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吃了牛鞭晚上会硬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br>

婚礼办的很隆重,鲜花气球点缀着每一个角落,猩红的地毯铺满高台。<乐-文>小说www.しwxs.com

高台两边是座无虚席的宾客,今天这里将席开两百桌。

绿茵草坪上,那些如长龙一字排开的桌子一眼望不到头砦。

身穿黑色长褂的牧师站在高台尽头,一脸庄严肃穆鳏。

“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这对新人入场!”

戴着领结,穿着花俏的主持人站在牧师前面笑意盈盈地望着红毯尽头,那一对已经入场的男女。

东方秀也来了,她在靠高台的一桌席上坐着,身边还坐着上大学的儿子。

看着那一对新人渐行渐近,她神情有点复杂,眼中闪着些许泪花。

对季如书她心底始终藏着一份内疚,她嫉妒她的母亲,可是,对她还是有一份真实的亲情。

当新郎沈墨言派人通知她来参加婚礼的时候,她一点也没有犹豫,直接就带着刚好放假的儿子来了。

到了京都以后,她却是万万没想到季如书竟然已经变成了植物人。

那一刻,她所有的嫉恨都没有了,剩下的只有深深的愧疚和疼惜。

她也没想到那看起来冷酷的男人,竟然会是这样一个重情重义的人,对如书用情如此之深。

哪怕她成了植物人,他也愿意娶她。

别说他这样身份地位都高贵的大人物,就算是普通人,能做到他这样不离不弃的也少。

那一刻,她为季如书能有这样的男人爱着而欣喜。

真心的祝福她,如书,你一定要醒过来……一定要幸福!

就在东方秀思绪万千的时候,沈墨言已经抱着身穿白纱的季如书走上了高台。

优美浪漫的音乐早在他们入场的那一刻就响了起来。

明明是喜事,人们却感觉到了一份沉重。

季如书歪着头静静地靠在沈墨言怀里,脸上着了淡淡的妆,本就精致的一张脸在这些装扮下便越发精致绝伦,仿佛沉睡的芭比娃娃。

哪怕怀中的新娘一直闭着眼睛,可作为新郎的沈墨言却依然洋溢着春风般的笑意。

他怎么能不开心呢?

今天之后,他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地将这个小女人锁在身边一生一世了。

他有一生的时间等她醒过来,他不急。

不一会,身穿黑色燕尾服的沈墨言抱着身穿白纱的季如书走到了牧师面前。

他身后提着花篮洒花瓣的童男童女也跟着站定了脚步,分两队在他们身后一字排开。

那场面,宏大而华美,像童话。

一窜长长的读诵以后,牧师终于开始了比较重点的问话:“沈墨言先生,你愿意娶季如书女士做你的妻子吗?”

“我愿意。”沈墨言想也不想地便回道,回答的时候,他特意低头看了一眼怀中的季如书,那眼神温柔深情。

甄梅在主宾席上看到这一幕,暗暗老脸一沉,直到今时今日,她仍是无法接受季如书做自己的儿媳妇。

可是,她知道自己阻止不了儿子的行为。

来参加这场婚礼,她很无奈,一点也不高兴。

因此,脸上没有一丝笑容。

“季如书女士,你愿意嫁给沈墨言先生为妻吗?”而后,牧师又按照常规问了这句话。

仪式举行到这里,台下的宾客忍不住一阵嘘叹和沉默。

由于季如书是植物人的关系,现场的气氛明显有点沉重。

沈墨言却像是感受不到那份沉重,依旧眉目温软地望着怀中美丽的新娘,很是肯定地答道:“她自然也是愿意!”

牧师眼神复杂地看了一眼他们,却是没有说什么,而后,便按照流程让两人互换了戒指。

整个过程,沈墨言一人分饰两角,为季如书戴戒指也为自己戴。

所有的流程完毕之后,牧师终于愉快地宣布道:“现在新郎可以吻新娘了……”

“吻新娘吻新娘

……”

旁人还没说什么,站在沈墨言身后两个做花童打扮的女儿却开始嚷嚷起来了。

不过这一喊却让本来有点沉闷的婚礼变得热闹起来。

台下的宾客一瞬间也被带动了情绪,纷纷起哄道:“吻新娘!吻新娘!”

沈墨言并没有考虑很久,只是回头望了望自己那两个天使一般的女儿,便低头吻上了季如书花瓣一样柔美的唇。

这一吻,很深,一如他心中的深情厚爱。

这一吻,很长,仿佛走过了一场地老天荒。

却只是他一个人的地老天荒。

一吻毕,他抬起头,满目的柔情,看着怀中的人儿很轻很轻地说道:“如书,我可爱的小妻子,你终于成为我的人了。”

他笑语晏晏,说的轻松,台下的宾客却听得心酸。

“祝福你们一定要幸福!”

“是呀,一定要幸福!”

“天长地久!”

“百年好合!”

“地老天荒!”

有些控制力弱的人更是忍不住,站起身纷纷送祝福,眼底更是凝结了或多或少的水雾,那是感动所致。

“谢谢!”沈墨言回身对着众人灿烂一笑。

然后,便抱着季如书慢慢走向高台。

最后,在保镖的拥簇下上了一辆崭新的花车。

车子在城里最繁华的地段转了三圈,才返回喜来登酒店。

这一日,沈墨言抱着季如书一直忙到晚上十点多,才回到他们预订的新婚房。

这是一间豪华且浪漫的总裁套房。

每一处都洋溢着喜庆,点缀着花瓣,就连那张宽大的床上也点缀了无数的百合和玫瑰花瓣。

满室溢香,让人沉醉。

做为今日的新郎官沈墨言免不得喝了点酒,脸颊微微泛红,一双眼却是如星辰一般闪亮。

“如书,到了,马上我们就可以洞房了,你高兴吗?”轻轻将季如书放下,他笑盈盈问着她,一低头便吻上了那娇美的红唇。

“我好开心!”

“我知道你也很开心,是不是?”

这一吻只是蜻蜓点水般浅尝即止,抬起头后,他便自顾自地说着,慢慢为她退去了身上的白纱,以及头上的装饰。

做完这一切,他便笑着将没有一丝遮拦的季如书抱进了浴室。

他与她来了一个甜蜜蜜的鸳鸯浴,她让他靠在自己怀里。

洗澡的时候,他抱着她在耳边说了许多的情话。

那是,曾经清醒时候的季如书最喜欢听的话。

说的时候,他在脑中回忆着她娇羞时候的模样,忽然,整个人就有了反应。

他也是男人,这样抱着自己喜欢的女人,怎么能没有反应呢?

何况今天还是他们的大喜之日。

他笑了笑,在她颊边落下怜爱的一吻,眼神炙热地看着她说道:“如书,我等不及了,我们洞房吧!”

说着,他便抱着没有任何反应的季如书哗啦一声从浴缸里站起来。

他真的是有些急切,脚下的步伐迈的飞快。

不一会,就将季如书抱到了床·上。

哪怕急切,可他的动作却依旧温柔,他缠绵的吻着她,用最火热的身体燃烧她。

这一晚,他雄风大展,爱的酣畅淋漓。

不知是感受到了他的爱意,还是被那火热的身体烫醒了,沉睡着的季如书竟然也有了身体的回应。

水溶交融的时候,他们的身体居然是那么契合!

事后,沈墨言抱着柔软地似一汪水的小女人,满足安心地睡了。

“晚安,如书。”睡前,他在她额上爱怜地印下一吻。

他相信这只是一个开始,总有一天,他的如书会醒过来。</

p>

他能感觉得到,她还是对他有感应。

起码,她的身体没有拒绝他,还那么热情地回应着他。

有些事情,有些感应只有最亲密的人才能够知道。

洞房之后,沈墨言坚信,他的如书一定会醒过来!

……

日子一晃又是几个月。

眼看着从夏走入了冬,再过不久就是春天了。

这几个月里发生了很多事。

毁容的姚贝娜被警察抓了,以谋杀案定罪,她将在暗无天日的牢房里度过她的余生。

林静宜做为帮凶也被判刑。

但是,由于林家的关系,和她自己良好的认罪态度,她判的并不长,只有五年。

成婚后,沈墨言就将季如书接回了望海阁,将她照顾的无微不至。

现在整个京都都传遍了他们的故事,都赞扬他,说他是世间最痴情的男人,最伟大的丈夫。

有些还甚至很羡慕季如书。

因为,在沈墨言眼里,他似忽并没有把季如书当成一个植物人,他完全视她为一个正常人。

下班之后,他就回家陪老婆。

吃饭的时候,他会轻柔地将季如书抱上桌,哪怕她紧闭着双眼,可她的跟前依旧会摆放好一副碗筷。

他喊她吃饭。

偶尔也会让两个孩子过来,让她们陪着季如书在院子里晒太阳。

他们的日子像一切正常夫妻那样过着,就连房事也没落下。

每个星期,他都会与她缠绵一次。

其实,一星期一次是不够的,但是,爱惜她的身体,怕虚弱的她承受住太多的疼爱。

他也只有无奈地忍着。

这一晚,又是他们缠绵的日子。

事后,他抱着她靠坐在床头,温柔如水地看着她说道:

“如书,你知道吗?林启枫也结婚了,就在一个月前,你知道他的结婚对象是谁吗?竟然是你的妹妹宋晚晴,想不到吧?”

顿了顿,他将她有些凌乱的发丝抚顺,然后,继续道:“听说是奉子成婚,想来那小子也是被逼无奈,呵呵,我很高兴看到这样的结果,他结婚了,有人管他后,肯定再不敢那样肆无忌惮地来缠你……”

双臂倏然抱紧,脸紧贴向怀中的小女人,霸道宣布:“你是我的,谁也不许跟我抢!”

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他觉得今晚的小女人与以往有些不同。

缠绵的时候,他好像听到了至她喉间逸出的轻吟,很轻很轻的那种,当时,他正身体火热,全情投入在那场缠绵里。

听得也不是很清楚。

“如书,你还是对我有感觉的是不是?”问着,沈墨言又抱着女人深深吻了一记,心底的柔情蜜意满的快要溢出来了。

怎么办?

如书,哪怕你一动不动,紧闭着双眼,我却依然对你无法抗拒。

“小妖精,你感受到了吗?我这里好疼,它说好需要你,可是医生却要我节制……”他有点郁闷地将她微凉的小手拉着探向了自己。

“如书,你就当可怜它,也可怜我,醒来好不好?我真的很需要你……”说到伤心处,他的眼角忍不住湿了。

却强忍着,不让它们溢出来。

他低着头一遍一遍的吻着她,想要用她甜美的气息消除那心底世人皆知的苦楚。

这一刻,他沉浸在那悲伤里,将头深埋在她胸口,将最脆弱的那一面展现在她面前。

谁能想到,这样一个翻手云覆手雨的男人,却也有无能为力,祈求别人的时候。

然而,他没有发现的是,就在他祈求的眼角湿润的时候,小女人垂在一侧的手,那纤细白皙的食指微微动了一下。

但是,也仅仅只是动了一下。

等他平复心情,再抬头的时候,一切又回复了原样。

她依旧没有任何反应,紧闭着双眼

,睡容恬静,俏脸如花。

“如书,晚安!”他看着她涩然一笑,然后,习惯性地在她额头印下一吻,便抱着她沉沉睡去。

……

翌日。

冬天的早晨,太阳总是很晚才露脸。

阳光透过厚重的窗帘,照进了房间,有几缕还调皮地爬上了那张大床。

沈墨言慢慢睁开了眼睛,习惯性地低头看向怀中的女人,却意外地对上了一双温柔如水的眼眸。

他整个人不禁一震,怔怔地看着那双眼眸不敢眨眼睛,他怕一眨眼这幻想了千万次的梦境就会消失不见。

他一动不动地看着她,整个人快要僵硬成了一块化石。

“老公,我好饿……”直到那小女人虚弱的声音响起,他这才让喜悦冲击着他的心房。

他激动万分,用力抱住她,不敢置信地道:“如书,你醒了?”

“老公,我饿……”季如书却可怜兮兮地眨巴了一下眼,睡了这么久,她真的好饿!

这些日子,她说起来沉睡,可是,却还是有些模模糊糊的意识。

可惜,那意识时好时坏,并不是每天都能清楚地感知外界。

结婚的那天,她是有感觉的。

她还隐隐约约听到了牧师的问话。

当听到那个男人一人分饰两角说愿意时,她无比的心疼,很想要睁开眼睛看看他。

可是,哪怕她用尽所有的力气,最后,也是徒劳。

新婚夜,他对她做了什么,她都知道,心里害羞又激动,所以,身体才会那么热情地回应。

他们的每一次缠绵,她都有感觉,只是却睁不开眼,说不了话。

“好,我给你去做饭。”沈墨言立即起身,满眼宠溺地看着她。

“你怎么不叫我老婆?”季如书却微微皱眉,哪怕那脸色看起来有些苍白,可她的小嘴却噘的老高,一幅很不满的样子。

“老婆,早安!”沈墨言先是一愣,然后,便从善如流,俯身过来在她眉间印下一吻。

“早安,老公……”

季如书也眉目染笑地回应着,小嘴微微嘟起,想要回吻他。

可惜,因为躺太久,一点力气也没有,而无法完成这一吻。

她不禁有点气恼,咬唇闷闷地望着他说道:“老公,你低下来一点,我……想……吻你……”

最后的两字,她说的很轻,有点羞赧,苍白的小脸上瞬间飞起一抹好看的红晕。

“好……”沈墨言立即唯妻是从,将头低了下来。

待他低下头,季如书便飞快地在他脸上落下一吻,然后,又可怜兮兮地道:“我饿,老公……”

“我也饿,老婆……”看着她那可爱的小摸样,沈墨言意有所指地一笑,然后,伏在她耳边暧昧地哈气:“老婆,要不先喂我,再喂你……”

“不……唔……”

季如书刚想拒绝,沈墨言却根本不给她机会,一下霸道地吻住了她。

不一会,房间里便响起了那恒古不变的旋律。

窗外阳光明媚,室内风光旖旎,美好的故事却还在继续……

(全书完)

---题外话---文文终于完结了,千言万语集成一句话,感谢大家的陪伴和支持!请继续支持重生的新书:《杠上小冤家·老婆,抱一下》简介里有链接,直接点进去就可以了。

高速首发追爱101次,宝贝别闹了最新章节,本章节是147.【v64】大结局(全书完)5000送600字地址为</p>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