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老师2韩国手机在线

“东方瑾怎么说?”

“跟您预想的一样,说他只是奉命行事,请您不要介怀。还说侯公子与冷少侠他们正在某处住客,安全无需担忧。至于他们什么时候能回来,则完全取决于您。”

“他没说具体要我怎么做?”

“没有。”

“那跟他在一起的高人呢?你可见到了?”

“没有。”

“告诉他,明日午时,醉月山庄,我自会给他们一个满意的结果。”

“是。”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午时,上官无伋应约抵达醉月山庄。在闭门谢客整整三天之后,她终于主动来到人前,打算结束这场闹剧。

诚如邢沐翎所言,此事虽因她而起,但也非她所愿,她大可不必对此负责。只要她一走了之,侯青栩等人自然会回到他们该回的地方。然而她却留下来了。在离开开封之前,她有必要给所有她所在乎、同时也在乎她的亲人们一个迟来的解释。

“唉......掌门师侄,你可算来了!”

让人意外的是,第一个出来迎接她的居然是已经失踪三天的邢燕三。看情形他应该等了有一会儿了,一看到她便着急忙慌地迎上来,皱着一张标志性的苦瓜脸,又是哀声,又是叹气。

”师伯什么时候到的?“上官无伋笑着道,”看来东方瑾还是很讲信用的嘛!我大哥他们呢?“

”我们刚到,他们已经进去了。”

”那师伯还站这儿干嘛?还不快点去见你家老爷子?他可担心着呢!”

“唉......别提啦!原是打算见过掌门师侄便开溜的,偏又遇上了五公子。技不如人,只好随他走一趟。这么一来一回,一时半会儿又走不了喽!”

“师伯既然回来了,为何又急着要走?是为了你口中的小师妹吗?“

邢燕三十分坦率地点头:”自然是为了她。“

”她叫什么名字?为何我在弟子卷宗里没有找到她的记载?而我师父也从没提起过她?”

“她叫诸葛珊,是你师公诸葛修的独生女,虽然她自幼在神刀门生活,却非正式的神刀门弟子,自然没有她的记载。至于你那薄情寡义的师父,哼!除了你母亲之外,他的眼里还容得下谁啊!”

上官无伋失笑道:“这样不是更好吗?她喜欢的人却对她无意,这样你才有机会趁虚而入呀!”

邢燕三长长叹了口气,神情十分抑郁而无奈。

上官无伋饶有兴致地注视着他,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又问道:“对了,师伯那天去找我,有什么事吗?应该不只是为了向我道歉吧?否则您此刻也不会特意等在这儿了。”

邢燕三苦笑道:“掌门师侄聪明绝顶,果然什么都瞒不过你。其实师伯我是有事相求。不过......唉,这件事实在是难以启齿。”

“哦?”上官无伋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您不会是想借银子吧?”

邢燕三不好意思地笑了。眼角的纹路刚随着笑容舒展开来,很快又皱成了一团,叹气道,“我的确想问师侄借样东西,但却不是银子,而是一味仙草。”

”仙草?”上官无伋稍稍一愣,“什么仙草?”

”此草长于海外仙山之中,名为祖洲不死草,又名养神芝,有起死回生之效。“

上官无伋莞尔道:“师伯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我既不是海外神仙,也不通医术药理,您怎么会想到向我寻药?而且还是传说中的不死仙药?”

”自然是听说你这儿有,我才厚着脸皮来问的。“

”哦?听谁说的?“

”这就不便相告了。“

”那又是谁需要这味仙药呢?总不是您自己要用吧?“

“是我小师妹。”邢燕三坦然答道,“她听闻此药不但可以起死回生,更能延缓衰老、永葆青春,所以想要试一试。如果师侄真有此药,还望恩赐一二,我愿结草衔环、肝脑涂地,以报此恩。”

“师伯可真是情圣啊!为博美人一笑,连亲人、性命都顾不上了。”上官无伋失笑道,”我原本还觉得奇怪。您都离家二十年了,想必早将父亲兄弟抛之脑后,怎么这么巧,偏偏在我大嫂出嫁之前赶回来了?原来是为了这个啊!您一定是听说她要嫁给我大哥侯青栩,所以才回来参加婚礼的吧?可怜我师伯公还以为你终于浪子回头,心里不知怎么开怀欣慰呢!”

提到邢老爷子,邢燕三暗暗垂下了头,叹道:“承天府血案之后,你行踪成谜,我只能来开封碰碰运气。”

“人您倒是碰上了,但您打算拿什么跟我交换呢?就凭你这个人和这条命吗?”上官无伋依然微笑着注视他,笑容中多了一丝特别的意味,悠然道,“恕我直言,您似乎没有什么可以打动我的。论武功,您不如邢燕天和王七,更别说我师父冷宸风了;论忠心,您更是当着我的面先后出卖过两位金主。就算我手中真有不死仙草,又真的大发善心,也应该把仙草送给急需救命之人,凭什么要送给一个爱美成性、自私自利的女人呢?”

邢燕三的脸顿时黯了下来,沉声道:“掌门此言未免太过无礼了吧?”

”是吗?“上官无伋笑道,”她明明不喜欢你,却将你当奴仆一般使唤,为了赚钱保住她的美貌,你抛亲离家二十载,这难道还称不上自私吗?“

“这都是我心甘情愿为她做的!谁都无权说三道四!”

“好吧!那我们不说她,就说一说你。神刀门的规矩,您应该还记得吧?凡神刀门弟子,不得滥杀无辜,不得恃强凌弱,不得涉足朝政。前两条就不提了,即便你有触犯,我也没有证据。可第三条,“上官无伋微微一笑,”你当过锦衣卫的秘密死士,还当过冥王座的幽冥使,在京城时不但卷入锦衣卫和景王的派系之争,更干涉朝廷捉拿钦犯,单凭这一点就该逐出师门了吧?“

邢燕三全身一震,终于变了脸色。

毫无疑问,这世上除了他朝思暮想的小师妹之外,他第二看重的便是神刀门弟子的身份。若要将他逐出师门,无异于取他性命。将来他又有何面目去面对他家老爷子和四个兄弟?

“呵呵......”他只好换上了一副笑脸,“小侄女,有话好说啊!当初的情形你是知道的,我为锦衣卫和景王效命,不过是想赚点银子罢了,怎么能说是派系之争呢?至于说我妨碍朝廷捉拿钦犯,就更冤枉了。当初是你师父冷宸风要保何以薇的性命,我身为神刀门弟子,只是奉命行事啊!“

”那你替锦衣卫和冥王座卖命之时,有没有滥杀无辜呢?锦衣卫怎么执行任务我不清楚,但冥王座是按人数给钱的,我想冥王的账本里应该记得很清楚吧!“

”我......我那是......“

”是什么?要我立刻派人把账本取来吗?“

”别!别啊!“邢燕三的五官又皱成了一团,看起来似乎快要哭了,”你不是说不提前面两条嘛!“

“是啊!可如果你杀的人与朝廷有关,也算是触犯第三条吧!”

“小侄女,你......你这就没意思了!你自己也杀过人,也干预过朝廷之事啊!你还接手了景王的冥王座呢!三条门规你全都触犯了!就因为你是掌门,没人敢来说你。可你也不能专挑我的不是吧?这不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嘛!”

“师伯是不是糊涂了?”上官无伋故作吃惊,“所谓滥杀无辜、干涉朝政,都是我拜师之前的事,怎么算是触犯门规呢?至于冥王座,它现在跟朝廷还有半点关系吗?”

“怎么没有关系?”邢燕三急了,脱口而出,“你现在还替皇上办事呢!“

上官无伋的目光猛然一寒,冷冷道:“你-说-什-么?”

邢燕三全身一震,终于回过神来,低头不言。

上官无伋就这么注视着他半晌,冰冷的眼眸突然闪过一丝神秘的笑意,悠悠道:”你终于承认了。现在你应该不会再编什么永葆青春的谎言了吧?“

”是!我骗了你!”邢燕三懊恼地道,“你说了这么多,不就是想把我惹急,让我露出破绽吗?还故意说要将我逐出神刀门......”

“刚才的确是故意,但现在我是真的在考虑了。除非......”上官无伋笑着眨了眨眼,”你乖乖跟着师伯公回家去!“

提到邢老爷子,邢燕三似乎有些犹豫,眯起的眼睛里多了丝不易察觉的悔恨与痛苦之色,但表情却依然坚定无比,斩钉截铁地道:“我不会回去!”

“没关系,我可以帮你。”

“怎么帮?“

“你说呢?”上官无伋眼中的笑意更浓。

邢燕三先疑惑地看了她一眼,猛然明白过来,往后一个鹞子翻身,撒腿就跑。还未跑出三步,上官无伋的身影已经到了跟前。

邢燕三唯有主动出击。

他的隐形刀已经被沈昌交给了邢家父子,此刻赤手空拳,只得以掌为刀。虽比不上神刀绝技,但他的刀法本就精妙,掌风袭来,也是凌厉无比,大有一决生死之势。如此强攻之下,一旦神刀出手,非死即伤。

为了他的小师妹,他还真是豁出命了!

上官无伋侧身闪过,一连避让三招。

三招过后,她才伸出手来,两手无名指与小指相扣,双手合掌于胸前,赫然是道家手印北斗诀。此诀攻守兼备,此刻施展,恰有以柔克刚之奇效。

邢燕三的刀势不由一缓。

这一缓之间,上官无伋手势变化,又成剑指。

此举显然大出邢燕三意料之外。他的刀法以快著称,此刻以命相搏,更是威力惊人。而上官无伋以指代剑,却是不急不缓,犹如行云流水,浑然天成,正是瞿老爷子亲传的太极剑法。剑法虽不凌厉,却恰恰封住他所有攻势。

十余招之后,邢燕三的气势便难以为继,速度也不由变缓。

上官无伋并不乘胜追击,反而后退一步,将手负在身后。

她的脸上又现出了那恶作剧般的笑容。

笑容浮现之时,两道血雾从邢燕三的双腿喷洒而出。

一声惨叫划破长空。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一个时辰之后,在邢老爷子的目光注视下,邢燕三皱巴着苍白的脸庞,被他的兄弟抱上马车,终于踏上了回家的旅途。而行凶的上官无伋则施施然走进山庄,继续做她该做的事。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