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车里沉腰缓缓进入

罗帕的成功事例中,历代并不乏统治者神化自己的的出身。最有骑士色彩的故事:奥图卡的兰博就斩杀了作恶的巨龙,他那刺入龙的腹的宝剑,获得了神奇的力量,令他战无不胜,直到在奥图卡称王称霸在这些荒诞离奇却充满政治色彩的故事里,龙的形象却是日益神圣与威严,但是却越来越僵化。充满上古生殖崇拜的人龙联姻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击杀巨龙获得力量。

罗帕母亲是颇有人类色彩的龙,她是聪明睿智丶温婉贤良的女性。但是到了兰博时期,龙显然只是一种恶兽,它毁掉村落,袭击城市。如此这般形象截然相反的转变,从另外一面来说,也表明了女人地位的变化。与龙族无关紧要。

其实,我们根本就对龙族知之甚少,从精灵的神话体系中,我们知道旧世界毁于一场灭世的战火。这场可怕的灾难在七天的时间里就将整个大陆烧了个干干净净,而且还燃烧了一个世纪。尽管大多数帝国人都固执地认为,这是那群尖耳朵的家伙在把自己的祖先包装成创世者,以达到美化他们侵略战争的合法性。

但是,我可以肯定地说,这场战争是存在的,而且精灵也不是创世者,创造并稳定这个世界的是龙族最有力的证明就是这个多民族的世界里,龙族是任何民族信仰中都存在的神祇,尽管被赋予的意义千差万别,但是它们的形象却是不约而同的。

在战车民族的文化里,龙族的世界观与人类的截然相反,他们的各个大小“宗”宗,战车民族的部落与支派,类似于帝国内的邦的萨满巫师认为,龙族控制着精神领域的力量,人类掌握着物质领域的力量,他们由此推断人的精神领域里是可以通过某种方式与人龙族相沟通。

这个想法或许是异想天开,也许更是别有用心的阴谋,在大约两个世纪里,他们用尽一切残忍的手段,利用童男童女“生产”了十个具有龙族之力的龙祭司,但是也害得许多人不得不好死。这个尝试对帝国来说是相当有利的,我们已经知道,龙的力量是无穷无尽的,而且也是非常难以驾驭,之后所有饱经残害的少男少女成为龙祭司之后,向他们的恩人---萨满巫师,发动了一场血腥的复仇战争,差不多有100年历史成为空白,战车民族称之为“黑世纪”。

英勇的战车人最终击败了十个龙祭司,否则帝国西北方很有可能将出现一个“龙国”,他们绝对比高精灵要可怕许多。因此,战车人对龙族力量的使用显然造成了相当可怕的后果,这也导致了相当一部分人认为龙族是非常凶恶的生物。

但是,当我们将视线转向帝国的东南方,大湖与大河纵横交错的土地上,在大诸侯国绯特亚与其盟友马人的神话体系中,龙神会从湖泊与大河中上岸,向人们传授知识与文明,他们是四季丰收的保护神。在人们的心中是慈悲与智慧的源泉,马人为龙骨修建了直插云端的千层塔,绯特亚建造了宏伟的九龙宫。龙族受到了顶礼膜拜。

从我们的法师协会朋友那里,我获得了一些极为罕见的资料,历经一个世纪,几代人的努力。帝国在对龙类的研究上取得不少进展,我们已经知道龙族使用自己的语言操作力量,我们已知的每个龙文都是相当可怕的咒语,我们无法使用它们,因为**凡胎的人类会先被龙文的力量杀死。这就是说,龙与文之间的交流是一场可怕的唇枪舌剑

龙存在于历史的背面,在人类即将面临灾难的历史时期,龙族会赐给某些人龙的力量,他们虽然**凡胎,但是却可以任意使用龙的语言,被龙认为是同类。龙族在某些时候推动了人类王国走向兴旺。

但是,并不是所有龙都这么友善,不少龙曾经试图征服人类,当然在它们中最后一条龙倒下之前,我们与恶龙的战争就不会结束。

让我们来探讨一下,最有趣的一个问题,人类是不是可以通过自己的力量变成龙?这是一个极其贪婪的**,许多君主都渴望同时拥有龙的无尽生命与强大力量。然而十分遗憾,这些人绞尽脑汁的尝试都失败了,获得了龙族之力的人,无一例外都变得残酷好杀,失去了本性成为了怪物。

最危险的龙族信仰---拜龙教。我们不能否认,虽然没有龙族的恩赐,但是仍然有人获得了龙族的力量。那便是战车民族的十个龙祭司,他们的力量不完整,也相当危险难控,也无法彻底杀掉。最令人担忧的是,笃信他们的人将他们奉为神灵并成立了拜龙教,可以确定的是他们至少已经拥有了一名龙祭司,并且扬言将要利用其对付帝国。由于战车族同帝国战事不断,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支持他们的行动。一旦所有龙祭司失去控制,灾难会是只局限于战车人的土地上吗?

当然,帝国一味责怪拜龙教的行为无疑是自欺欺人,长期的战争使两国人民饱受折磨,在暗无天日的日子里。人民当然会企盼一种力量能保护自己,这也给了拜龙教那些野心家们得以滋生的土壤,使他们得以堂而皇之地扩大自己实力。

最后一个问题,我们与龙族可以和谐共处吗?龙族是不是像高精灵一样渴望得到世界?我认为,在帝国同诸多民族交恶的时候,讨论这个问题是颇为可笑的事情。至少,死在国王们的战争中的人,远远多过死在巨龙袭击中的人数。

并不会有什么龙族来拯救我们的人民,君主们应该学会少把一些可怕的力量带入战争中,这样的话我们的子民才能真正的幸福生活下去。否则,他们一定会发现人民眼睛中的怒火,远远比龙火更加可怕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