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帮我检查一下里面小说

奥西里斯再一次见到休的时候,是在水神的封神大典上。

埃蒙很悉心的教导他最好的水魔法,奥西里斯本人也很争气,学得青出于蓝,十分顺利地通过了水神水平的考验,彼时大约过了两百多年,休的摄灵术已经开始有点失灵了,他时常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觉得自己少了一种感情,身边少了一个人,却又想不出来是什么,有的时候他会想到奥西里斯,可很快就跳过去,心里总是空落落的。

奥西里斯这些年受埃蒙的滋润,出落得越发好看,容貌清纯而仪态高贵,在封神大典上惊艳全场,甚至连已婚的盖布都有点被吸引到了,险些忘了祝福词。

他抱着埃蒙的胳臂笑得很幸福。

休当时做完祝福,远远的看着他们俩,心里忽然没来由的酸楚。

奥西里斯的笑靥太美好,美好到他觉得这应该是属于自己的。

晚上的宴会完毕后,埃蒙坐在沙发上给奥西里斯剪指甲。

埃蒙:“宝贝儿听话,别乱动。”

奥西里斯:“老公,我想和你说个事情。”

埃蒙:“什么事情?”

奥西里斯:“我今天看到我父亲了,我觉得他似乎心情不太好。”

“哦?”埃蒙挑了挑眉毛:“怎么说?”

奥西里斯立刻正襟危坐,一本正经道:“我觉得呀,他好像在想什么不开心事情,一直皱着眉头,让我感觉他很伤心,他连祝福语都没有充满希望的感觉。”

“所以?”

奥西里斯眨眨眼:“所以我想挑个时候去诺尔亚看看他,毕竟他是我的父亲不是吗?”

埃蒙:“当然可以,你很多年没有和休好好聊过了,应该会有很多事情想要分享,你想去的时候说一声,我派人送你过去。”

奥西里斯立刻往埃蒙脸上啵了一口:“老公你真好!”

然而奥西里斯去诺尔亚的时候并没有告诉埃蒙,倒不是因为防备,而是有种直觉告诉他,他应该单独去拜访休。

休很惊讶奥西里斯忽然来访,惊讶之余心口忽然涌上来一股奇异的感觉,那种空荡荡的感觉瞬间减缓了不少,整个人也振奋起来了。

“你怎么来了?”

奥西里斯好奇地在卡勒殿东摸摸西摸摸,然后对休说道:“父亲,我小的时候经常在诺尔亚玩耍吗?”

休笑了笑:“你小的时候很调皮,你现在摸的这根柱子是我两百多年前重建的。”

奥西里斯愕然:“那以前的呢?”

休耸了耸肩:“被你拆了。”

奥西里斯啊了一声,缩回手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我给父亲添麻烦了。”

“不,不麻烦。”休拥抱了一下他:“你是我的儿子,我愿意你一直依靠我。”

奥西里斯被他抱着,忽然想起了正事。

“对了父亲,我今天来是想问问你,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不开心?”

“嗯?为什么这么说?”

奥西里斯:“是感觉,我觉得你总是在想什么,而且想的不是快乐的事情。”

休摇摇头,握住他的手贴到自己胸口:“我并不是不开心,而是这里很空。”

“心很空?”

休点点头,眼神茫然:“我觉得自己少了点什么,不完整。”

他这样解释太深奥,奥西里斯没法理解,也帮不到他什么,在诺尔亚停留了半天,傍晚之前回去了。

休站在豪华的宫殿门口望着他的背影消失,那股失落感又涌了上来,华美的宫殿似乎一瞬间变得很孤单凄凉。

然而时间并没有给他们多思考的机会,这件事情以后不久,整个神族发生了一件更加重大的事情,大到覆盖了全部其他的事情。

邪神阿匹卜叛变,带领叛军揭竿而起,意图推翻太阳神的政权。

这场战争打得天昏地暗,阿匹卜发现了创世法则的漏洞,现在能力直逼埃蒙,打得神族军队措手不及。奥西里斯身为水神,同样义不容辞要上战场。

——虽然埃蒙极力反对,但火神赛特言辞激烈,神族没有哪一个神是畏惧战火的,所有的和平都是用鲜血换来的,身为神,必须无惧生死。

毫无实战经验的奥西里斯就这样上了战场。

这一仗的结果很残酷,继前几天雷神娜芙提斯战殁后,生命女神伊西斯相继战殁,神族一下子失去了两位女神。

发现了法则漏洞的阿匹卜和其军队几乎战无不胜,到了战争末期,神族失去了近一半的辅神,埃蒙没有办法,不得不在这种危险的时期化身入天地,重开平行法则空间,改写法则,弥补漏洞。

埃蒙重开法则空间,本身就暂时失去了实体,又必须不能让阿匹卜等人趁虚而入,而阿匹卜等待的恰恰就是这个时候,双方交战十分激烈,虽然最后阻止了阿匹卜进入法则空间,神族付出的代价却是埃蒙归来重伤以及再一次失去一位主神,这次是雨神泰芙如特。

泰芙如特死,奥西里斯受的打击很大,当场暴走,挥舞着究极水魔法冲进敌营拼命斩杀。

这个时候,所有的法力都变得极其重要,埃蒙必须为自己疗伤,然后接着最后的关键——销毁创世神杖,此举的困难程度与创造神无异,埃蒙无法继续维持奥西里斯身上的失忆魔法和休的摄灵术——要迷惑两位主神,消耗的魔法不是小数目。

抽回魔法的一瞬间,两人如受重击。

奥西里斯人还在敌军包围之中,一下子想起了一切,脑海极度的混乱。

“奥西里斯!回神——”

“轰——”两个大魔法相撞击的声音!

努特大喊:“奥西里斯!你发什么呆!躲开——”

“轰轰轰!砰砰砰!”

“小心啊——”恐怖的爆炸声在耳边炸开,奥西里斯已经来不及躲闪,就在要被结结实实炸个正着的时候,埃蒙见状放弃了已经销毁了一大半的创世神杖,转身飞扑,用身体一下护住了自己的爱人!

巨大的轰鸣声在身后爆开,埃蒙吐了一口血。

“埃蒙!”

埃蒙没有责怪他,只是微微蹙着长眉,嗔怪爱人不小心:“这个时候怎么可以出神,多危险!”

奥西里斯更加慌乱,明明知道这个时候不该提问,却依旧没头没脑地问道:“埃蒙,为什么``````我突然记得我爱我的父亲?”

埃蒙心神一乱,突然开始剧烈地咳嗽,鲜血染红他白色的长袍。

奥西里斯见状就知道事情不对,扶住埃蒙急切地追问:“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我一下子想起了很多奇怪的事情,我是不是你从休身边带走的?!”

埃蒙咳得话都说不出来,显然为奥西里斯挡的那一下伤得很重,一口一口都是血,奥西里斯着急他的伤势,又震惊于脑海中的回忆,矛盾不已。

“别离开我。”他好不容易喘了一口气,然后捂着胸口对奥西里斯道。

奥西里斯一瞬间呆若木鸡。

埃蒙向来不会答非所问,是就是,不是就不是。

所以这个意思就是说,他做错了事,求自己不要生他的气。

所以脑海中奇怪的画面——是真的。

战火越来越密集,就在奥西里斯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埃蒙忽然间猛地捉住他的手臂,开始吟唱魔法!

“我尊敬的父神,

你以你的慈悲创造了我,

你赋予了我爱的能力,

如今邪恶的力量正跨越山和大海而来,

我祈求您——

将我的爱人带去安全的地方,

让他离开这危机四伏的时空,

我愿为你的正义战斗至至死方休,

只求你庇佑我的爱人。”

身边的时空在埃蒙的吟唱声中逐渐以可见的速度扭曲,意识到他在干什么,奥西里斯急得拼命逃离,惊骇地大喊:“不!——”

埃蒙吟唱完魔法,仿佛瞬间力竭了一般,带着奥西里斯迅速往下坠落,那扭曲的时空如影随形!

“这个魔法会带你去任何一个安全的世界。”埃蒙涩涩地说,他嘴唇苍白,身上满是血迹,声音几乎湮没在呼啸的风声中:“创世神杖还没有完全销毁,为了防止有人如阿匹卜一般,我会封印自己和创世神杖的力量,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醒的过来。”

“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再召唤你回来,那个时候就安全了。”

奥西里斯根本没有从那震惊中回神,甚至还来不及悲伤,没时间愤怒,身后的空间就犹如黑洞一般开始紧紧吸附,和埃蒙的距离开始逐渐拉远。

“不要——”

“宝贝你别怕,我只是爱你。”

奥西里斯死命地想挣脱,伸手去抓他,却一下擦肩而过,埃蒙染着血迹的眼睛开始缓缓合上,留下最后一句话后直直往红海落去!

“不要——埃蒙!你醒一醒!醒一醒!——”

“醒一醒——不要睡啊——”

“不要啊——”

直到自己被扭曲的黑洞完全吸进去,失去意识之前,关于休的乱七八糟的回忆都消失了,他想的是:不要埃蒙死,要和埃蒙在一起。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