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寻找粗跟H

“和野蛮人打仗,不用花费太多的体力,只有一个好的脑子就好了。”卫桀远轻轻敲了敲自己脑袋,笑着道,“无论是斗智还是斗勇,我们都要比那些蛮夷之辈高上一筹啊。”

宁蓝筱看着卫桀远只在心里叹了口气。

卫桀远是将军,他有自己看法,而且就现在的局面,卫桀远计策算是最万全的了,为了让自己的士兵多活几个,她也只能暂时同从卫桀远的安排了。

就算她不满卫桀远那些残忍的策略……

宁蓝筱在城外待上了三天,又带领着剩下兵马和其他将军会和,准备前往羌人的扎住的地方前进。

“大王,他们真的往我们那里走了。”羌人躲在草堆对着他们的大王说着。

“数清楚了么?十万大军都走了么?”大王问着他。

“只有九万五千人,他们还剩下五千人在城内呢。”

“就五千人而已,我们可是十万大军啊!”羌人的大王站了起来:“兄弟们冲啊!杞国这么看不起我们,叫一个十八岁的小娃来清理我们,我们就夺它一座城池让他们知道我的厉害。”他高举起手中的大刀:“冲啊!杀光这自己为是的杞国人!让他们知道我们羌人的厉害!”

羌人的十万大军在宁蓝筱离开吴之后直奔吴城下,城门立马被拉上,高高的城楼上弓箭手举带火球的弓箭射向了十万大军。

“不是说城内只剩下五千人了么?”羌人的大王看着那些高空中射下的带着火种箭,大声的叫着:“哪里来的这么多的弓箭手啊!”

“是谁告你城内只剩下五千人了?”卫桀远穿着战甲站在高高的城楼上:“我的大军都在这里等候着你的到来呢!”

卫桀远做了一个手势,士兵们放下了城门,大军手持烧红的兵器冲了出来。

这是战场,先同情对方的便会输,他们是你的敌人,又不是你朋友,所以怎么残忍怎么对待。

羌人的兵马早在看见弓箭手的时候就削去了一半,现在看着这些好像从修罗场中跑出来的拿着烫红了兵器士兵们,听着同伴被刺刀发出的尖利的叫声,早就没了战斗的意思,没有一个不往回跑。

被这样的武器刺到,不是被武器砍死就是被烫死,这么痛苦的死法他们才不要。

“回来!不要逃!都回来!”羌人的大王一边看着杞国的军人一边喊着:“你们看!没有什么可怕的!我们羌人怎么被这些小把戏打败呢!”

除去一部分特别勇敢的羌人,其余的都丢下武器逃命去了,他们有的跑到了繁茂的树林之中,有的要游过吴城边上的河,有的要回到原来军营原来所在的地方。

可是他们不知道,这每一个地方都是地狱,他们根本没有任何还生的机会,分散出去的士兵都没有真的离开吴城,而是偷偷的去部署这个地狱般的战场,要是羌人拿起手中的剑,对着自己的喉咙狠狠的划下去,是最轻松的死法了。

卫将军是不可能这么放过他们,既然是要威震九州的战争,那就一个也不能剩,能有多么的残忍就是多么的残忍,他命士兵点起了稻草,高高的烟雾盘旋上了九天。

“将军下命令了!”三地方的将士们都看见了卫桀远发出的信号。

“点火。”藏匿在树林之后的士兵们迅速点起了火,围在树林边上,不一会火光就照亮了天际,这不是一片小树林啊!很多羌人都在内被烟熏得找不到方向,毫不容易找到出口逃出来的,士兵有拿着大刀在出口处等着,他很干脆的在把属于羌人去往黄泉的资格还给他们。

“拉网。”在湖泊中卫桀远也早就布下了铁钩网,没有人能在这密密的铁钩之中逃生。一块块水域的士兵拉起手中的网,绷紧固定在岸边,被刺的千疮百孔的羌人们还在铁钩网上挣扎着,湖水也很快的被染成了鲜红色。

这块水域的下流便是羌人居住的地方。

跑回营帐的士兵们,似乎都忘记了原本前往那里的将士们。他们早就藏匿在了四周,等着他们回到自己的老窝之中。

在这段还时间里,卫桀远是命令了左右将军保护宁蓝筱去到安全的地方,等到战争结束,自己会前去找她。

可是在这如同地狱一般的场景之中,宁蓝筱怎会同意避难,她和左右将军并未走远,徘徊在战场的边上,宁蓝筱想要尽可能救助在战场上的将士。

他们并不在主战场,身边没有多少羌人,左右将军也只能默许了宁蓝筱的做法。

宁蓝筱看着那一地尸体,寻找着穿杞国战服的士兵,跪了下去,帮死去的他们合上眼睛:“你已经尽力了,一路走好。”

战场之上,羌人被打的措手不及,四处逃窜,而羌人的王却拿起了大刀在和卫桀远硬拼。

“你这个卑鄙的小人!”还剩下一只手很活动的羌人大王吐出一口血水看着宁卫桀远,“用这么卑鄙的方法取胜。”

羌人是直来直往的性格,所以对他们的这些卑劣的手段非常不屑。

“战场上就是尔虞我诈,明争暗斗的。哪里卑鄙之说!”卫桀远走到了羌人大王的面前:“难道你们趁着我们都离开吴城的时候攻打这里就是光明正大的做法么?我告诉你,这个战场上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在进入吴城之前,就已经有士兵去探查过京的地形了,宁蓝筱和卫桀远花了一个晚上研究地图,讨论和各种各样的方案,但是无论哪一种都会害她损伤太多的士兵。

卫桀远见宁蓝筱犹豫不定,便提出了一个声东击西的计策。

他让将领们带着士兵们埋伏在各个之地的地方,在故意向探子泄露他们的计策。而这个时候他们所有的士兵都基本到位了,所说的全部力量一起去攻打羌人的老窝,其实去的只有五万五千了,探子在高处看的看,并不能把所有的人都看清楚。

当羌人知道吴城内只剩下五千士兵的时候,一定会不顾一切的要拿些这个城镇,在他们踏出藏身之所的时候,就已经注定要输了。(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