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劲真大用力再深点

沈|醉慢悠悠的走到了林傲峰的跟前,眼角的余光瞄了一眼铺在桌上的地图,说道:“晨曦老弟,现在中条山除了gcd的部队外,也就剩下一些土匪了。其他的部队估计早就已经跑光了。光凭你手下这些部队,想要守住中条山恐怕不太可能。我建议你还是趁日军的包围圈还没有形成,带着你的人跳出中条山。”

林傲峰嘴角微微向上一翘,双眼目不斜视的盯着地图,说道:“你来就是为了说刚刚的那番话?!如果是,你的目的达到了,你可以离开了。”

沈|醉听到林傲峰的话,就像最爽的时候,一只苍蝇飞进了他的嘴里一副苦瓜脸,看着林傲峰,说道:“晨曦老弟,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好心好意的千里迢迢的来你这里,可不是来给你泼凉水的。”

林傲峰直起身,扭头看向了沈|醉,抬起右手,伸出一根手指,捅了捅沈|醉的肩膀,说道:“你小子狡猾狡猾地。有几句话是真的,只有你知道。”

“师座,怎么打,你就直接下命令吧!我们保证让鬼子有来无回!”林傲峰的话音刚刚落下,周围的军官异口同声的叫嚣起来。

林傲峰转过身扫视了一圈在场的人,神情严肃的说道:“弟兄们,此次会战说句难听的话,很有可能是我们成军至今的最后一丈。我林傲峰不是一个不顾念情谊的人。那些人想走,我也不拦着,趁现在小鬼子的包围圈还没有合上,立刻给老子滚,有多远就滚多远。如果战役打响了,还有谁让我撤退,动摇军心,老子点了他的天灯!”

“师座,弟兄们没有一个孬种。要生,我们一起生;要死,我们一起死。”听到在场军官们的话,林傲峰微点了一下头,然后动作麻利的把计划布置了下去。随后林傲峰写了一封信交给了沈醉。

沈醉拿着信片刻不停,立刻返回了重庆。数天后,大量的弹药通过各个渠道运到了中条山。林傲峰他们在准备,同样小鬼子也在准备。五个师团的日军把中条山围了起来。半个月后,日军终于安奈不住向中条山发动了第一轮试探性进攻。

打了两天,日军前前后后差不多损失了将近一个师团,但是连新编第八师的影子也没有看到。面对这样的结果,整个日军华北方面军司令部都惊呆了。在新编第八师手里吃了大亏的日军,丝毫没有停止进攻的意思。又从其他地方挤出了一个师团又一个旅团的兵力,配合原先剩下的兵力,再次向中条山发动了进攻。

日军调动如此多的兵力进攻中条山,使得日军其他地方的防守兵力捉襟见肘。八路军抓住了这个机会对防守空虚的日军所占领的城镇发起了进攻。短短的数天时间内,日军多个城镇相继失守。

“报告总司令官,东京大本营急电!”

刚刚抵达前线的日军华北方面军总司令官寺内寿一大将接过了侍从递过来的电报,快速的看了一遍电报的内容,神色凝重的对周围的军官说道:“诸君,天皇陛下谕令,让我们不惜一切代价全歼新编第八师,占领中条山!”

“嗨依!”在场的军官异口同声的的应了一声。

等军官们散去,筱冢一男走到了寺内寿一的身边,说道:“总司令官阁下,这段时间八路军十分活跃,我们控制的很多城镇都被他们占领,而且他们已经威胁到了我们的运输线。总司令官阁下,我建议从中条山战场抽调一个师团的兵力,围剿八路军,确保运送线的安全。”

寺内寿一说道:“筱冢君,先让那些八路去开心一段时间吧!再过一段时间,将会从朝鲜和满|洲各再抽调一个师团过来。到那个时候再收拾那些可恶的八路军也来得及。”

与此同时中条山,新编第八师师部。

刘长生拿着统计报告走到了林傲峰的身边,说道:“师座,这是刚刚统计出来的。目前我军伤亡已经接近三分之一。如果再这么打下去,用不了多久,我们将全军覆没。另外刚刚得到可靠的消息,日军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寺内寿一到了太原,亲自指挥日军进攻我部。”

“吆喝?!”林傲峰笑着说道:“我没有去找这个老鬼子麻烦,他居然不知死活送上门来。那么我就好好的招待一下这个老鬼子。”接着问道:“特战队现在到了什么地方?!”

刘长生回答道:“曹勇、清泽两组人已经潜入太原,其他几组也已经到达了指定的位置,随时可以对日军发动进攻。”

林傲峰说道:“立刻命令他们向各自目标发动袭击。告诉他们不管成功与否,天亮摆脱跟日军的接触。”

刘长生接着问道:“要不要让他们回来?!”

林傲峰摇了摇头说道:“暂时不用他们回来。让他们像孙猴子钻进铁扇公主的肚子里一样,尽情的闹腾!我要让小鬼子首尾难顾。”……

时间一天天的快速流逝,转眼七天过去了。离林傲峰手下的特战队进攻日军各重要目标已经过去六天了。日军的指挥机构虽然遭到了特战队的重创,但是进攻中条山的日军像是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一样,反而进攻变的更加疯狂。

重庆,老蒋办公室。

“委座,这是中条山方面的战报,请您过目!”王世和把刚刚收到的战报放到了老蒋的桌上。

老蒋拿起了战报,边看边问道:“世和,你觉得中条山战役,最后我们能胜吗?!”

王世和回答道:“委座,不管最后结果怎么样,中条山之战,打出了我们中**人的骨气。打出了我们中**队的威风。目前国际社会因为这一战,对我们有了很大的改观。”

老蒋打断道:“这些虽然都是好事,但是我心疼啊!新编第八师,都是百战余生的老兵啊!”

“咚、咚、咚”老蒋的话音刚刚落下,敲门声响了起来。

老蒋向王世和使了个眼色,王世和心领神会的走到了门边,打开了门,看到站在门口的戴笠,扭头说道:“委座,戴笠来了!”

老蒋说道:“让他进来吧!”

王世和让开了路放戴笠进来后,走出了老蒋的办公室,顺势关上了门。

戴笠快步走到了老蒋的面前,说道:“校长,好消息!林傲峰手下的特战队袭击了太原。日军华北方面军总司令官寺内寿一大将重伤,第一军司令官筱冢一男也受了上,目前由第一军副司令官鬼冢太郎指挥。”

“哦?!”老蒋眼睛一亮,嘀咕道:“这真是一个好消息!”接着问道:“雨农,你觉得中条山还能坚守多久?!”

戴笠回答道:“校长,别人指挥这场战役我还能猜出一二。但是林傲峰,我真的猜不到。”

老蒋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说道:“立刻给林傲峰发电!告诉他,你部已打出国|军之威风。已改变国际社会对我们之看法。中条山能收则守,如果坚守不住,在必要的时候可以放弃中条山!”

“是!”戴笠应了一声,离开了老蒋的办公室。

过了大约半个多小时,林傲峰收到了戴笠的电报,看完电报的内容,林傲峰把电报烧了。然后拿起了放在办公桌上的武器,对刘长生和董建国说道:“老伙计,打到现在虽然大多数主要阵地还在我们的手上,但是我们手上的兵力也没有多少了。现在也该我们上场了。”

刘长生说道:“师座,难道你准备现在就把预备队调上去?!”

林傲峰点了点头,说道:“是的!现在已经到了决战的时候。”说着林傲峰指着地图说道:“不久前得到的情报,日军已经从朝鲜和满|洲调了两个师团过来。我要趁他们的增援部队没有到来之前,跟眼前的日军做最后决战。”

听到林傲峰的话,刘长生和董建国两人对视了一眼,三人互道郑重后,三人分头离开了指挥部,带着预备队向各自的阵地赶去。……

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所有的人都在庆祝港岛回归的时候。清楚一架波音737客机缓缓地降落在了太原机场。一个八十多岁的老人在两个青年的搀扶下从里面走了出来。一群老人迎了过去,各个都十分激动的冲着老人叫道:“师座!”

老人看着站在面前的人,笑着认着在场的每一个人:“你是曹勇;你是清石;……”

“师座,我们两个来晚了!”听到声音老人抬头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笑了起来说道:“刘长生、董建国?!老伙计,你们来的不算迟!”

刘长生说道:“师座,车在外面。我们先到酒店休息一下,再好好的聚聚!”

林傲峰说道:“不用去酒店了,我现在就想去中条山。去看看那些长眠在那里的伙计!”

刘长生和董建国对视了一眼,相互点了点头,董建国说道:“好!我们现在就去!”

一行人离开了机场,上了停在外面的大巴,直接上了高速,向中条山方向赶去。坐在车里,林傲峰看着窗外的景色,不自觉的回想起了当年那一仗,脸上露出了淡淡地笑容。

—全书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