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的蛋蛋

</script>谢朝阳退位,谢清岚继任成为七星楼楼主之后,之前谢朝阳用来处理公务的书房,自然也一并归了他使用。m..com 乐文移动网

说实话,得知苏砚出现在北斗星楼的直接统治范围的时候,谢清岚是有些惊讶的,虽然距离他收到玉剑山庄请帖,已经过去了九个月,但是请帖送来的时间,可并不是玉剑山庄新任庄主继任的时间。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苏砚退位应该才只有三个月吧?三个月的时间,从玉剑山庄到七星楼,他也算是够拼的了。

不过这些许地感慨,并不足以令谢清岚改变主意,因此他马上就下令放行。他才不会在这种地方为难苏砚,这也她对不起他们的“交情”了,他可是为苏砚准备了一份大礼,不过前提是他能够独自走到北斗星楼的大门口。

苏砚果然没有让谢清岚失望,一天之后,他就接到了下人的通报。

“让他进来,带到正厅去。”谢清岚头也不抬地吩咐道。北斗星楼当然是有正厅的,而且还是每层一个,身份不同,可以进入的楼层不同,所能够享受的待遇自然也不同,谢清岚口中的正厅,当然指的是七楼这一个了。

尽管非常希望苏砚能够死在半路上,可是实际上,谢清岚对于苏砚能够走到这里来,并不意外。七星楼外面的障碍,主要来自毒物、阵法、陷阱和守卫四个部分,守卫方面,他知道不是苏砚的对手,为了避免无谓的牺牲,已经下令放行了,毒物方面,苏砚得了叶清澜的药晶,百毒不侵,自然无所畏惧,阵法和陷阱,对于有研究的人来说,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真正让谢清岚有那么一点吃惊的,是苏砚的速度。就算是熟悉的人,从外围走到七星楼的大门口,也得一天的时间,可苏砚明明是第一次来啊!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也太快了吧!

谢清岚的疑惑并没有维持多长时间,等他真正见到苏砚的时候,就什么都明白了。

“苏庄主大驾光临,不知道有何见教?”谢清岚一边说着场面话,一边暗暗吃惊。

没想到时隔多年,再次见到苏砚,他的武功已经如此深不可测,以前苏砚的武功虽高,内力虽强,可谢清岚至少还能够感知到自己和对方的差距,可是这一次,甫一见面,他就发现苏砚虽然坐在那里,可他却半点都感知不到对方的存在,在看到他这个人之前,谢清岚根本就没有感觉到正厅里面有人。哪怕是现在面对面,谢清岚也有一种感觉,就好像自己面对的是一团空气似的。

武功高,内力强的人,能够在比自己弱的人面前降低自己的存在感,这个谢清岚自然是知道的。只是再怎么降低,也是有一个限度的,不可能像苏砚这样,都已经面对面了,还能够让谢清岚感觉不到他的存在。

一般情况下,这只有两种可能,一是苏砚修炼了某些特殊的武功或者是秘法,二就是他的境界已经远远地超过了自己。

谢清岚心里面希望是前者,可是理智告诉他,后者更加有可能!

他的武功可能不如苏砚,但眼力还是有的,仔细一观察,谢清岚就发现,苏砚的举手投足之间,都充满了一种圆融如意的意境,这种感觉,就是在谢朝阳的身上,他也才只是偶尔才能够感受到一次。那也是谢朝阳,不,应该说是所有习武之人毕生的追求!

而现在,他竟然在苏砚的身上看到了,这意味着什么?谢清岚不敢再想下去了。

苏砚并不知道谢清岚心里面的惊涛骇浪,就算是知道了,他也不会在意,他来这里的目的就只有一个,那就是叶清澜!

他是这么想的,自然也就这么问了,“阿妍在哪里?”过去的十几年,执掌玉剑山庄的时候,他就算是心里面不喜欢,也不得不去算计,去玩一切他不愿意玩的手段,现在,好不容易放下了那让他窒息的一切,苏砚不想再和谢清岚兜圈子了。

谢清岚嘴角的微笑略微僵硬了一些,旋即试探道,“以苏庄主如今的……,难道还在意这种世俗小事吗?”

苏砚闻言眉头一皱,谢清岚只觉得周围的空气就变得紧张起来了,之后才听他说道,“阿妍对我来说,从来都不是小事,更加不能用‘世俗’二字去形容,她就是我的一切!还有,我已经不是玉剑山庄的庄主了。”

谢清岚直接忽略了苏砚的后半句话,冷笑道,“她是你的一切?那玉剑山庄又是你的什么?你是为了什么放弃了你的‘一切’的?”

苏砚沉默片刻,才道,“那是我的责任!”

“啪啪啪!”谢清岚讽刺地给苏砚鼓了鼓掌,“说得可真好!”不等苏砚说话,又继续道,“你是哪里来的自信,姐姐一定会等你的?”

“我相信她。她也相信我。”苏砚说道。

“所以这就是你肆无忌惮地伤害她的理由了吗?”谢清岚这话,几乎等同于是在挑衅了。

苏砚却并没有生气,在这件事情上面,不管有多少理由,他伤害了叶清澜总归是不争的事实,所以也由得谢清岚挖苦,这本来就是他应该承受的。

“我并没有想过要伤害她。”苏砚说道,“等见面以后,我会亲自向她解释。”

谢清岚的嘴角扬起一抹讽刺的弧度,“你就这么确定,她一定会原谅你?”

苏砚认真道,“原谅不原谅都没有关系,反正以后的日子,我都会陪在她身边。”

谢清岚讽刺道,“苏庄主说的话,的确令人感动,可是我不得不告诉你的是,你来晚了。”

“来晚了,是什么意思?”苏砚的目光死死地盯着谢清岚,一字一顿地问道。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谢清岚顶着压力说道,“苏庄主不觉得奇怪吗?以姐姐对你的感情,你都来了这么长时间了,姐姐她为什么还没有出现?你该不会是以为我把消息瞒下来了,没有通知她吧?”

苏砚沉默。他方才的确是这么想的!

谢清岚见状继续说道,“从你们上一次在玉剑山庄见面到现在,有十三年了吧?要是再加上之前的日子,她前前后后,等你等了也有二十年了吧?一个女人,一辈子有多少个二十年?而她呢,把这一辈子最好的时光,全部都用来等你了,你凭什么就这么理所当然地让她等下去?”

苏砚的双手紧握成拳,“她在哪里,带我去见她!”

谢清岚被苏砚那一双仿佛在燃烧的红眸吓了一跳,不动声色地移开目光,说道,“我不是说过,你来晚了吗?”

“我不信。”苏砚道,“她答应过我的,我不相信她会不守承诺。”

“她的确是很想一直等下去,但是有些事情,不是她想就可以的。”谢清岚叹息一声,说道。

苏砚心中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不!不可能的。如果是那样的话,他倒宁愿叶清澜不守承诺了,至少那样,她还是好好的。

谢清岚定定地看了苏砚好一会儿,才站了起来,往外面走去,“罢了,你跟我来。”

苏砚马上起身跟上。

谢清岚带着苏砚下了楼,往七星楼的后山走去。

苏砚注意到,两个人一路走来,越走越偏僻,直到走上了一个小山坡,谢清岚才停了下来。

“就在这里了。”谢清岚说道。

其实不用谢清岚说,苏砚就已经看到了不远处的那一方墓碑。

“什么时候的事情?”苏砚问道。

“就在半年前。”谢清岚道,“姐姐的身体,自从……之后,就每况愈下,直到半年前,终于支撑不下去了。”

“为什么?”苏砚哑着嗓子问道。

“为什么?为什么你不是应该最清楚的吗?你以为自己是怎么才活到今天的?你以为她是怎么治好你的?”谢清岚冷笑着看向苏砚,旋即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我忘了,你当然是不知道的,因为她从来都不会告诉你!”

“没关系!她不愿意说,我来说!”谢清岚的一字一句,都好像是刀子一般刮过苏砚的心,“其实她生叶苏的时候,是早产加难产,当时差一点就活不下来了,是舅舅,是舅舅把她炼制成为了药人,才保住姐姐一条命。可即便如此,她也过了三年生不如死的日子,中域的战场上,你以为她坐轮椅真的只是在示敌以弱吗?”

“后来因为你做的好事,姐姐为了救我,几乎放掉了身上一半的血,这个你也不知道吧?”

“在玉剑山庄,你以为她是怎么救的你?因为她把自己的药晶给了你,你知道药晶对于一个药人意味着什么吗?”

“当时发生了什么,别告诉我你一点也不记得了!她一夜白头,怀着孕长途跋涉,回来没几天就又早产,而且还是难产,要不是靠着舍利子的奇效,恐怕就要一尸两命了。”

“后面这十几年,她都是在病床上渡过的,等你等到死,都没有等到你!”

“而你呢?这十几年,你在干什么?大权在握,意气风发,苏庄主,你还得意啊!”

谢清岚说的这些,虽然有夸张的杜撰的成分,可也确实是他内心最真实的想法,他看苏砚不爽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为叶清澜不平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不趁着这个机会好好地出了心头这口恶气,都对不起他好不容易向叶清澜争取来的这个机会!

“你说得对。”苏砚耳边听着谢清岚的指责,不由自主地闭上双眼,可眼泪还是忍不住一滴一滴地落下。

谢清岚刚想讽刺两句,却发现苏砚的眼泪竟然带上了不正常的红色,刚开始还只是淡淡的红,到了后面,这红色竟然越来越浓,这……这分明就是血泪啊!看到他这个样子,不知道为什么,谢清岚到了嘴边的难听话一时之间竟然说不出来了。

“现在这副样子,给谁看哪?”过了好半天,谢清岚才小声嘀咕了一句。见苏砚一直流泪不说话,才有些急了,“喂,你的眼睛不想要了?”

倒不是他有多么关心苏砚,只是这件事情若是被叶清澜知道了,少不得要埋怨他,而且苏砚的眼睛万一真的出了什么问题,到时候为了给他治疗,叶清澜指不定又会做出什么傻事来。谢清岚可不想再看到她折磨自己了。

苏砚回过神来,惨然一笑,“眼睛要不要,又有什么关系呢?”

想到这里,苏砚的心中不由一阵激荡,内力控制不住得四散开去,使得周围的树木一阵摇曳,落叶都被绞成了粉碎。

谢清岚被这股劲风震得忍不住后退两步,骇然地看着苏砚的背影。他现在到底是什么境界?!难道他已经……

还不等着谢清岚继续想下去,苏砚便已经收敛了全身的气势,就连那两行血泪,也强行止住了,只剩下脸上、衣服上的血色痕迹还能够证明它们的存在。

苏砚上前两步,蹲下身去,轻轻地抚摸着墓碑上面的“叶清澜”三个字,头也不回地对谢清岚说道,“劳烦谢楼主派人在这里为我搭一个木屋,以后我就在这里陪着她。”

谢清岚闻言忍不住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只差一步,你就可以……了吧?这么做,值得吗?”

苏砚背对着他,说道,“哪里有什么值不值得?只有愿不愿意罢了。她等了我那么多年,为我付出了那么多,现在,也该轮到我了。”

“不去见见你的孩子们吗?”谢清岚问道。

苏砚摇了摇头,“不了,以后再见吧。现在我只想和阿妍一起待一会儿。”

“随你。”谢清岚说完这一句,就离开了。

“还不出来吗?”等到谢清岚离开了之后,苏砚才温柔道。

话音落下,树林里面一片寂静。

苏砚站起身来,目光直直地看向了一棵大树,声音略带无奈,“还没有玩够吗?一定我去请你出来吗?”

“你都知道了?什么时候发现的?”大树的后面传来一阵苏砚熟悉的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苏砚才完全放松下来,说道,“一开始就发现了,不过那个时候我不知道是你。直到谢清岚刚才说到我的眼睛,你探头看了一下吧?我才确定的。”那一刻,他突然内力爆发,就是这个原因,苏砚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还以为那是他的幻觉,直到后面再三确定了大树后面的那个人确实存在,他才猜到了事情的缘由,由衷地感谢上苍。

“不生气吗?”那个声音的主人,也就是叶清澜,还是没有从大树后面走出去,就这么和苏砚交谈。

苏砚也不管叶清澜能不能看到,直接摇了摇头,说道,“我不会生你的气,而且这么多年了,你怨我也是应该的。”

“我不怨你,你不要相信阿朗的话。”叶清澜在大树后面,说道。

“我知道。”苏砚说着走到大树跟前,目光仿佛能够透过树干看到另一边的人。

“我不年轻了。”叶清澜似乎是察觉到了苏砚的声音就在自己身后,说话的时候忍不住带上了一丝紧张。

“我的年纪比你更大。”苏砚的红眸之中闪过一抹笑意,说道。

“我不漂亮了。”

“我也会变丑。”

“我的头发都白了。”

“刚好我也是,说明我们俩是天生一对。”

“我不温柔。”

“你如果真的能够任性一些,我反而高兴。”

“我的武功不好。”

“刚好让我来保护你。”

“我不懂琴棋书画,诗词歌赋。”

“我懂就好了。”

“我以后不能再为你生儿育女了。”

“没关系,我们已经有两个孩子,足够了。而且讨人厌的小鬼少一些,你也可以多把注意力放在我的身上。”

“我想出去看看。”

“我陪你。”

“可是我不喜欢走路。”

“我背你。”苏砚说着绕过大树,来到叶清澜面前,眉眼之间全是笑意地说道。

“你怎么突然过来了?”叶清澜被他吓了一跳。

苏砚低头在叶清澜的额头烙下一个轻吻,半是揶揄半是认真地说道,“我觉得已经让你等了够久了,所以以后的日子,我应该主动一些。”

叶清澜早已经过了动不动就脸红的年纪,见状也只是笑道,“好啊,那我就来看看你要怎么主动?”

苏砚低下头,认真地说道,“首先第一条,我们成亲吧!”

叶清澜怔怔地看着他。

苏砚歉然地笑了笑,“我还欠你一个婚礼,不是吗?”

叶清澜猛地扑入苏砚怀中,泪水染湿了他的衣襟,久久说不出话来。

“那么,你愿意吗?”苏砚紧紧地抱着叶清澜,在她耳边说道。

叶清澜重重地点头。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