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角被下药沾污视频

“什么?你大点声。”洛毅森故作听不清。

沈玫也不想被谁现正在跟洛毅森讲电话,一转身走进了小树林。

进了树林,沈玫彻底撕掉了人前的伪装。质问道:“毅森,tina是你带下来的吧?”

“是我。”洛毅森毫不避讳,有一说一,“劳烦三姐费心,这事已经解决了。”

咬着牙,皱着眉。沈玫的脸因为如此而有些扭曲。她尽力保持着温和的口气,说:“毅森,你是不是误会我了?”

“拉倒吧,老三。你整天这么装着不累吗?”虽然看某人作死很有趣,但洛毅森已经厌倦了这种游戏。索性打开天窗说亮话,“你什么目的,大家都心知肚明。”

听见洛毅森准备撕破脸皮了,沈玫不但没有慌乱反而兴奋起来。点开录音功能的时候,手指都有些抖。她赶紧回应,“毅森,你这话什么意思?”

“这时候装傻了?”洛毅森冷笑道,“沈玫,你想搞垮沈绍,这是你们姐弟之间的事,我相信沈绍不会输,我也不会参与你们那一堆烂事。但是有些话,我觉得还是先说清楚比较好。”

沈玫呵呵两声,不作回答。

洛毅森坐在湖边,看着碧绿的湖水,心内一片坦然,“我知道,你一直在找人打听关于沈兼和沈浩的事。一点消息没得到吧?这不奇怪,因为我们的案子都是保密的。没关系,我可以酌情透露一些。”

“沈兼身上背着几十条人命。他想杀我,也想杀沈绍。我始终相信善恶到头终有报。实话告诉你没关系,是我杀了沈兼,这一点你要记清楚。”洛毅森隐瞒了沈兼半死不活的事实,这一点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至于假称是自己杀了他,多少还是为沈绍着想。不了解沈兼事件情况的,还是会对沈绍口诛笔伐。

谁家爷们谁护着。有他洛毅森在,别想往沈绍身上泼脏水!

洛毅森说:“至于沈浩。他跟沈兼是一伙儿的,他也想杀我。是我亲手逮捕他的。时间不能透露,我只能告诉你,沈浩被判了死刑。”

“什么!?”沈玫这一声惊叫并非伪装出来的,实打实被这个消息吓着了。

洛毅森说:“绑架、非法监jin、蓄意谋杀。他手里有两条人命。不死才是奇怪吧?你觉不觉得沈浩很可怜?审判不会公开,行刑不会公开。他死了,家人都不知道。这就是自己作死的下场。”

“我这么说,你可能不明白。我换个说法。你呢,是要利用我整垮沈绍;沈兼和沈浩就是想彻底弄死我。你跟他们比真是差的太远了。你跟沈绍怎么斗都行,但是你的手不能过界。一旦我现你做了什么值得我关注的事。沈玫,懂不懂什么叫‘法不容情’?况且,你我还没什么情可言。”

终于得到了一点有用的东西,沈玫压制着内心的兴奋。质问道:“毅森,你这是在威胁我?”

话,已经说得明明白白。但沈玫不仅没有为沈浩的死感到丝毫的难过,还在为野心铺路搭桥。她永远不会觉得自己有什么错,永远把自己的利益放在第一位。跟这样的人说话,洛毅森只有厌恶。

长长地吁了口气,洛毅森说:“我爷爷、我小是死在沈兼手里;我最好的哥们儿死在沈浩的手里……”洛毅森说不下去了。咽了口唾沫,调整心情,“每次想起他们三个,我,我都睡不着觉。沈玫,我不会让这样的事再生。谁要是动我最重要的人,我会跟谁拼命。所以,我奉劝你不要走沈浩和沈兼的老路,不要自己作死。”

挂断电话的瞬间,一只手紧紧握住了他的手腕。洛毅森知道沈绍一直在身边陪着自己,却没出一点声音打扰。莫名的,心里有些酸。他还需要一点时间来开导自己,在感情上接受爷爷、嘉良、龙晓的死。

回过头,看到的是:沈飒磨着沈炎再烤几条鱼;沈栀不知道什么时候跟廖晓晟聊起来,脸上也有了笑模样;沈励陪着沈仲沅吃鱼,时不时给沈仲沅递杯水,那张纸巾;沈峰一直围着炖鱼的锅,看架势跟护食的猫一样;沈荷跑到沈栀身边,递给廖晓晟一杯清凉的柠檬汁。

这不是很好嘛,干嘛非要勾心斗角的过日子?

当天下午,沈玫带着丈夫和儿子先离开的。临走的时候,只对沈仲沅打了招呼。

太阳快落山了,沈仲沅亲自跟洛毅森商量,由他来做晚上的饭菜。洛毅森换了件宽松的衣服,跑去厨房大展身手。

晚饭并没有因为少了沈玫一家而改变什么。围在餐桌旁,大家天南地北地畅聊。席间,沈仲沅频频举杯跟孩子们喝酒,喝得兴起,吟了几句诗。自认还算有点文化底子的沈励凑上去问父亲,这是谁的诗?怎么从来没听过?

洛毅森懒洋洋地靠在沈绍的肩膀上,已有些微醺。笑眯眯地说:“伯父没念完。‘山河变更白催’后面还有一句,‘君待青帆莫寻醉’。”

沈仲沅愣了愣,遂拿起酒杯望着天上的满月,自语道:“君待青帆莫寻醉……”

星月满空,凉风习习。恍恍惚惚的,仿佛看到当年那人为自己写诗时的神情。沈仲沅的

心暖了些许,第一次给孩子们讲起一个神棍的故事。讲起,这无名诗的来由。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明白的不说,不明白的继续糊涂着。

倒是沈绍很为洛时感到遗憾。他在洛毅森耳边低语:“如果你爷爷还活着,他们都不会寂寞了。”

是这样吗?我怎么觉得是你泛酸了?

洛毅森喝多了酒,又来了那股子闹腾劲儿。跑到沈仲沅的书房去拿了笔墨纸,三步并作两步跑回餐厅。

“沈绍,来。”洛毅森将东西放在一堆食物中间,招呼沈绍到自己是身边来。

众人看到洛毅森居然拿着毛笔,都有点意外。沈仲沅笑着点点头——神棍的孙子,不会丹青还了得?

洛毅森挽起袖子,趁着酒醉的劲头露了一手。

下弦月露初逢君

君似青扬润啼霜

霜随伴冰凌镜

镜中有洛顾盼君

四句不论不类,不古不今的诗写完。洛毅森放下笔拍打沈绍的肩膀:“别人有的,咱也有!”

其他人都已围了上来。沈仲沅点点桌子,“不错,好字。老杨啊。”

管家听见召唤声,朝着沈仲沅走去。哪知,沈绍忽然转回身,对着父亲落了个冷脸,说:“我的。”

沈仲沅不能跟沈绍争啊。再者说,这是洛毅森送给沈绍的,他怎么好意思强要过去。于是跟洛毅森说,来来来,你再给我写一副。

洛毅森是不会拒绝沈仲沅的。可沈绍不乐意了,把人拉到身后,对父亲说:“他,也是我的。”

对于父亲跟自己抢人这种事,沈绍早就不想忍了!

洛毅森迷迷糊糊,都快站不稳。扒着沈绍的肩膀,扯他的耳朵,“沈绍,你闪开。”

沈绍早看出洛毅森喝醉,这会儿完全没了继续吃饭的心思。收了宣纸,又把人抗在肩上,对父亲微微点头,“他醉了,我们去休息。”

不等沈仲沅表一点个人看法,沈绍迈开两条大长腿扬长而去。

洛毅森被扛得各种不舒服,叫着喊着:“沈绍,你把我放下来。我没醉,我还能喝!卧槽,你敢打我?你放我下来,咱俩大战三百回合,小爷抽不死你!”

听到洛毅森的酒话,再看看他留下的毛笔砚台……

沈栀说:“写诗的时候,他被跪附身了吧?”

沈仲沅心情好,又拿起一瓶酒。廖晓晟在一旁冷不丁儿地说:“伯父,你不适合饮高度酒。”

沈仲沅一愣。沈炎立刻奉上一瓶好酒,说:“爸,咱们出去看星星?”

一群人呼呼啦啦去院子里赏月看星星。而喝醉被扛上楼的洛毅森,这会儿也搞不出什么样了。心里恨恨地想:沈老七,你等我酒醒的!

沈绍轻咬着红彤彤的耳朵,轻语了一句。洛毅森傻乎乎地看过来,他说:去学法语!

你当小爷不懂吗?不就是“我爱你”嘛。

沈绍不依不饶,让洛毅森再说一遍。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