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輪姦在线观看

因为要应付春季的考试,郑晓彤在单位办了停职,年后就不再上班,她有很多时间,看书备考,或是与卫蘅痴缠。她还是无法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爱她,爱到跟书上说的那样,恨不能把人揉进自己身体,与之血脉相连,不分彼此。

卫蘅惊讶于郑晓彤在某些事情上的变化,好好说着话呢,她也能忽然间凑过来揩点油,还忽然热衷起床上运动来了,一折腾就得到半夜;想尝试任何一件两人搭配、干活不累的事;就连洗浴的时候,也要两人一起。只是,洗澡这样的事,只要好手好脚,一个人就完全能搞定,而两人搭配的话,十之**会累。也许是卫蘅的那些不讲理的本事被郑晓彤学了个十成十,她总是有两人一起的理由,今天可以是“帮忙擦背”,明天可以是“咱应该节约用水”,后天也能是“因为一个人冲凉太无聊”。她花样百出,理由也千奇百怪。

卫蘅倒不认为这样热情的郑晓彤有什么不好,只是觉得好笑,这是不用上班精力太多了么

可是,就算是因为之后不久要去读书,两地分离,舍不得,也不用这样不知节制吧,学医的不是更应该清楚这些么

眼看需要收拾行囊入学报到了,郑晓彤却一日比一日沉默,再不似之前那样,有事没事就来偷香,哪怕窝在一起也极其安静。有时候,两人安静地各自做着自己的事,她会把视线长久停留在身边人身上,那个时候,她的神情便十分忧伤,似乎满怀的心事,只是难言。

也许是爱情冲昏了头脑,一向敏感的卫蘅终于觉出郑晓彤的异样来了。她轻轻打断郑晓彤的失神,“晓彤,”微微一笑,“怎么了,真是舍不得我”

郑晓彤愣愣地看她,怔忪而笑,“三年,或者更久,你愿意等我,可以等我”

“只要你爱我。”

呵郑晓彤笑,“可我不敢保证这几年里我不会因为空虚寂寞而移情别恋。”

卫蘅心里一顿,前后所有的疑惑与变化都有了解释,望进郑晓彤的眼睛里,轻声道:“这就是你这些天奇奇怪怪的原因”

郑晓彤非常失望,却释然地叹出一口气,“是。”强扭的瓜不甜,是我强求了,我该给你更多的时间,厘清旧事。

卫蘅的眼神终于变了,直直盯着郑晓彤,半晌,笑了,笑得和煦,想说什么,最终只把眼眸垂下。

车站里,楼上楼下,熙熙攘攘的人潮,候车室的椅子上坐的满满。郑晓彤站在二楼栏杆边上,脚下放着两只行李箱,与面前两位、从年龄上看、似乎是她父母的中年男女说话,也不知道那二位说了什么,她有时候点头有时候摇头,还不时地转头笑,颇是无奈的样子。当她又一次转头的时候,站在右侧楼梯附近的卫蘅一下闯进了她的视线,她愣了一愣,看见卫蘅定定地望着这边,忽然低下头。

片刻之后,她只身朝楼梯走过去。

相比扶梯那边人来人往,楼梯这边就要安静得多,没几个人。卫蘅静静地站着,看着郑晓彤慢慢朝自己走来,微笑。

“你来了。”

“是,我来了。”

“不用上班”

“我告了假。”

“哦。”

说完这些,两人就都不说话了,也许是不知道该说什么。片刻之后,郑晓彤说:“要检票了,我,走了。”

卫蘅神情一动,隔了一瞬,答:“好。”

郑晓彤转身,慢慢举步朝前。

“晓彤。”

郑晓彤回头,脸上挂着淡淡的笑。

卫蘅还像刚才那样看她,眼神深深,半晌,只轻轻喊了一句:“晓彤。”

郑晓彤勾起一侧的唇角,“再见。”

卫蘅微笑,“嗯,再见。”

也许,有客官会喜欢这个:

女子无才便是德

这天,郑医生在跑步机上花的时间比平时多了二十分钟,跑完了脸色也不大好。卫蘅奇道:“怎么了,跑累了”

郑晓彤不搭理。

卫蘅又问:“怪我下午没陪你嗯,午饭不好吃晚饭不好吃衣服不好看店员不好看难道,我不好看”

郑医生结束了一个夜班轮转,休息在家,卫蘅得上班,她一个人呆着无聊,下午约了同事上街,逛了大半天,空着两手回来。

郑晓彤见她越说越离谱,把手里的毛巾甩到她脸上,气道:“闭嘴”卫蘅捉了脸上的毛巾捂住嘴巴,眼睛眨呀眨,怎么了这是郑医生见她嘴巴不能说话,眼睛也不闲着,哼一声,“明天开始,你不许再插手我的饮食起居。”

“呜呜”

“什么”

卫蘅还用毛巾捂着嘴巴:“呜呜。”

郑医生怒道:“说人话”

卫蘅拿掉毛巾,神情紧张地问:“为什么”

逛了半下午的街,一件衣服都没买,不是不买,而是忽然间发现,原先正合身的s竟然穿不上了,这太要命了

卫蘅的生活能力,比起郑医生来说,好的不是一星半点,见郑医生整天吃食堂,吃得瘦骨嶙峋,就这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还要上手术,还要值夜班,这要是一个意外昏倒在手术室或病人面前,那可怎么好,自己都病歪歪的,以后,病人还敢找她看病么于是,好吃的做得更加的勤,郑医生本来心情就好,再吃得滋润,又是冬天,运动量少得可怜,正好累积脂肪。

“我要减肥。”

卫蘅心里哦了一声,一脸的大彻大悟,温柔地说:“不行,你得多吃些,吃得胖胖的才好呢。”

郑晓彤犹如听见天下奇闻,诧异道:“为什么”

卫蘅说:“等你上学去了我也可以放心。”

“这算什么理由郑晓彤问:放什么心”

卫蘅无辜道:“防人之心不可无”

郑医生撩着眼皮看她,鄙夷道:“小人之心。”

“你变胖妞,打你主意的人应该会少很多,这样我也就不用患得患失了。”

“你就来害我”

“冤枉啊郑医生,我是爱你”

“又狡辩”

“天地良心,不敢狡辩”

郑晓彤笑笑地看她,慢慢地说:“那我不考了。”

“别呀,虽说女子无才便是德,但又有人说学无止境你努力去考吧,谁知道考得上考不上。”

郑医生又怒了:“你小看我”

卫蘅心说大概今天日子不好,诸事不宜,怎么说什么都不对,一脸诚恳道:“不不不,你努力上进,争取也做个博士,就是”

郑晓彤讨厌她这种一句话说一半留一半的毛病,虎着脸:“就是什么”

卫蘅一脸兴味,“女博士嫁人比较困难。”

郑医生哼一声,“也许我可以娶一个。”

卫蘅扬眉,“娶一个娶谁”郑医生抬眸,意味深长地看她,想了半晌,淡淡说:“不知道,我还没想好。”卫蘅“哦”了一声,“快洗澡去吧,汗没了又该嫌冷了。”

天朦胧亮,卫生间传出一声惊叫,本好好躺着的卫蘅一下从床上弹起,三步并作两步跑到卫生间门口,一把推开,怎么了宝贝

郑晓彤本来盯着自己的手,卫蘅推门进来,她也没觉得哪里不对,用辩病症时的认真去看卫蘅,左手伸过来,“这怎么回事”

卫蘅弯着脚趾,垂眸看看伸到眼睛前的手指,没好气地抿嘴,转身朝房间走。她被郑晓彤的惊叫吓得鞋子都没来得及穿,本以为发生什么天大的事情了,值得她这么大呼小叫,却原来就这么个事,不就一只戒指么,至于么

“卫蘅”郑晓彤对着卫蘅的后心喊,一点没省力气。

卫蘅想要拿手指掏耳朵,忍着地砖上的寒凉停下,微微侧过头,“你是否先起来”

经过这么一提醒,郑晓彤才发现自己这会儿还坐在马桶上

其实,在这件事上,卫蘅也是想了很久的,要用怎么样的一种方式让郑晓彤带上她的戒指,想来想去想不出,也许最简单才是最好的。她转身把床头柜里的戒指拿来套在郑晓彤手上,端详了一下,觉得不错,郑晓彤这么大反应,她着实没想到。

卫蘅给出的解释很随意平淡,与郑晓彤的惊吓很不成比例,她说:“我只是觉得,与其等你娶个不知道是谁回去,还不如我来做劫道的。”

作者有话要说:  想来想去,还是换一个结局,虽然贴了两个

: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