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两个少妇女邻居

我把自己的内衣脱下来撕成碎条,用来给阿九扎止血,为什么要撕自己的内衣呢?是因为这里只有我和阿九两个人,如果不撕我的,难道我还要去撕她的么?如果真的这么做了,千佛山就会成为我的坟墓。我又不傻,怎么会去做那么二的事情。

等我把阿九后背的伤包扎好,阿九穿上外套转过身来时,我注意到她的嘴唇呈褐色,我在天机道上看见过,这是被煞气所伤所导致的。

“你的嘴唇?”我惊呼道,被煞气所伤可不怎么好医治。

“被煞气所伤,我已经压制住了煞气,暂时没什么大事。”阿九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小瓶子,从里面倒出一枚红的的药丸,吞下去后脸色稍微有些好转,不再像刚刚那样煞白。

我有些纳闷,出来玩阿九也会带着些跟游玩毫无关系的东西么?

“扶我起来,我们去追他们吧。”阿九口中所说的他们指的是老郑一行人。

“他们会在七煞锁魂阵的地方等着。”我搀扶起阿九,向着洞穴深处走去。还时不时的回头,确认一眼厉鬼还在不在。阿九给我的通明符早就没了功效,我们俩就在昏暗的洞穴里那么走着,我能听见她的心跳声,有那么一瞬间我竟然很享受这样子。

“这是怎么了,你不就去撒泡尿么?”老郑正坐在七煞锁魂阵阵前的一块碎石上,看见我搀扶着阿九颤颤巍巍的走来,急忙上前搭把手扶着阿九的另一只手关切的询问道。

“有一条树藤掉了下来,砸到我了。”正当我不知道怎么跟老郑解释的时候,阿九随便编了一个能说的过去的谎话糊弄一下。毕竟厉鬼的事情还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你们看,又亮了!”

“这里面肯定有宝贝。”

“是啊,没准这地下洞穴就是一座古墓,说不定这里面埋着些什么价值连城的宝贝呢!”

石门后面时不时传来的红色光芒,引起了大家的阵阵猜想,一时间笼罩在心间的恐怖气氛竟,竟被对石门后面红色光芒的好奇,冲的烟消云散。不得不说人有时还真是个奇怪的生物,前一秒害怕得要死,一点新奇的东西就能让他们暂时忘掉令人恐惧的东西,要不然怎么打一巴掌给一个甜枣的手段屡试不爽。

“你们快来看,这石门上有东西。”靠在石门附近通过石缝想要往里看的同学,在石门的右下角看见一个符号惊呼出声。

这句话一出口就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就连我也不免好奇想要看看到底是什么。

“这是?”老郑看着是门上的符号皱眉,老郑虽然使我们班任平时嘻嘻哈哈,没什么特长,可他福气好娶了我们学校考古系的教导主任,听说年轻的时候可是学校的一枝花,也不知怎么的就看上老郑了。其实我想说的是,老郑的老婆不仅人长得漂亮,而且在考古方面还颇有建树,发表过的论文就有十篇之多,地地道道的一位才女。老郑平时也就耳濡目染对这些懂不少。

“是具有文字意义的象形文字。”老赵终于想起在老婆的一篇关于文字的论文里见过这些文字,惊呼道。“而且不像是后刻上去的,这些刻痕应该就属于那个年代。”

虽然我不懂,什么文字考古,但是具有文字意义的象形文字还是听过的,这种文字要追溯到四千两百年前到四千七百年前的黄帝时代。听到老郑这么说,我不免有些惊讶,但更多的是害怕,真是很难想象这石门之后镇压的东西会跟黄帝时代有关系。真的很难想象这里一顿困不住里面的东西,会有多严重的后果。

我把我知道的所有信息大概在脑海中顺了一遍,终于想明白这个千佛山的大概由来。黄帝时期不知道哪位大人物,在这里借着龙脉的力量镇压了一个难以想象的恐怖存在,可能那个时候这里还不叫千佛山。随着时间的推移,又一位佛家的前辈高人,发现了千佛山下的秘密,很有可能就把千佛山打造成如今的模样,并把轮廓造成坐鳌巨佛,为千佛山里镇压的东西又下了一层封印。再后来一位茅山的道士路经此地,也看出了千佛山的不寻常,就在石门外布了七煞锁魂阵,并用三重阵为已经损坏的龙脉灌输能量。争取延缓镇压的东西突破封印的那一天。从七煞锁魂阵来看,这位茅山道士虽然比不上前两位,但是道法也足以傲视天下了。

那坟墓里的无数厉鬼怎么解释,难道这座石门被佛家的高人打开过,并在里面放了无数的厉鬼,而他这么做的目的,也许只有到石门里面才能知道缘由。

我看着透过石门缝隙中映射过来的红光,大脑一片空白,有时候无知其实也是一种幸福。

这些都是猜想,具体是怎么样,还是要到石门里面去。眼下最重要的任务还是要从这里出去,大家在地下呆了快有五个小时,也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

“这不是我们现在应该考虑的事情,有命出去再研究里面是什么东西吧?”我拍了拍还在震惊中没缓过神的老郑说道。

老郑听到我说的话后,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收拾收拾心情对着大家伙说道“我知道大家都累了,但是不要灰心,成功都是留给坚持的人的,我们大家一定不要放弃任何一丝希望,说不定幸福就在下一个转角处。”

老郑再一次说了遍鼓舞人心的话语,随后一行人又踏上前行的路程。往洞穴深处走,因为没有了荧光石我们又陷入黑暗之中。老郑在前面带路,我搀扶着阿九走在队伍的后面,虽然她吃了颗那种红色的小药丸,脸色恢复了许多,可身体还是很虚弱,要不是我搀扶着,也不知道摔了多少次,我知道被煞气所伤事件很严重的事情,可我只是在天机道上瞥了一眼,并没仔细看被煞气所伤的后果,和治疗的方法。阿九说煞气被他暂时压制住,但我看来事情并没有她所说的那样简单。

一路上就这么走着,并没又发生什么,只是越往洞穴的深处走,洞穴就约潮湿,甚至有好几次,洞穴顶上的水珠低落到我的脸上,一开始我只是以为洞穴里的温度湿度要强过通道,可是在水珠滴到我脸上几次之后,我就不这么想了。

“老郑!老郑,停下。”我大声叫住领头的老郑,示意他等一下。等我扶着阿九走到他身边才说道“你发现没,这里跟外面有些不一样。”

“哪不一样,都是黑咕隆咚的,这不和之前一个样么。”很显然老郑什么也没发现。

我真想给老郑一个飞踢,大家伙怎么会让你带路,就算真的有活路也会被你错过。“你听!”

说罢,老郑就认真聆听起来,这么做的还有大伙,因为他们也不知道我发现了什么。一时间通道里鸦雀无声,只有洞穴顶端上偶尔的落下来的水滴,所发出的‘滴答、滴答。’的声音。

“是水的声音。”老郑听出了我所说的不寻常。“可这又能说明什么。”

我低头想要找块石头,拍死你丫的算了,山大怎么会让你这么差劲的人当老师,还被我们遇到。“这么多地方再往下滴水,而且越往洞穴深处走,这种现象就越严重,这说明在我们现在所处的地方有水。”

你看,我伸手接住一滴落下的水滴继续说道“只有两种可能会有水,一是我们附近有条地下河,不过这种可能性不太大,地下河一般会在地底深处,从我们落下来的高度看不太像,毕竟要达到那高度,我们十条命也都摔死了。另外一种可能就是这附近本来就有水。”

“龙泉洞”老郑突然明白了我的意思,脱口而出。

“对,千佛山唯一一处有水的地方,我们现在只要找到水,通过水就能到龙泉洞,我们自然就能离开这里。”我把自己的猜想全部说出来,并且对这个猜想抱有很大的信心,没准这就我们能离开地下的唯一方法。

千尺高涯万树林,时时洞口老龙吟。

不知几夜清秋雨,并做龙泉一水深。

看来这龙泉洞也并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很有可能它就是外界连着地下的出入口,可是我们要怎么才在地下找到水呢。事到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那我们现在应该往哪走?”老郑征求我的意见。

“当然是继续往前走了,难道还要回去。”我回应道,事到如今只能往前走,并不能退回去,虽然阿九并没有说那只厉鬼怎么样了,可我觉得阿九收服它的可能性不太大。要是厉鬼一直守在岔路口等我们回去自投罗网,可就没人能治得了它。

凭我的直觉,我觉得很有可能那条通道的尽头很有可能有水,但是现在没办法回去印证,也就只能希望,这洞穴的深处也有水吧。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