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搂着她的腰不断的冲刺

日子照常过着,止菱修炼速度也是每日增加不少,凌渊曾经查看过止菱的身体,惜字如金的说是止菱的灵魂与这幅身体更加契合的原因。

身体与灵魂契合度越高,止菱的修炼速度便很快。

今日的书院与往日相比燥热了不少,让本就没何耐心的止菱直接趴在石桌上,听着面前那人絮絮叨叨。

止菱也是在书院学了好长时间之后才知道自己的大师兄居然是书院的院长,更是天宫收人憧憬的二殿下。

“按照止菱如今的速度修炼,怕是也快要成为仙君了。”

池潇殿下言笑晏晏,目光看向止菱,余光却时刻想着坐在一旁的雪语上仙看去。

池潇殿下的眼神并未如何收敛,在一旁的雪语上仙完全能察觉得道,却依旧是一副冷清模样。

止菱弄不明白这情况,却能看出来池潇殿下看向雪语上仙的眼神很是炙热。

“池潇殿下说笑了,止菱虽说如今修炼很快,但是离成为仙君还是差的很远。”

虽然能将要成为仙君的仙一拳打晕……

雪语在心里默默补充,却也明白了凌渊战神为何收止菱为徒,这等战斗资质,也却是能让身为战神之首的凌渊心动。

也就是止菱将书院的学生的打残的原因,为了避免甲班学生紧张害怕的情绪,止菱平时上课并不在甲班中,而是由雪语上仙亲自教导着。

池潇殿下这几日不知作何,时常来甲班书院找止菱,理由是陪她说说话,师兄妹之间好好交流沟通一下感情,一开始倒还好,陪着止菱说上几句话便走了,这几日不知为何几乎能每日上午来找止菱。

理由是好的,但动机似乎只有止菱这个对情爱一窍不通和情商几乎为零的雪语上仙相信了。

虽说池潇殿下每次来,都是说这几句话,但雪语上仙依旧很是自然的回答。

“雪语,你也很不错,居然能如此快的成为上仙,还得百花殿主的眷顾。”

池潇殿下表面淡然,温润如玉,心中此时却是烦躁的不行。

父君也不知如何想的,居然让我快些成婚,不然就为他与百花殿的瑰月仙子成婚,这可如何是好,进展不能再这样慢吞了。

“还好。”

雪语但是不卑不亢,听见池潇殿下如此夸奖,依旧淡然模样,眼神并没有看向池潇,而是看向了止菱。

“你不如修炼片刻吧,今日的课程便到此为止了,回甲班吧。”

“也好。”

说着,止菱起身,突然起来倒是让池潇殿下紧张起来,他们要离开了!

响铃在池潇心头想起。

“何必结束如此快,不如雪语你再为止菱讲述一下青丘之事吧。”

“青丘的昨日听过了。”

“那止菱你可记住了?”

池潇回这话时语速很快,他用余光看向雪语,却见她也是眉头轻皱。

“嗯?师兄要听?”

止菱有些不满的看向池潇殿下,但见池潇殿下殷切的眼神,却又不想让他失望,可是青丘故事太长,止菱实在不想过多理会。

“自然,止菱近日灵力涨的太快,不如休息一番,好好了解这六界,这四海八荒。”

刚才不是还夸本小姐说,修炼很快,天资聪颖,不日便能成为仙君,这怎么又让休息?

止菱疑惑,对池潇殿下反复无常的情绪有些不满。

而一旁在观察着自己主子的林琦却是郁闷的想捶胸呐喊,主上啊主上,您平时如何英明神武,怎么到了雪语上仙身边就变的这么语无伦次了,这样真的好么?

林琦多想开口提醒一下自己主子,但看到自家主子的傻样林琦还是选择了默默闭上嘴。

止菱不过顿了一下,就流畅的说出青丘的近况,青丘的历史,青丘的仙人数量,修为统计,政策处理……

止菱语速很快,但是逻辑清晰,身为导师的雪语上仙连连点头。

待止菱说完,池潇殿下拍拍手,一副高兴的模样说道:“不错不错,还是雪语导师教的好。”

池潇殿下说话时完全看向雪语上仙,眼神炙热的让一旁的林琦扶额,他家主上,情商也确实不高啊,这么明目张胆,简直不想看。

止菱情商再低,再不懂什么情情爱爱,但是看到池潇殿下看向雪语上仙的眼神,有些不高兴,明明自己才是主角,怎么注意力在他人身上。

止菱不想多待了,总感觉她在这凉亭中实在是多余,如同透明人一般。

甩了甩到了腰部的银白色长发,止菱开口说道。

“师兄你们两个聊吧,我要去找我师父了。”

很讨厌这样被忽视的感觉,很讨厌这种自己如同打扰两人的感觉。止菱待不下去了,还不如回去。

躲藏在一旁的林琦上仙也为止菱的机智点赞,留给两人单独空间什么的,可是很快让感情升温了,他实在受不了自家英明神武的主上变成呆头鹅了。

“原来如此,既然师父有事找师妹,师妹不如快快回去,由我陪着雪语仙子便好。”

池潇语速急切,只害怕止菱有所反悔。

一旁躲藏着的林琦已经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师父找我有事?”

止菱疑惑,她刚才说了么?

察觉到自己说错话,池潇只是微笑的看着止菱。

一旁的雪语上仙想说些什么,话到口中又停了,总觉得她该说的,都已经让池潇殿下说出来了。

“那我走啦。”

抓起在石桌上自己玩耍用的乾坤袋,不停的摇晃着,蹦哒着离开了凉亭。

见她离去,池潇殿下松了一口气。

“殿下可有事,我先回甲班了。”

雪语用的陈述句,表情依旧淡然,冰冷却不刺骨。

“不忙,雪语你不如讲讲当初在下界的事吧,我从未去过凡间,却对下界心驰向往,不如雪语你好好与我讲述一翻。”

林琦捂住眼的手变成了两只,为他拥有对于如此厚脸皮的主上的自己默哀。

“好”

虽有疑惑,雪语却还是答应了,不急着离开凉亭,开始与池潇殿下讲述她在下界的所见所闻。

……

(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