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强制公开调教虐女

“好了好了。”佐町说着站起来,转身看着绪方,结果看着他这个反应。

“你怎么……”

绪方后退着直到重新坐下,对着佐町摆摆手。

“这是你族的族纹?”

“嗯。”

“确定没画错?”

“废话!”佐町觉得绪方像是在和他开玩笑,可看绪方这样子哪像还有力气开玩笑。

“你到底是怎么了?”

绪方摇摇头,呆呆地看着地上佐町画的族纹。

族纹上闪着绿芒,一片片黑色的物质卷着光边,正在起上空漂浮着。

佐町所说的不一样的效果其实就是这些黑色物质,它们叫做‘残灵’,是滑之鬼一族的守护兽。

残灵普遍存在于世界,但是只有用滑之鬼族人的血加上族纹才能召唤它们现身。其实他们是一种妖灵,能够吸食魔法师的灵能,使目标暂时丧失使用魔法的能力。

问题是现在绪方这状态,总不能是第一次见到残灵被吓着了吧?

双眼失神,黑漆漆的瞳孔里什么也没有,也不会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佐町上前伸手想拍拍他,可绪方一下子站了起来。

“妈的别吓我好么你这是要干嘛?”佐町被吓了一跳,有些难堪。

绪方不理他,径直走向屋子中央的族纹,缓缓蹲下来。

佐町冲上去拉住他的肩膀:“别碰!”

可是已经晚了,绪方苍白的左手已经伸了出去,中指轻轻触到了其中一只黑色的残灵。猛然间,黑色的残灵窜上他的手指,一路爬到他的手臂然后被袖子挡住,也不知去了哪里。紧接着,剩下的残灵也开始疯狂的附向他的身体。

佐町发力将绪方往后拖,发现现在绪方身子沉的不行,而且还有抗拒他的意思。

“疯了么?”佐町大吼:“你会被吸死的!”

绪方不说话,手也没有收回来,直到最后一只残灵消失在袖口,他身子猛地一颤,然后在佐町惊讶地目光下,躺在了地上。

佐町说不话来,只能一个劲儿的摇着地上的绪方,可始终不见他有反应。

“我去,不会死了吧?你说你,是不是傻?都说了不能碰不能碰,你偏不听。这下好了,你挂了,我去哪再找这么好的升官发财的机会?”佐町表情凄惨,突然一只手伸了上来,摸在他的脸上。

“哦哟!没死?”佐町看是绪方的手,高兴的大叫。

“我能那么容易死?”绪方笑着哼了一声:“而且啊,我还得谢谢你呢。”

“谢我?为什么?”佐町扶他到床上去。

绪方躺好:“残灵被我吸收了。”

佐町这边刚松手,一听他的话立马抓起绪方的衣领:“啥?被你吸收了?鬼扯什么!”

“你激动什么?这残灵世间有的是,犯得着和我发火?”绪方看上去还是挺虚弱的,自然经不起佐町这么粗鲁的摇晃。

“谁跟你计较这个。快说,你是什么人!”佐町眼睛里凶光毕露,这还是绪方第一次看到他凶神恶煞模样。

绪方看着他,笑了笑:“真的想听?”

“废话!快说!”佐町拳头攥得紧紧的。

“那你先回答我几个问题,说实话,我现在还有足够的把握说自己是什么人……”

佐町一发力,直接把他按在旁边的墙上,双眼直勾勾的盯着他的脸。

没想到佐町的力气居然这么大,绪方咬着牙,迎着佐町的眼神表示决不让步。

“你要明白,我是随时都能杀掉你的。”佐町语气很轻,透着淡淡的杀气。

“这我知道,那又怎么样?”绪方表示无所谓。

“你没资格和我谈条件!”

“这我也知道。”绪方眼神也不移开,面无表情。

“那就是想死了?”佐町黝黑的脸庞此刻也不再隐瞒什么。漆黑的灵能即刻涌现,像是一股黑雾,瞬间将两人笼罩在其中。

“传说你们滑之鬼的族人是不具有灵能属性的。”绪方还是一脸笑容:“不过那都是骗人的吧?你们不是没有灵能属性,而是只有一种属性!鬼魅之祸!”

黑雾急速变化,在绪方脑袋上空形成了一只黑色的利爪,看上去随时会轻松取掉绪方的脑袋。

“看来我是中了圈套了……”佐町脸上表情难看。

“哈?你还有脸说?可是你主动找我搭讪的好吗?”绪方白了他一眼,全然不管周围情况有多凶险。

“还有啊,你现在杀我,可划不来的。”绪方继续说着:“你想知道我能吸收残灵的原因,但是又不愿意回答我的原因。这样杀了我,你什么都不知道的。我没赚,当然你也一样。”

“可是呢。事情完全不必发展成这样,你只需要简简单单的回答几个问题,我就告诉你你想知道的一切。这是双赢的事情,为什么不考虑考虑?”

佐町手没有松开,绪方依旧被死死地顶在墙上,看上去很不舒服,当然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

沉默许久,佐町缓缓开口:“你先说说看,想知道什么?”

绪方没说话,用手指指佐町的手,示意先把他放下来。

佐町哼了一声,松开了手。

“快说吧,当然我不一定会回答。”

绪方看了他一眼:“好的,第一个问题。滑之鬼一族为什么要隐居起来?”

“我怎么知道?我出身的时候家族就这样,也没人告诉我。”佐町语气急躁。

绪方示意他不要急,急有什么用呢?

“好好好,那我再问你,你们家族还有没有其他的守护兽?或者说还有没有什么像残灵啊之类的妖灵和你们关系很密切的?”

“那很多啊,不是我吹,滑之鬼是唯一能够做到与妖灵沟通并且驯化它们的一族。现在的那些被养起来的妖灵,都是被强行关起来做宠物。其中大多野性还在,遇到凶残点的,保不准哪天就把主人脑袋拧下来当球踢了。”

“具体点,都有些什么妖灵和你族关系密切的?人形妖灵有没有?”

佐町叹口气:“这我哪知道?我家有只冰魄鼠,这就是我唯一接触过的妖灵了。我本来对这些也不感兴趣,而且现在家家户户样妖灵的已经很少了。除了祭祀的时候,平时根本看不到什么妖灵的。”

“什么祭祀,给我讲讲?”绪方感觉抓住重点了。

“想得美,这是我家族的事情,尊重**懂不懂?”

绪方突然好想爆粗口,但很明显那样是没用的。

“还有没有问题?”佐町提醒他。

“最后一个,你们是怎么和残灵结成契约的?”

“你说什么?”

“没有契约的话你们的血怎么会这么管用?一定是和残灵结过什么契约之类的才对吧?”

“不知道,没人和我讲过。”佐町摇头。

绪方点点头。

“好了,该你说了,你到底是什么人?”

绪方嘴角上扬,看着佐町:“佐町,真想知道?”

“废话!快点!”

“好的好的。”

绪方说着,脱掉了上衣,露出了精干的身躯,经过这么些日子,他早已经不是以前那个瘦弱的男孩了。

佐町看了一眼,一下子呆住了。

在绪方胸口,水波一样的纹路,中间是张狂起舞的小人……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