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把腿伸大点我要进去

“老大我们就这么飘着?”蒙哥马利得知没有危险就放下心来。<冰火#中文 ..COM

“不了,既然失去了目标那还呆在这里干什么,往回飞吧!次元通道很不稳定,早点出来早点心安。”

“那我们还在危险之中?”蒙哥马利一听立马又谨慎起来。

“当前不清楚,危险程度取决于我们留在次元通道的时间长短,你快点的话,我们是没有什么危险的。”金泉冷道。

“卧槽,不早说。”蒙哥马利急急忙忙的把熄灭的原子炉重新启动,也不管荷载问题,直接强行将原子炉功率提升,原子炉坏了可以换新的,命没了可没有新的了。

“卧槽,老大,你好镇定。”蒙哥马利瞥了一眼金泉。

“没有,我在想问题。”

“啥问题。”

“本以为姑获鸟是去哪儿帮助别人完成梦想,没想到它打开次元通道却是回去了。”

“它有那么强吗?能够打开通往两个宇宙间隙的通道,我还从未听过有什么力量能够做到这样。”蒙哥马利咂咂嘴巴。

“那是第三种力量体系,说了你也不会懂,还是说说现在吧!”

“卧槽,老大,有你这么看不起人的吗?它回去无非就是帮助别人完成了梦想了呗,还能有啥。”

“你觉得,它帮助别人完成的梦想是什么?”

“我哪知道,我又不是那个人。”蒙哥马利撇撇嘴。

“它是从我们后面飞过来的。”金泉想着,随后就是满脸惊恐,“赶快出去。”

“老大,怎么了,我们还在次元通道啊!没有办法回到宇宙中去。”

“你只管加速飞,办法我想。飞船有能量炮吧!”金泉脸上尽是惊疑不定的神情,蒙哥马利从未看到金泉脸上有此惊慌的神色,即使面对那几千宇宙级的试炼者也是从容,得知这里是次元通道也是自信满满的。

“在3号通道顶端,你不会是用能量炮那点能量轰开这里吧!”

“当然,我没有那么傻。”金泉得知地方后,立马急速跑去。

“你们赶紧坐好,一定要固定好自己。”金泉对遥艳她们说完便消失的无踪。

“我到了,你加速吧!”金泉说道,此刻的他尽量不往坏处想,但是种种迹象表明,开明有极大的危险。

“原子炉满负荷。”

“还不够,行驶你的权利启动流星计划。”

“没侦测信号,无法请求。”

“很快就行了。”金泉深吸一口气将双手放在能量炮上。

“能量炮启动了,我没有往里面充能啊!”蒙哥马利立马就要开口问金泉,但尤娜堵住他的口,冲蒙哥马利摇头。蒙哥马利会意轻点脑袋。

此刻的金泉,周身被混沌元流包裹,这是金泉第一次将规则之力这么大胆的运用出来,并以实质化。源源不断的混沌元流以金泉为媒介疯狂的涌入能量炮塔基里,仅仅一秒,能量炮便达到满能量状态,并以增殖般叠加能量。

“能量炮充能完毕了,还在充能,你赶紧固定住身体,别被甩出去。”蒙哥马利预感到了一股强大的能量从宇宙中涌入这艘飞船。

金泉双目迸出金色的光影,周身金色一片,随着元流的媒介的转变,金泉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急速老化,头发也仅仅在分秒钟急速转变为银白,以鎏金为主的混沌元流狂暴的跃动在这狭小的空间里,金泉疯狂的压制,并以自身**媒介强行转变。“规则之炮。”金泉低喝,双手猛拍炮管,如彗星般的能量光束从滕火号中射出,以为炮口为基点,继续为炮塔提供源源不绝的混沌元流。射出的能量并以能量扩散般急速扩大,瞬间比滕火号还要粗壮。一条彗星般的能量光束比主载体飞船还要粗壮几倍,不,几十倍,百倍,衍化裂变还在继续增强。衍化裂变也仅仅持续了三秒钟,蒙哥马利也清楚的看见,从自己的能量炮射出的能量光束以自己脑补不到的速度变得比自己的飞船粗壮千百倍。

而光芒消失的短暂片刻,整个黑暗的广袤无垠的次元通道瞬间被点亮,其他人也从这巨大却不刺眼的光芒中也没看到起广袤的边界。只能看见面前那巨大无比的光柱,自己所处那光柱的边缘,光芒消逝,蒙哥马利从那光芒消逝的地方,看到那只属于自己宇宙的星空,蒙哥马利激动的朝着那个方向飞行。

“赶紧请求流星计划。”尤娜提醒道。

“我差点忘了。”蒙哥马利悻悻的收回手,双手急速操控着。”

“编号E917538,名称滕火。准许流星计划,接管飞船引擎动力,启动流星汞炉,原子炉超负荷运载,超光速引擎充能。目标达成,流星解禁。”

蒙哥马利深吸一口气,流星时速百分之二十五的光速为可控速度,这可是极难的领域,精神力不高在接受后会立马死亡,经过训练的舰队指挥官也会昏厥过去。

飞船以极强的拉扯力疯狂的震动,滕火真如烈火般在黑暗无垠的次元通道急速驰行,滕火摇摇晃晃的急速飞行,金泉瘫坐在炮台边上,能量炮已经废了,而金泉,虽然经过规则之力为媒介的生命释放,**迅速老化,但灵魂意识依旧不受影响,受影响也只是**形态,生命能量依旧稳定,只要时间,金泉便能够恢复过来。

“时间快到了,尤娜,计算还有多久距离。”蒙哥马利喊道。

眼前的星空范围尤为巨大,行驶在中间依旧不见那黑暗的边缘层,可想这被轰开能量有多强,老大居然有这么强大的手段,蒙哥马利深深的忌惮着,这实力强大的如此可怕。

金泉跌跌撞撞的回到了主控室,此时他更像是年色慕华的老大,银白的头发,苍老的面容。

“金泉。”遥艳和益玲静失声的叫了起来,立马就要解除自身的固定状态。

“别管我,继续飞,使用跃迁,用最快的方法回到天莽星系,记住天莽星系,千万不要进去,只要停在星系外就行。”说完金泉便瘫坐在一个角落里缓缓的无力的软到下去。

“金泉。”遥艳和益玲静眼泪再也忍不住的流了下来。

“金泉。”林小亚也是心疼的吃紧。

更惊骇的是蒙哥马利和尤娜,短短几分钟时间,一个年龄尚小的且有着宇宙级或者更强实力的人,而现在却是变成一个暮年的老人。

“不要解开固定姿态,老大说了,以现在拉扯力强行解开固定姿态,你们会被撕扯成血沫的。”蒙哥马利大声的吼道。

“还有十二秒。”尤娜接声道。

七星更是怔住了,这还是自己所见的金泉哥哥吗?即使过了一千年,他也是如此活跃且变得更强回来了,一回来就灭了那两个变得罪恶的种族。前几分钟还是谈笑风生的金泉哥哥,可现在却成了迟暮的老人。

蒙哥马利很想知道,他在短短的几分钟的时间里经历过什么,生命精华居然流逝的这么迅速,还有那恐怖的巨大能量光束,蒙哥马利这一生都会记住那一幕,处在光幕的原点,那被点亮整个次元通道的光华,自己认的这个老大身上尽是谜团。

“流行时速时间到,流星重组。开启超光速引擎,设定跃迁地点,进入跃迁空间,打开保护罩,迎接第一次空间拉扯。”蒙哥马利说道。

滕火速度在千分之一秒时间内超越光速并进入多维空间,“可以解开禁锢了。”蒙哥马利说道。

话毕,益玲静和遥艳便扑了过去,抱紧金泉,“他没呼吸了。”益玲静惊恐着呼着。

一帮人都围了上来,“他没呼吸了,他没脉搏了,他死了。”遥艳眼泪滴落,轻轻的抚摸着他银白的头发。

“让我看看。”蒙哥马利也皱眉,没呼吸倒没事,金泉已经不需要空气了,但是没脉搏了就是停止生命活动了,但也可能是降低到一分钟一次的脉搏,他人不知道,但蒙哥马利知道,所以他也要离得近才能得知金泉现在的状况。

“生命能源耗尽了,身体已经死了。”蒙哥马利说道。

“啊!”益玲静一下子哭出声来。

遥艳却是默默的看着蒙哥马利的表情,从刚来皱眉到现在眉头舒展,那说明金泉没事,但是他又说身体已经死了,这什么意思。遥艳摸了摸眼泪,拉了拉益玲静。“他没事,只是死了。”说完也觉得自己说的话跟没说一样,

“生命能源耗尽,身体机能老化,身体死了,但是他灵魂强大,力量强大,只要时间足够,他自己自身能够恢复,但却不知道这个世间是多久,很有可能在一个千年。”蒙哥马利如实说道。但其实他没有见过这类情况,只从师傅那里听说过一两回,如果生命能源耗尽,一般人也就死了,但是灵魂强大的人,可以老而不死,称为老不死,会靠着强大的灵能恢复自身,更有甚者借此机会突破自己。当然蒙哥马利也没有亲眼见过这样的情况,更不知道该怎么做。

“我们应该做点什么。”蒙哥马利说着,却手足无措,伸出去的手也缩了回来,“这情况我也没见过,都别看着我啊!蒙哥马利有些心虚。

“我没事。”金泉口中缓缓,但身体还是老样子,头发银白,面容苍老,摊在在角落里,身体无力的垂落着。“别碰我,骨头会断的,你们抓紧时间修炼,回到天莽星会有一场大战。”

金泉说完话便彻底沉寂下去,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了,金泉给予了肯定了答复,众人也不再担心,但依旧会有人哭红着眼睛呆呆的看着金泉。

滕火号依旧穿梭在虫洞中,在被次元通道吸纳之后,滕火号离得天莽星越来越远,穿梭在罗森桥上,“不好,天莽星系外有人故意错乱时空,影响彩虹桥的正常打开。”

<div>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