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交换

农家小媳妇:夫君种田忙最新章节。

秦瑟闻言,呵地一声笑了,“秦茂和亲口说的,就算我不跟他回去,他也不逼我,来这只是想跟我见一面?”

张半仙点头,“他是这么说的,还说上回在京城的码头边,是他一个下属,先看到了师父,认出来师父,他才知道师父居然还活着。”

秦瑟眯着眼,居然是上回她去京城的时候,引起秦茂和注意的?

还有

什么叫做,才知道她居然还活着?

秦瑟不由问道:“这话是什么意思?”

张半仙:“大概就是说,再见到师父前,他以为师父和秦家一家人,一样死了吧,所以这么多年没来找师父。师父你不是也一直介怀,说秦家人没来找过你吗,要是挂心你的话,早就该来了。可要是秦茂和一家,不知道你还活着,好像也能说得通哦。”

秦瑟却摇摇头,“不对妻交换,当初谢家拿着婚书来,把我保下来的时候,在官府是有过记档的,我就不信他一个漕运司主司,连查个记档,都查不到,说不知道,只能说明,要么他从来没关心过我的死活,也就不会去查记档,要么就是他知道我还活着,今天这话纯属撒谎。”

张半仙愣住,“啊?”

咋这么多弯弯绕啊?!

还没等张半仙想明白,秦瑟就弯唇笑道:“不过没关系,既然人家都这么诚心诚意的表明态度,想要见我一面了,我要是再端着不见,倒是我的不是了。”

张半仙又是一愣,挠挠头,“师父你的意思是,要去见吗?”

秦瑟扬眉,“当然,人家跋山涉水,千里迢迢而来,我要是不见,不合适啊。”

张半仙一脸懵,“那师父你刚才还说,人家来的不怀好意”

秦瑟眨眨眼,“我说了吗?我有说过这话吗?徒弟啊,你自己脑补的,不能非说是我说的吧?”

语毕,妻交换她就跃过张半仙,朝云开酒楼的方向走过去。

张半仙呆了一呆,仔细回想了一下,秦瑟的一字一句里,确实没有明说过,秦茂和的来不怀好意,可每一个字眼里,不都透露着秦茂和不是好人的意思吗?

这一会儿是不关心她的死活,一会儿是纯属撒谎

咋还成了他的脑补?

张半仙不懂,但看到秦瑟已经走了,只能先压下满肚子狐疑,跟着跑了上去。

云开酒楼。

一个中年男子,穿了一身便服,头上带着紫檀木簪,留着一撮山羊胡,虽然穿的简单,但从佩饰上来看,就知道他身份非同一般。

谢桁就坐在他对面,给他斟了一杯茶,面上带着淡淡的笑,不卑不亢。

秦茂和不由多看了谢桁几眼。

没错,他就是秦茂和。

半个时辰前,秦茂和进了花神镇,按照秦夫人所说的地址,一路找了过来,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谢桁。

从第一眼看到谢桁,他就觉得这个少年不一般,通身气派,怎么都

不像是这乡下能养出来的,也不像是他泥腿子的身份。

尤其是谢桁,面对他表明的身份,一点也不怕,从始至终,也不正面回答秦茂和,只说他要找的人不在云开酒楼。

秦茂和却也不肯走,他喝了一口茶,朝谢桁笑道:“我听说,瑟瑟的夫君,姓谢,长得一表人才,应该就是你吧。”

谢桁也只是笑:“我确实姓谢。”

还是不正面回答秦茂和。

秦茂和也不追问,继续道:“听我夫人说,瑟瑟对我们家有误会,上次她来了一趟,竟连瑟瑟的面都没见到。”

谢桁但笑不语,只是品着茶。

秦茂和瞥他一眼,将茶杯放了下来,“我知道瑟瑟是怪我们,这几年了,都没来接她回京,但事实上,我们一家是确实不知道她还活着,当年我大哥犯得是,抄家灭族的死罪,我因与家里不和,远在关外,没有被牵连,瑟瑟却是我那嫡亲大哥的亲生女儿,我便以为她和家里人都一样遭了难,不成想瑟瑟早和谢家有婚约,这才没被牵连,还在这里成家立业了,上回在码头上,我一个下属,认出了瑟瑟,我还以为他是在跟我说笑,特意去查了当年案卷的记档,才发现,瑟瑟是真的还活着,特意寻了过来。”

谢桁:“大人真是用心,只可惜,我们云开酒楼,没有大人要找的人。”

秦茂和似是没听见,叹了一口气,“瑟瑟怪我们也是应当的,她是娇养出来的闺阁千金,在这里吃了那么多年的苦头,我们一家竟全然不知道,一想到这儿,我心里都怪自己,又何况是她?只是,她是我大哥唯一的孩子了,也是我秦家长房唯一的血脉,是我唯一的侄女,我也是真的心疼她,无论如何,我都想见她一见,哪怕就见一面,让我当着她的面,把话说清楚也好,免得彼此误会不是?”

谢桁扬了扬眉,还是选择不说话。

“这位小哥,我知道你对瑟瑟好,我也听说过,你很是照顾瑟瑟,可瑟瑟毕竟是我的侄女,她也只有我这一个叔叔了,我是她唯一的亲人,她也是我为数不多的亲人,你就看在血缘一场的份上,让我见一见她吧。”秦茂和起身,作揖,满眼诚恳。

谢桁还没说话,就听到秦瑟的声音,从外头传了进来。

“秦大人这话说得,还真是让人动容。”

谢桁和秦茂和转过头去,就看到秦瑟带着张半仙,从外头走了进来。

谢桁立即站起身来,微微蹙了一下眉,朝秦瑟走过来,“你怎么回来了?”

“秦大人的话都说到这份上,只要见我一面就好,我怎么还能躲着不见呢?”秦瑟弯唇一笑,看向秦茂和,“秦大人,你说是吧?”

秦茂和看到秦瑟那一张脸,愣了一下,旋即才道:“你就是瑟瑟吧?”

秦瑟福了一礼,“民女秦瑟,见过秦大人。”

秦茂和神色一紧,“瑟瑟,你这话就是不肯原谅叔叔了?”

秦瑟淡笑:“秦大人这话说得,秦瑟就听不懂了,我和秦大人无冤无仇的,何来原谅一说?今日不是秦大人,非要见我一面吗?如今也见了,不知道秦大人还有什么要说的?”

农家小媳妇:夫君种田忙最新章节。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