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f老司机出处抽搐

咔咔咔……

声音不绝于耳,但是青木石板,却是直接崩裂开来,一块块碎石就这样被白衣少年给化解开来。

就在最后一开石板,即将被白衣少年给破开的时候。

嘭的一声惊天巨响就看到在巨大的青石地板的后面,竟然是一道瘦弱的身影,直接踏空而来。

在天空之上,接连如同鹰隼飞扬,那矫健的身姿,还有强的浮空神力,无一不诠释着,这位勇者的厉害之处,这人,正是辰逍。

辰逍手上的天星刀,爆出千丈光芒,像是一柄神兵利刃。

破空切割!

那闪烁的银光,像是一道道的流星闪烁。

托着长长的尾巴,一闪即逝般,然后快度的点在了白衣少年的身上。

噗噗噗……

顿时,一个个的血洞,在白衣少年的身前爆,那鲜红的血洞,立刻流出了鲜红的血液,直接将白衣少年的衣服给染成了红色。

嘭!辰逍猛地一脚踹出,从半空中连环十八脚踢出,每一脚,都重重的踢在白衣少年的穴位之上,每一脚,都有每一脚的着力点,一直猛踢到地面之上。

甚至将白衣少年的半个身子,都塌陷下去。

辰逍淡淡的迎风而立,在辰逍脚下,是已经将近昏迷的白衣少年,他的一身雪白衣衫完全变成了肮脏不堪的衣袍,就连头,都散乱开来,长随意的飘洒,更是黏上了泥土,模样变得滑稽。

辰逍没有半分的留手,可以说,辰逍刚才从下手时候,原本保留的一丝怜悯,都缓缓消失了。

因为辰逍看到。白衣少年的手中,有着令人闻风丧胆的剧毒芭糜啦。这种世间罕见的毒草,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大范围的传播。

所以辰逍才直接下了狠手。并且暗中将那剧毒给破碎成了粉末。

现在,一切的危机,已经在不知不觉中给解除了。

人们,仍然以为,辰逍只是打败了白衣少年这般简单,但是也只有辰逍知道,这不光自己赢了,而且关系到这片区域,将近数万人的生命。

辰逍昂挺胸,低头看了眼那白衣少年。

忽然……白衣少年陡然睁开了双眼。全身,竟然以肉眼可见的度,变成了厚重的岩石。

那岩石的颜色,将白衣少年完全包裹了进去。

嗡嗡嗡……

嗡嗡嗡……

出令人心悸的声音。辰逍暗叹一声不好,但是见此情此景。又不知道到底白衣少年用了什么秘法。

但是,此刻的白衣少年,全身已经被包裹在了暗灰色的岩石之内。

通体散着幽幽的暗光。

辰逍能够感觉到,在被这奇异的岩石包裹之后,白衣少年的身体状况,似乎在飞的恢复着,这让辰逍感觉到不可思议的同时更是大吃一惊。

土之本源。乃是五行本源中十分了得的本源力量,任何的与之相关的岩石,山石,泥土,等等,都可以归属到土之本源之中。

但是。唯独眼前这块将白衣少年给包裹起来的石头,让辰逍竟然琢磨不到任何的头绪。

“到底,这是什么东西!”辰逍连忙释放出了本源力量来查看,一查不好,忽然现。这竟然是一枚来自外太空宇宙的陨石。

乃是天外陨铁!

自云中而来,怎么会被白衣小子给获得的,到底,这个家伙是什么人。

原本是一场说好的,能够获得青木神源的比赛,没想到,现在似乎有了奇妙的变化。

辰逍瞥了眼在看台上的哈瓦一族王子殿下,竟然看的津津有味,似乎已经被辰逍的高武技,给完全的震撼住了。

摇摇头,看来这个王子殿下,也不会知道什么。

辰逍只是双眼,紧紧的盯着那有着无数气泡产生的岩石上,妄图能够透过外表看到内在,但是让辰逍失望了,这种天外陨铁,竟然能够隔绝辰逍灵魂之力的探查。

时间,开始悄悄的流动着,而辰逍,也是饶有耐心的等待,因为,他要给白衣少年致命一击,等将他打败,神源之物的祝福,便属于自己的了,到时候自己再将他给带离出去。

一切都在辰逍的有序不紊下进行着,忽然,咔啪一声轻响,似乎有着什么东西开裂了,然后一层层的声音不断。

辰逍眉头皱起,看着眼前的岩石。

他能够感受到,其中有着强烈的生命体征,正在蔓延而出。

轰隆一声巨响,顿时火星四溅,碎片横飞,辰逍也连忙躲避开来,防止被误伤到。

一阵烟尘弥漫之后,一道穿着灰色劲装的少年,看起来比辰逍大个几岁,正面无表情的看着辰逍,辰逍也忍不住惊讶,眼皮子一跳,没想到竟然碰上了这么一个家伙。

现在的少年,头都变成了灰白色,和刚才岩石的颜色,十分相似。

“你是谁?”辰逍疑惑道。

“我是杀你的人!”

那灰衣少年嘴角一咧,眼睛顿时变的血红,他的手上,凭空出现了一条大约两米长的软剑,软剑虽软,也是看主人的,一般能够用这种武器的,都是用剑高手。

不得不说,灰衣少年的剑法,确实高。但是辰逍也不是吃素的。

辰逍不战而退,身上开始快覆盖上了一层土黄色的元力铠甲,这是本源之力所凝聚出来的,对于一般的攻击,完全可以直接无视掉。

而且辰逍也知道,眼前这尊杀神,恐怕已经面目全非,甚至辰逍还怀疑,到底是不是,那颗天外陨石,改变了白衣少年的性格,甚至连灵魂的控制权都被主导了。

因为辰逍现,眼前的这个人,似乎已经完全不认识自己了。

……

就在辰逍疑惑的时候,那个王子殿下,却是偷偷的摸了摸手中的戒指。

那枚戒指上,顿时闪现出了一个血红色的痕迹。

像是一个微型的小脸。小脸是一个年轻的女子,女子对着王子点点头,“王子陛下,天外陨铁的事情。真是多谢您了。”

“哪里,既然您已经开口了,我们自然要效劳了,而且辰逍这个少年,实力非凡,如果不动用点非凡的手段来对付,恐怕还真的没办法呢。”

王子默不作声,完全是通过灵念来交流。

可想而知,王子的灵魂念力修为已经十分高明,否则的话。不可能因为如此,就连辰逍都无法现。

辰逍虽然将注意力关注到了灰衣少年身上,但是王子殿下那边的波动,也还是有所觉察,虽然。他们一直在用心灵交流,但是辰逍何等厉害。

“不对……这股气息,是血妖族的气息……难道。”辰逍疑惑的转向王子殿下那边,刚才的感觉,一闪即逝,似乎还没来及让辰逍细细感觉,就再也找不到了。

与此同时。辰逍身前的灰衣少年,则是冷冷一笑,“辰逍,我血妖族的制霸大业,绝对不会中断!今日就送你去死!”

说完最后一句,忽然之间。灰衣少年的周围,起了风。

风就像是无形的利刃,呼呼的剐了起来,甚至一旁的树木,都直接被强风给刮得面目全非。

辰逍后退数步。然后平心静气,气海归一。

身边,则是荡漾起了波涛大海,那种纹路,开始蔓延,潮水的气息,直接扑闪开来。

这是海神诀,也是从海妖族中学来的。

“海王怒!”辰逍猛然一掌拍下,整个人直接被海浪顶了起来,辰逍矗立在大海浪之上,俯瞰天下,什么狗屁王子,什么灰衣少年。

在辰逍眼中,渺小如无物一般。

“该结束了,既然血妖族都能够渗透到这里,那就将之毁灭!”辰逍如同灭世的战神,看着灰衣少年。

此刻灰衣少年,整个躯体都化为了狂风,肆虐大地!

暗无天日,乌云盖地。

一阵阵凄惨令人动怒的风嚎之声拔地而起,与之对应的还有着那可以将一切给割断的凌厉风刃。

风霜满天红叶如火。

辰逍叹口气,手指轻轻的点了下去,一时之间,那风,竟然被无穷无尽的海水给完全的淹没掉了。

任凭狂风怒号,出自己的生命之火,却,每一次割断之后,海水依旧回流。

呜呜呜……

呜呜呜……风继续吹,吹断海水,吹断海浪,却吹不断,挂不断悠悠水殇。

抽刀断水水更流,想来便是这个意思吧。

辰逍叹口气,不再看那灰衣少年,也不再去看那观战台上的辰逍。

甚至,就算是血妖族的气息,彻底的消失了,辰逍也没有注意,没有必要注意。

因为,此刻的辰逍,乘风踏浪,整个人踩在百米高的海浪之上,凝望着眼前的一抹闪亮,那抹亮意,是这么的浓。

辰逍又几分惊叹,然后看着,眼前闪亮的王冠上,镶嵌着的那颗,拳头大小的碧绿珠子。

有着幽光传来,还有着,那种独属于五行本源的力量,因为,这颗柱子,赫然便是失踪太久的青木本源。

又被称之为神源之物的青木本源,有着源源不断的生机。

而它的祝福,神源之物的祝愿,应该属于所有渴望天下太平,人民安居乐业健康一生的……人们。

这一刻,辰逍也为之动容!

(这本书写到这里,就先暂停一段时间了,或许将来有机会,我还会给它划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