“好吧好吧,给你给你。但是,你这手表只是抵押在我这,改天你要还我钱赎回手表,知道吧?”

小鹿说这些材质是真的,自己又上网查了下宝玑这品牌,嗯,是真的,全是名贵手表。

拿一百多万换别人戴过的手表,陆韩是极其不愿意的,人家戴过了,总会有抵触。

莫毅将腕表递给陆韩,接过筹码,连道“谢谢”。

“好的,好的,兄弟,咱们先留个号码,改天联系,到时我再赎回手表。”

两人互换电话号码,保存联系人。

将腕表拿在手里,还挺沉的,看来不假。

“陆韩兄弟,你在一楼不能赌了,走,咱们一起上二楼去!”

二楼是中级场,要有五十万以上的筹码才能上去,陆韩分了他一百万,自己还有一百多万,还是够的。

本来想着赢了两百多万了,该离开了,但是被借去一百万,估计短时间内还不回来,如今自己又要买大量玉石,再赌几把,多赢些钱吧。

小鹿说了,玉石就是精神石,自己需要大量的玉石,即大量的精神石,吸收其内息魂来增强自己的精神力,为以后控制元素打好基础。

乘上扶梯,来到二楼入口,入口处有专门的人员检查,看要进入的人员的财产是否达到五十万以上。

“莫少,您又来啦,不用检查了,请进。”

一名检察人员似乎认识莫毅,一见他过来便哈腰点头如同狗腿。

“莫少,您要进中级场?”

那人跑过来,来到莫毅旁边,猥琐地笑着。

“高级场输得太快,还是来中级场吧!”

他有点不好意思,其实他是没钱了。今天他在高级场输了千万,如今囊中羞涩,根本没有五百万的筹码,不能进入高级场。

“这个赏你,快走开!”他取出一块面值为一万的筹码,如丢一块臭豆腐一般丢给他旁边的人,让他走开。

“好,好的莫少,我这就走开,不打扰您了。”

哈哈,一万到手,有钱人真是大方,一甩手就是一万。

莫毅似乎想到了什么,回头道:“记住了,这是我兄弟,以后他进来也不用检查,知道不?”

“好的,好的,莫少,我们记住了!”

入口发生的这些事陆韩自然是看在眼里,心底明白,这莫毅不是一般人啊,赌场的小厮认识,嘿,那可是大款。

莫毅道:“兄弟,咱们去赌大小,那和骰 宝差不多的!”

其实骰 宝与赌大小是差不多的,对陆韩来说,骰 宝与赌大小最大的不同就是两者在出现三个相同的骰子,玩家准确压中时,骰 宝翻一百五十倍,赌大小才翻一百倍。

全围与豹子一样只翻二十四倍。

不过既然这位“兄弟”都说去赌大小,那就去了,赢了钱都一样,多赌多赢。

莫毅走在二楼显得轻车熟路,很快带陆韩来到赌大小的场地。

“买定离手。”

女音柔和妖娆,摇骰子的竟是个女的。其身上穿着凉爽,姿色不错,胸前两球吸引人的眼球。不过现在显然不怎么吸引场内押注的人,他们的注意力都在宝盒内。

陆韩睁大眼睛一看,其内为三个六。

又是三个六?这么巧?

再看看场上筹码分布,竟是没有一个人去买豹子或者六个数的。

要不要买?

正摇摆不定,旁边的莫毅出手了,他压的是豹子和三个六。豹子压了十万,三个六压了十万。

若是都中了,他可以赢回一千二百四十万。

好小子,有魄力!

“莫毅,你就不怕输?”

“兄弟,我要靠运气赢钱!像你一样!”

其他人见他在豹子和三个六上都押注,皆是以看白痴的眼神看他。这人想发财想疯了吧?压豹子我还理解,居然去压三个六,这多小的概率。

玩家们以白痴眼神看他,但庄家,也就是那个摇骰子的女人脸色微变,不过瞬间恢复正常,道:“买定离手,要开盘了!”

“豹子!豹子!豹子!”莫毅激动低吼,脸色微红。

其他人各自大声呼喊自己压的点数,要开盘的时候最是让人激动。

“开!六六五,大!”

庄家读出点数,在场有一半的人唉声叹气。大已经连续出了三次了,为什么还是大!

这是一种心理误区,按公平的来说,每一盘的大小都是平分概率的,不能用上一盘的结果来推测下一盘。

莫毅唉声叹气道:“兄弟,看来我没你那么好的运气啊!今天一直输,真是可恶。不行,我一定要赢回来!”

陆韩并没有听他说话,而是在脑海中数落小鹿。

陆韩道:“小鹿,你不行啊,你看,刚才我明明看到的是三个六,豹子,怎么一转眼就变了,是不是透视眼出什么问题了?”

小鹿清脆的声音吼道:“没有,主人,您太看不起我了,是对面庄家出千了,她在即将开盘的时候把点数给换了,若您调动眼睛的能力看着,自然能看到,普通人是看不到的。”

陆韩半信半疑,等待下一盘的开始。

“买定离手!”

骰子被摇的霹雳吧啦响,大约十秒钟后被她放到桌面上。

睁大眼睛,透视眼开启,其内点数分别为一三四,八点,小。

陆韩道:“兄弟,相信我,压小,八点!”

准确压对点数的,翻八倍。这一次陆韩提起精神,要看看她是怎么换骰子的。

见自己这位兄弟如此自信,回想他今天运气贼好,莫毅道:“好,压八点!五十万!”

五十万正好是二楼的上限。场内其他人这次把他当成了凯子,专门给赌场输钱来了。

陆韩注意到,摇骰子的那位美女脸色又变,不过掩饰极好,瞬间恢复正常。

“买定离手,要开盘了!”

美女摇骰手深深地看了莫毅一眼,这小子难道知道里面的点数?他是怎么知道的?不会是用耳朵听出来的吧?不可能,他这么年轻,这一项能力只有老一辈的少数人拥有。

“八点!八点!八点!”

他低吼着,若是八点的话,翻八倍,五十万乘以八等于四百万,一下子就赚回来了些损失,还可以还陆韩的钱。

“开,一二四,七点,小!”

摇骰美女特意看了莫毅一眼,有些得意。

陆韩的注意力一直在宝盒上,他一直睁大着眼睛,看到了,美女庄家在将要开盘的时候,一根细长的手指有意无意划过盘缝隙,其手指上有透明的硬物,直接伸入缝隙内翻转骰子,改变点数。

若是不仔细看我还真看不到呢,她手上竟然有什么透明的东西,直接伸进去改变骰子的点数,这速度,好快!

“陆韩兄弟,多了一点……”莫毅无语,觉得自己不能再相信陆韩了。

“额,失误失误,下次不会了。”

脑海里。

“小鹿,我要下了,准备好,别被发现了。”

“好的,主人,您放心,她那点三脚猫的功夫,算不了什么。”

嘿,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陆韩微笑,对面摇骰子的美女真可爱,可惜了,今晚你要输惨了。

“买定离手!”

庄家又一次摇好骰子,陆韩知道,庄家已经知道了骰子内的点数。

刚才她改变点数是因为莫毅准确地压中了,若是不改就要赔上四百万。全场就数莫毅这家压的最多,不吃他吃谁。若他只是压小,并不压八点,那她可能不改,因为压小的赔率是一赔一。

再一次动用透视的能力,这一次,其内为三个六!

这美女,搞怪啊!

她可以摇骰子摇到自己想要的点数,如今她这么做就是吊人胃口的。

望向摇骰子的美女,嗯,黑色丁字裤,黑色内衣……

哎?透视功能还在?

非礼勿视,陆韩赶紧关闭透视功能,拿出筹码,压在豹子上。压三个六太显眼了,压豹子还普通一些。

豹子,十万!

若是赢了,翻二十四倍,二百四十万!

“兄弟,你怎么还压这个,没那么好运的。”

莫毅正在抉择中,见陆韩在豹子上压了十万,好心提醒。

陆韩自信道:“听我的,没错!”

莫毅心想,听你的才怪,刚才就是因为听你的我才输了五十万,同一个坑怎么能掉两次,不能再听你的了。

“算了,我自己压小吧。”

莫毅决定不再相信这位刚认识的兄弟,即使之前他运气爆棚,赢了两百多万。赌博的,大起大落谁没有过,莫毅已经习惯了。

美女庄家眉头微皱,桌面上有几个玩家也下了豹子,不过大都只下了一万,只有一个青年压的最多,压了十万,她在想要不要换点。

压小的压注很多,有五百万以上,押大的也就百万左右,若是豹子通杀大小,加起来估计七百万。台面上压豹子的估计有二十万,二十万乘以二十四,四百八十万。算了算,可以赚两百万左右。

若是改变点数,没有豹子,且为大的时候,可以赚四百万以上。

她后悔之前摇豹子了,让她无语的是还真有笨蛋下了十万。

不过还好,只要换掉一个点就行了,不是很麻烦。

两百万与四百万,这豹子,不要了!

赌场里,大小两方押注差别很大的时候,少的一方赢的几率总是比较多的。当然了,赌场也不会总是让少的一方赢,有时候还得出血,这样才能营造公平的现象。

“买定离手,准备开盘!”

说着,她的手环绕宝盒,陆韩睁大眼睛,看清她的动作。

她指尖处出现一个透明扁薄的小片片,伸入宝盒之内。

透视眼开启,其内一颗骰子点数变化了,变成了一。

“小鹿,变回来!”

“好的,主人!”

嘿嘿,这姑娘,你太坏了,点数明明就是三个六,是豹子,你改变它干嘛,别怪我,我只是把它变回来了而已。陆韩邪邪想着。

“开!”

“兩個……三……三个六?”(www.wenxue6.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