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狼似虎的熟妇14p

回到洞房的二牛像是一只蔫了的羊羔,有气无力地坐在椅子上喝着茶,可能是平时和胖妞接触得多了,洞房花烛夜却显得那么平淡无奇,没有回春那样紧张和激动,虽然他也是个小处男,向往着第一次的渴望,但是一天的劳累让他心有余而力不足,先好好坐着休息吧,喝杯茶补充点体力,厚积薄发,免得让小葵花笑话自己不行,第一次绝对要打一个响炮。

正当他自顾自享受着一个人的美好时光,胖妞冲他喊道,哎哎哎,你干嘛呢,坐在那里装深沉啊,快过来把老娘盖头给掀掉啊,这该死的破布,遮得老娘浑身难受,快点快点,你再不过来我就自己扯啦。

二牛赶忙起身,夫人别急,我刚刚是在喝一碗壮阳补气消魂汤,说着就走到胖妞面前,和回春一样,伸手扯掉红盖头,谁知盖头布挂在了胖妞的簪子上,哎哟一声,胖妞的头随着盖头偏向二牛手的方向,疼死老娘了。

二牛这才发现这下闯祸了,新婚第一夜就惹得夫人发飙。他赶忙解开挂在簪子上的盖头,连忙道歉,对不起夫人,我太想见到你今天美丽的样子了,太激动了。

本来一肚子怒火的胖妞听二牛这么一说,反而娇羞起来,也就不再追究了。

她顺势靠在二牛身上,二牛身体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幸亏他动作敏捷,一只脚迅速撑住地面,才经得住胖妞厚实的身体,胖妞顺手抱着二牛的腰,二牛顿时感觉腰上变沉了几百斤,但是他还是咬着牙用尽全身力气支撑着胖妞,脸憋得通红。

胖妞抱着二牛的腰,抬起头来看着二牛的脸,撒娇地说,牛牛,从今天晚上开始人家就是你的女人了,你以后一定要对人家好哦,人家要你做人家的好相公。

二牛忍着憋红的脸,努力笑着,小葵花,我不做人家的相公,我只做你的相公。

胖妞笑着一巴掌轻轻拍在二牛肚子上,二牛瞬间感觉肚子火辣辣的疼,哎呀,你讨厌啦,人家的意思就是小葵花,小葵花就是人家啦。

哦,哦,原来是这样啊。二牛恍然大悟道。

牛牛,你的脸怎么那么红啊,是不是特别紧张?

嗯,嗯,对,洞房花烛,能不紧张吗?二牛说,我扶你躺在床上吧,抱着我冷,我怕冻到你。

不要了啦,人家抱着你就感觉热热的,不要上床了啦。小葵花继续撒娇着。

二牛心想,小祖宗,你赶快放开我吧,我马上就要支撑不住你了。二牛被胖妞压得气喘吁吁,双腿不停打颤,他瘦小的身躯怎么经得住体重比他两个还要重的胖妞来依靠。

胖妞对他也是够信任的,愣是毫无保留的把全部身体依靠在二牛身上,仿佛眼前这个精瘦苗条的男人足以可以让她依靠一辈子。

不行啦。二牛腿一软,跪在地上,胖妞的身体随着二牛的身体一起下沉,她像球一样从床边滚到门口。

我去你大爷,王二牛,老娘给你好脸了是不,你这是想害死老娘啊。胖妞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拍着手朝二牛嚷着。

二牛跑过去扶着胖妞,夫人,我哪敢啊,我刚刚一紧张腿一软不知怎么的就四肢无力了。

你他妈四肢无力不会早点说让我有个心理准备,害得我滚了这么远。

太突然了,来不及开口啊。二牛狡辩着。

行了行了,今天是洞房,老娘不跟你计较,说着,她双手抱起二牛,奸诈地看着他笑着,牛牛,咱们洞房吧。

二牛被她这突如其来的一个公主抱吓得不知所措,他呆呆地看着胖妞,像是只受惊的小鸟。在他的印象中洞房不是应该男人主动的嘛。不过他躺在胖妞怀里却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温暖和愉悦。

胖妞把他抱到床上,然后自己也往床上一趟,对着二牛说了句,来吧。

二牛呆呆地看着胖妞,胖妞仰卧在床上,张着双手双脚,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了一样,二牛想着,从哪下手呢?

看了许久,他轻轻碰了碰胖妞的手说道,哎,小葵花,怎么弄?胖妞美理她。

他又摇了摇她的手臂,小葵花,小葵花。

胖妞依旧没反应,不久,他竟然听见了胖妞轻微的打呼声。

二牛自言自语小声说,你妹的,洞房花烛夜竟然也能睡得这么香。

这时,胖妞转过头,慢慢睁开眼睛看着他,伸手就扇了他一个耳光,边打边说,谁特么睡着了,你木头啊,边上躺着这么个如花似玉的姑娘,你特么自言自语叨咕什么呢?是不是还要我教你啊?

二牛轻轻地点点头小声说,嗯,我不会。

胖妞费劲地从床上坐起来,看着和她之前姿势一样躺着的二牛,骂了句,真是头憨牛。

然后她伸出腿,骑在二牛身上,解开二牛的衣服,又解开自己的衣服,她俯下身去亲吻二牛,二牛伸手挡住她的嘴,说道,小葵花,我可以在上面吗?

不可以,已经给过你机会了,谁让你不珍惜的。葵花像把刀女王一样骑在他身上,拒绝了二牛的请求。

他将二牛的手放在自己肥硕无比的胸脯上,二牛经过她的指引,慢慢进入了状态,觉得洞房竟是如此让人沉迷,他的双手在胖妞的身体揉捏着,两个巨大无比的胸脯绝对让二牛心满意足,胖妞的身体不停地扭动,他感觉到自己身下的深润和二牛坚硬的顶着自己,二牛聚精会神地沉迷在她的两个上,不用过多指引,竟然把玩得如此娴熟,胖妞被他挑逗得欲火焚身,扭动着身体,大声呻吟着。

葵花,我好热,好舒服,好……好大……二牛叫唤着。

胖妞虽然也是第一次享受着男女之事,但是她比二牛开窍早了很多,她转身伸手抓住二牛的下身,迫不及待塞进自己的身体。

啊二牛像是狼一样发出一声绵长又大声的嚎叫。

吓得胖妞赶紧又拔出来,关心得问他,怎么啦,牛牛。

没没没什么,塞……塞……塞进去,舒……服……二牛断断续续说着。,快……快……压死我吧……小……小……葵花。

此时,二牛已经感受不到胖妞压在他身上给他带来的压力了,他享受着胖妞对他做的一切。

胖妞什么也不说,坐在他身上上下晃动着,被二牛紧紧握着的两个胸脯随着身体上下跳动,发出啪啪啪的声音。

伴着他们俩同时到来的**,还有床板发出清脆咔嚓声的断裂,让他们同时从天上回到了人间。

此时满头大汗心满意足抱着婉儿的回春听到咔嚓的声音,立马从床上坐起来,拉着婉儿就往床下跳,快跑,地震了。

婉儿捂着嘴偷偷笑着,指了指对面。

回春顿时明白了,奸笑着说,二牛可以啊,惊天动地啊。

胖妞和二牛猛然回过神来,发现从中间断裂的床板把他们兜在床中间,像是被网住了一样。

胖妞压在二牛身上小声说,舒服吗?

二牛点点头,舒服,太他妈舒服了,比吃了二斤牛肉还舒服。

胖妞弹了弹他软趴趴的小弟弟说,你就这么点出息了,就知道吃,吃你大爷。

二牛把头埋进胖妞的两个胸脯中间,娇气地说,吃牛肉哪有吃人肉舒服哦。然后是一阵猛亲。

两人不顾断裂的床板,在胖妞的挑逗下,又来了一场。

然后相拥而睡。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