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与公拘交的视频

“好了,不用想了,我知道这个字是什么了。”江柳突然对着张佳纤说道。

“你认识这个字?”张佳纤问道。

江柳点点头,接着又摇了摇头:“说不上认识,我是猜的,你看这些线条。”

他指着竹简上的一幅丹炉图,这幅丹炉图是众多周围有着线条的丹炉图其中的一幅,也是线条走向最简单的一幅,线条从左至右围着丹炉绕了一圈。

“你们觉得这些线条像什么?”江柳问道。

张佳纤摇了摇头。

“像什么东西的运动轨迹吧。”刘胖子说道。

“什么东西?”江柳再问。

刘胖子也摇了摇头。

“你们看这个字像不像繁体字的‘气’?”江柳重新指着那个字问道。

“你是说这是一种气的运行图?”张佳纤反应很快,马上就猜出来江柳要说什么。

江柳点点头说道:“我也是猜的。”

“确实很像气字。”张佳纤又道:“可是这是什么气?是热气?还是草药挥发产生的气?难道让这些丹炉里的气按照图上的方式运转起来就能炼出丹来了?问题是,怎么能控制这些气呢? ”

张佳纤一下子提出了很多问题,而这些问题就连江柳都还没有开始去考虑,即使这上面的字他们都能看懂,但似乎这里面提到的很多东西也不是他们这时代的人能搞得明白的。

他和张佳纤想的有些不一样,他没有觉得这个气字指的是丹炉里面产生的气,他在想这个气会不会与他悟出来的那篇道经有关,如果这个气指的是人体的气,那这上面提到的东西可就有些意思了。

不过问题是,即使这里的气真的与道经有关,他也没办法知道怎么能让身体里的气外放出来,还绕在丹炉上,这更加不可能了。

江柳无奈的摇了摇头,感觉是不是自己有点想多了,或许这东西真的像张佳纤所说,只是热气或者药物挥发的气体吧。

他刚要抬起头把手里的竹简合上,可紧接着他突然觉得自己的脑袋有些晕,他赶紧去看张佳纤和刘胖子,只见这两个人脸色都有些变了,眼睛直勾勾的,身体直摇晃。

江柳觉得有些不妙,因为说到底他们所在的这座木屋应该并不是真实存在的,不管是幻境也好,还是梦境也罢,控制这里的肯定不是他们自己。

但他想不明白的是,这晕眩的感觉是什么意思,他们也没碰什么不该碰的,看些不该看的东西。难道是与时间有关?他们进入这里已经到时间了?可他们的感觉也不像是要把他们送出去的意思啊,虽然晕可脑袋里却并没有之前那种昏睡的感觉。

张佳纤和刘胖子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已经有了些惨白。

“这他娘的是要人命啊,在这么晕,我都快吐了,哇!”刘胖子话才说完,突然就弯下了腰,嘴里正往外吐着酸水。

江柳已经不敢再瞎寻摸了,不看还好,这一看他胃里也开始不舒服。

“哐当”一声,他感觉刘胖子似乎已经倒在了地上,他想去看看情况,可发现在自己眼前已经是一片片的黑,想转头已经都转不了了。

他赶紧把眼睛闭上,虽然闭不闭其实差别不大,但是这样让他觉得舒服点。

他憋住了气,尽量努力控制住自己的脑袋,并且开始回忆那篇道经。

他不知道这么做有没有用,但是这晕眩感出现的奇怪,他甚至不知道天旋地转的是他自己,还是这座木屋子,但这里既然与天清观有关,那至少看在自己悟出了一篇道经的份上,眩晕感赶紧停下来吧。

道经一遍又一遍的在江柳的脑海里重复出现,他已经没有心思再想从经文中悟出些什么东西,他只是希望这么做能舒服一些。

似乎有些效果,虽然脑袋里还是很晕,但江柳的胃已经不再那么难受,他试着小心的睁开了眼睛,眼前已经不再是一片黑暗,能看的出来,他们此时还是在木屋里。

他尝试着微微转了下身,想看看周围的情况,看看张佳纤和刘胖子怎么样了。

视线里隐约的看到了一个人影,一袭白衣的女子背影,可以肯定的是这人绝对不是张佳纤。

江柳正努力的抗拒着晕感,想看清楚那女子是谁,不知道从哪里却来了一阵风,巧之又巧的吹开了女子散在身后的头发。

头发散开的时候,那后面的景象是江柳无论如何也是没有想到的,一瞬间的恐惧甚至战胜了眩晕感,让他有了短暂的清醒。

没错,眼前的景象再清晰不过,那女子背影的后脑勺上是一张长满了尸斑的脸,恐怖到让人窒息。

原本该是眼睛的位置,只有两个黑窟窿,而那殷红的嘴唇正咧开着对着江柳在笑。整张脸看上去好像阴冷的面对着江柳。

风过去,头发重新落下,那张脸消失在头发后面,虽然看不到,但江柳脑袋里的景象却定格在了那张脸上。

眩晕感重新袭来, 他本来已经顾不上那道背影,却没想到最后闭上眼的一瞬间,那背影却倒退着向他走了过来。

是倒退吗?可如果对于那张女尸般的脸来讲,却又不是。

江柳想躲,可却发现很难控制住身体,努力很久也才跌跌撞撞的往前移动了一两米,他在去找张佳纤两人,却不知道这两个人已经去哪了,整间木屋里只剩下他自己。也许这么说不对,因为还有那后脑勺上长着尸斑脸的女子。

他在跌跌爬爬中偶然间看到了从外面射进来的阳光,打在女子的身上在木质地面上留下了一道侧影。

侧影很明显能看的出来,女子的正面凹凸有致,鼻子嘴巴都很明显,她真的有两张脸,只是不知道那正面的那张脸长得什么样子,会不会也像背面的这张那么吓人。

念头一闪而过,江柳感觉中知道,这女子不像是个活人,即使他有什么驱尸降鬼的本事,在这种状态下也完全施展不出来,他并不是一味的在逃跑,只是想有些时间去研究清楚眼前的这女子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